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三章 罪 · 上

半明半寐2019-07-06 16:3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公子的命令,是一句话也不要说,直接要了你的命。”擦干净双手之后晚香低身,搭上小三肩膀,手指下探:“但我想听听,我有没有宽恕你的理由。”

小三低头,向后微让:“理由?难道你不怕鬼眼听了去?”

“既然违背主子命令,我自然是有十全的把握,这个不劳你操心。”

小三还是低头,目光并不犀利,却有看穿一切的坦然。

“宽恕我,让晚媚来找我,从此鬼门再没有晚媚这个人。杀掉我,然后设法让晚媚知道,从此晚媚和公子反目。这是你的两个选择,对你都有利。”

“你到底要选哪个?”说完这句之后他抬头,看向晚香:“我能想到的公子自然也想到。相信他和我一样,都在等你的答案。”

京城,皇宫一去十里,无限繁华的一只泥沼。

公子如今就在这里垂首屏息,身份叫做宁王。

而他的二弟郁宁远依旧笑得温和,食指叩打桌面,感慨:“大哥痊愈真是太好了,果然皇天有眼。”

公子顿首,样子有些虚弱,抬手掩唇咳嗽了几声,这才答话:“南疆可能真是我的福地,微臣居然能够不死,继续为皇上效命。”

郁宁远的手指停住,开始抚摸额头:“这次大哥来,还是请命清剿武林吗?可是我觉得这件事委实太过耗费心神。”

话里的意思已是推诿,公子不语,不反驳强辩,只是恰到好处流露出一点失望。

“不过我好像答应过,你不再管盐茶道的事,会给你别的机会施展。”到最后郁宁远终于一叹:“既是如此你就去吧,我派殷太傅做你助手。”

“殷太傅日理万机,臣觉得另外一个人选更为适合。”

“谁?”

“前任武林盟主,方歌。”公子答道,提到这个名字时抬头,姿态语气都自信十足。

山脚下一个小村落,屋子背对群山,推窗就能看见云雾里常青的山竹,这如今就是方歌的家。

推门而入时他发现已经桌前已经有人等他,手捧一杯热茶,等得很耐心。

“自我介绍,在下郁宁天,抚顺府宁王。”等到他之后公子发话,将手一抬:“不介意的话方大侠请坐,咱们共饮一杯。”

方歌神色平淡,看他看了有一会之后落座,捧杯吹了口气:“记得有个人也曾请过我,喝的是酒。这人带着面具,评价我是个不黑不白灰色的人物。”

“这个评价很准确。”公子道,面色依旧冷寂:“撇开恩怨,他其实也算你半个知己。”

方歌笑,对知己这两字不置可否,只是捧茶暖手。

“虚套不必,王爷只需说明来意。”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发话,目光投向窗外竹林。

“群山环抱竹林安谧,住在这里,你难道就真的得到宁静?”公子突然反问了句:“我相信方大侠不会这么愚蠢,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所以有自信,今天你绝对会跟我走一遭。”

宁不宁静其实取决于心。方歌有智,不否认这点,所以最终没有拒绝。

按公子所说,他随他走了一遭,为了一件关乎武林半数人生死的大事。

目的地很快达到,公子从马车上下来,系好大氅顿步。

方歌随行,抬头迎上艳阳,看清楚眼前这座建筑的门匾。

“楚府”,匾上这两字简单遒劲,透着凛然大气。

“原兵部侍郎楚望舒府上,今天是他的灾日。”说了这句之后公子就起步,跟守门的兵士交代身份,带方歌跨过了那半膝高的门槛。

门内府邸开阔,本来也是个极其富贵的所在。

方歌在公子身后走得无声,很快就听到喧哗,此起彼伏喊的都是冤枉。

楚侍郎通敌叛国,今天举家抄斩,的确是个天覆地亡的灾日。

从远处看,方歌只看见一片凌乱和一个衣襟飘飘不肯落跪的身影。

“受死可以,但楚某不领这通敌罪名。”雪地之中所有人都听见了楚望舒的这句话,无望然而无畏。

所有人一时噤声,公子也止步,领着方歌,不远不近恰巧停在一丈开外。

“圣上的裁度,你说你不领?”

过了片刻终于有人发话,语声低沉,尾音邪恶地上挑。

邪恶然而雍容,殷梓永远就是殷梓,紫衫鸽血,魔意无碍风流。

“不领又如何?”楚望舒迎着他的目光答道,在不曾察觉时气势已经降了一阶。

“领是死不领也是死。”殷梓淡淡,摊开手掌轻抚。

“只不过死的方式不怎么一样……”这一句语味无尽的话之后他豁然睁眼,手指按上楚望舒胸口,隔着他衣衫,将一根手指刺进了他心门去。

楚望舒吃痛,往后急退一步,顷刻间已然变色。

殷梓将眼微收,手指收了回来,指尖上有道极细的伤口。

殷梓之血,天下至毒,他也就是从食指逼出一滴,然后逼进了楚望舒胸口血脉。

可这已经足够。

一滴周身游走不断弥散的毒血,已经足够让一个英雄屈膝。

楚望舒的身子已经不那么挺拔,呼吸艰难,开始觉得血管里流动着一块烙铁,每到一处都滋滋生烟,在煎熬着他五脏六腑每一个毛孔。

“很热是不是?”殷梓轻声,绕到他身后,紫衫滑过他小腿:“我试试替你浇灭这火。”

