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四章 寒血

半明半寐2019-07-06 16:3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皇上,夜深露重,还是回寝宫歇息吧。”

最后殷梓发话,退后一步,和他的圣上保持距离。

郁宁远醒来,朝他微微一笑:“是该回宫,只是朕不知今晚该去哪个宫,是皇后那里还是静妃。”

“皇后吧。如果皇后能诞下龙子,那最好不过。”

“就依太傅。”郁宁远抚掌,走下阶来,在殷梓身边站定:“太傅是不是也该在谁怀里暖一暖?朝里关于太傅的风言……”

殷梓扬唇,笑得轻蔑肆意。

“做为殷梓,你可以不在意。但做为殷太傅,朕希望你在意。”郁宁远温声,搭手拍了拍他肩头。

“是。”

殷梓低头,这一声回得压抑,不复张扬。

摘星楼,京城第二高楼。

谢纭如今就在楼顶,半敞着衣衫,手里提着酒壶,俯瞰自家产业的璀璨灯火。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摘星楼不能摘星,但是却有最好的美酒最好的淮扬菜,外加六十六间销魂窟,绝对能把你的心摘了去。

在谢纭脚底的这间,便是摘星楼里最贵的一间,房名银狐,里面半间屋都做了一个圆形的榻榻米,上面铺着银白泛光的一张大银狐毯,由九十张上好银狐皮裁剪而成。

有客人说,在那上面云雨翻覆,就好像在白云堆里浮沉,一瞬间就成了谪仙。

如今这房里有了客人,里面点着三盏油灯,半明半暗。

谢纭酒喝得多了,头脑有些发涨,一时兴起,将眼贴上了天窗。

她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把斜靠在墙壁的油纸伞,伞柄翠绿欲滴,伞面一朵金色莲花。

然后就是一头流泻的长发,纯黑色,被油灯照着发出澄光,正在前后摇晃。

不过是场寻常的男欢女爱。

令谢纭惊讶的是这个女子的腰力。

如今那男人站着,女子就挂在他腰间,双腿盘在他后臀,居然能够就这么挂着,随节奏不停起伏。

谢纭的身体有些发烫,不自觉去抚了抚咽喉。

那男子这时在屋里撕吼一声,张开五指,握住了女子乳·房,发疯似地开始抽·送。

女子嘤咛一声,腰上发力立起身来,一记就咬住男子肩头。

男子吃痛,脚下发软,一屁股坐上了那光滑如缎的银狐毯。

这最后一记冲撞促他达到高潮,女子后让,就在他爆发时抽身出来,男子热液汩汩,全都射上了她身下丛林。

谢纭顿住,呼吸益发粗重,看那温热的白色液体顺着女子大腿下滑,自己的心也仿佛随之坠落,坠向一个无边的欲望坑洞。

“你真好……”屋里男子嘶声,眼底一片迷离。

女子弯腰,半跪在他身侧,手指沾了腿上液体,在他乳尖缓缓打圈。

谢纭又是吸了口气,看那男子闭上双眼,自己也将眼半眯,仿佛那粘腻的液体正在自己胸口摩娑。

只是一个恍神,她就差点错过了屋里最诡谲的一幕。

那把翠柄纸伞,在这时有了异动,有一条翠绿的细线,从竹柄里缓缓游了出来。

这一惊非同小可,谢纭定睛,这才看清那是条蛇,和翠竹完全同色的碧蛇,吐着花蕊一般粗细的蛇信,正缓缓游上狐毯。

没曾等得及她发声示警,那蛇已经跃起,滑过碧绿色一条弧线,咬上了男子的脖颈。

在她摘星楼地盘,这女子胆大包天,居然御蛇杀人。

谢纭的酒一时间醒了大半,再不犹豫,抽出腰里佩剑,剑柄朝下,将天窗敲了个粉碎。

“喀嚓。”

在空无一人绝对密封的地室,就算杯子破裂这样细小的声响,也被放大,有着隐约的回声。

殷梓定了定,看着手间碎成八片的青瓷杯。

被割破的手心滴下一滴热血,落到他暗沉的紫衫,在上头慢慢弥散,最终竟然烧出了一个小洞。

殷梓苦笑一声,伸出舌头,将掌心剩余的鲜血挑了。

和常人的血不同,他的血虽然毒性灼人,但却没有热度,凉冰冰。

世人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个冷血动物。

也象所有冷血动物一样,他趋暖,在这摘星楼的地室,有用山石砌成的水池,有人不断往里添换热水,仿冒天然温泉,专供他一人享用。

水池内现下水汽氤氲,似乎伸手在向他召唤。

殷梓抿了抿唇,将鸽血石腰带解了,衣衫除尽,悄声潜下水去。

和每次入水一样,那温热的水遇到他冰凉的肌肤,立刻化作热针,刺得他皮肤生疼。

这就是上天给冷血动物的惩罚。

从他用寒茧入血,血成毒液的那天起,他就每天如坠寒潭,无限渴望温热。

可是一旦碰到了温热,哪怕只是一杯热茶一只微温的手,他又立刻千针刺骨,好似一只冻梨入了暖屋,立刻开始溃烂。

头顶上有一只小铃,他叹了口气,拉绳将它摇响。

过了许久,地室大门才被轻轻推开,谢纭探进头来,形容有些狼狈,问:“太傅有何吩咐?”

“太傅有请老板娘上菜。”殷梓笑一声,将舌抵上掌心,湿漉漉地一挑,将伤口余血挑尽。

谢纭垂头:“菜倒是有一棵,人也算是清秀。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将就?”

“哦?”

“方才有人在我楼里御蛇杀人。杀手被我打跑,只剩下个男人,中蛇毒神智不清。”

“神智不清?”殷梓挑了眉:“那就不能欣赏他痛苦表情了。不过聊胜于无吧,无妨,你上菜好了。”

谢纭嗯了一声,退后掩门。

不多时点菜送到。

那方才还在包间云雨求欢的男子,现在被剥得精光,象棵白菜一样被投进了水池。

※※※※※※※※※※※

两个月,笑蓬莱只盈利两千两,可是苏叶不计较,活得滋润无比。

小三的身体不好,不是每天都能去楼里,得空的时候就被他缠着弹琴,一支支这么弹下去。

有了高手抚琴,苏叶就比吃了千年人参还要滋补,满面流光,竟然也就有了几分倜傥。

今日弹得这曲欢快,叫做《踏青》,苏叶托着腮,听琴音滑过,就好像看见马踏春光,一路青草菲菲。

“很欢喜的曲子呢。”听完之后他感慨,好似没吃饱的食客咂咂嘴:“你倒是很少弹欢快的曲子。”

小三笑了声,将指搁在琴弦,答非所问:“这两个月刚刚起步,银子散得多,所以盈利不理想,你多担待。”

“近来楼里的江湖客开始多了。”见苏叶无话他又加了句。

江湖客多了,在姑娘们耳边说的话自然也就多了,在情难自禁的时候,也难免地会说出一些机密。

来日里笑蓬莱买卖的,绝不会只是莺声燕语,而是消息,独门而且有用的消息。

这些小三已经跟苏叶说过多遍,可是苏叶根本没听进去,只懂得趴在琴边问:“你这曲子谁教你的。听着天真,应该是小时候学的。”

能听出曲里的天真,这位琴痴已经有了很大的长进。

小三忍不住莞尔:“没错,是我小时候学的,教我的人是我主子。”

“主子?”苏叶闻言蹙起了眉头,说话毫不知道分寸:“我看你琴弹得这么好,还以为你出身很高贵,结果你只是个奴才。那你主子岂不是很厉害?他是谁,弹什么琴,弹得好不好?”

“我主子是位小姐。我是她的骑奴。她曲子弹得不错,可琴一般,你不会感兴趣。”小三淡淡。

那些血雨腥风前尘旧事,如今说起想起,却也只是淡淡。

江南谢家,有女无子,当日只得一位明珠般的小姐。

而他原先在街头流浪,如果不是被谢家老爷收养,怕是早就饿死冻毙。

事到如今,他仍清楚那天。

秋风瑟瑟的街头,谢老爷的鹿皮鞋染尘,在快要饿晕的他眼前停住,扶他起来,替他擦干净脸面。

是这双手领他进府,然后还给了他个名字,叫做谢欢。

从今以后他成了谢小姐的骑奴,负责照料小姐的马匹,外出时替小姐牵马,偶尔也会吃小姐两记鞭子。

不论怎样他都忍着,就算一起习武,自己武艺已经偷偷超过了小姐,他也一定比输,被打得落花流水。

他总记得,是谢老爷给了他名姓,那双温热的大手曾经指着小姐,跟他托付:“小姐以后就劳你照顾。”

这句话他一直记得。

那日谢家满门被灭,他背着小姐死里逃生,再然后和小姐约定,他去鬼门报仇,而小姐负责重振家威,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句托付。

谢老爷泉下有知,也该欣慰自己一时善念,有人却终生图报。

“我的出生不高贵。”回想到这里小三右手起势,抡指,拨出一个清音:“从来我都是身份卑贱,活得不易。”

活得不易。

曲子也因而挣扎,似乎被重重锁链捆住,鸟儿振翅,渴望一角云天。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那么你的呢。”曲到高处小三抬眼,在心底遥遥问了句。

远处无人应答。

那曾经和他约定,要重振家门的谢纭谢小姐,如今正在摘星楼高处,捧着一壶酒醉倒,早已沉沦。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