言毕他就抬手,从兵卫腰间抽出长刀,刀光如雪,一记就割下了楚府三只人头。

血如匹练狂涌,浇上楚望舒后背,将他湿淋淋浇了个透。

楚望舒低吼一声,再不能维持双膝笔直,缓缓跪低了下来。

血管里自己的每一滴血如今都成了蚀骨毒药,如今的他正在腐烂,从里到外每寸每分。

身后又是刀起,有多少人头落地他已经不知道,只是颤抖着伸手,想提到天灵盖自尽。

“想死是吗?”殷梓的长眼这时到了他跟前,将刀放到他掌心,握住他手掌,帮他架上颈脖。

“领罪,高呼三声皇上圣明,我就帮你。”对着楚望舒耳朵他低语:“帮你……一刀了结痛苦。”

这声音魅惑,就象搁在颈项的那把刀,对楚望舒有着无限的吸引。

“我领罪。”无比的痛苦煎熬之中他喃喃,眼角甚至渗出了血。

刀口往里进了一步,殷梓开始微笑,问:“那么圣上可曾冤枉你?”

“圣上圣明!”

楚望舒厉声,重复三次声音刺破云霄。

刀口画过一个美丽的弧线,殷梓眉头舒展,终于割破他颈脉,给了他一个痛快。

满场一时无声,所有人都屏息,感觉到涌过心头的寒意。

“殷……太傅。”过了有一会才有一个参将发声,笑得谄媚:“现在可以抄家了,您是不是……”

言下之意是要殷梓领头,行抄家公事顺便饱饱私囊。

“抄家?我没兴趣。”殷梓摇头,习惯性地将手指送进嘴,尝了尝血的甜腥:“黄金万两家眷如云,要来何用?你们喜欢的话请便。”

说完人就负手,当真施施然而去。

从始至终,他都没看花园里公子和方歌一眼,似乎是不曾在意。

而公子低头,等他走后方才朝向方歌,问了句:“你觉得他这个人如何?”

“不贪财不贪色,他这个人简单,没有是非只有信仰,不忠于良心道德,只忠于他的皇上。”不等方歌回答他又接了句,毫无感情地陈述。

方歌的脸色依旧平淡:“敢问王爷,这一切与我何干?”

“裘铁胆公然和朝廷叫板,这个我想你也知道。”公子继续低头:“皇上下令由我清算,我想邀你主持。”

方歌笑,笑得苦涩讥讽:“莫非你以为我会受邀?以为我真不明白,害死我女儿的不是裘铁胆而是你?”

“如果你主持,那武林只是重新规划。而如果你拒绝,圣上要派我的助手就是方才那位殷太傅。”公子将头缓缓抬高。

“由他主持,武林就是血洗。”说这句时他用力,一字一顿:“其中的分别,我想方大侠应该和我一样清楚。”

※※※※

“既然公子知道,那为什么还派我来?”许久之后晚香才回神,笑容僵在了眉眼之间。

小三不答她,退后,勉力挪上张椅子坐直。

晚香的心却是渐渐凉了:“他派我来,莫非是试探我?还是吃定我不会听从命令,好找个借口除我?”

言毕人就前倾,袖里一柄弯刀如钩,冷森森架上了小三颈脖。

“死生不过如此。”在那刃光之下小三平静,仰头将唇凑到晚香耳间:“不过临死之前,我有个关于公子身份的秘密……”

秘密两字之后他声音放得极低,屋梁上潜着的鬼眼终于按捺不住,身体下潜盘上床架。

鬼眼都学忍术,而忍术的第一要诀就是静。

他已经犯了大忌,所以很快就看见一枚弯刀如月,顷刻间已将他头颅割下。

刀是冷月刀,不仅封喉还能凝冻血液,晚香将那把不沾点血的弯刀收回,似笑非笑看住了小三。

“我以为我已经控制了鬼眼。”她叹:“可是我果然错了,这个人我就从来没见过。”

“告诉我公子身份的秘密……”不过多久她又笑,上来靠近小三:“知道了公子的身份,我还哪能活命?一句话就逼得我杀人倒戈,倒向你这边,你还真是了得。”

小三退无可退,只得由她靠了上来,手在他后背一下下撩拨。

“既然你如此了得,就教教我好了。”晚香又道,手滑过他腰,在他大腿根处盘旋:“我杀人灭口,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你肯,我们定个契约。”小三一把捉住她手,握她握到指节发白:“首先你告诉我,晚媚知不知道我还活着。”

“目前不知道,而公子的意思是要让她永远不知道。”

“那就暂时不让她知道。”隔一会小三才说了句,觉得这句无比沉重:“你从此和她一心,直到推翻公子为止。”

“一心?”闻言晚香发笑,头半斜靠上小三肩膀:“劳驾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和她一心。”

“设局让我假死,和晚媚一心推翻公子,最后再让晚媚知道我的去处,从此鬼门就是谁的天下,我想你应该清楚。”

这一句之后晚香眯眼,沉默了很久很久。

“我宁愿不要鬼门,只要一个人,像你对晚媚那样对我。”最后她叹气,伸出蛇信似地舌头,在小三耳垂轻轻一卷。

“假死前服侍我一次吧。”轻声之中她埋头,隔着衣衫又舔弄了下小三的男根:“象服侍晚媚一样尽心,够尽心我就跟你签这个契约。”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