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六章 欢谢

半明半寐2019-07-06 16:3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还是习武场,晚媚对姹萝,宿命一战。

有谁人观战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输赢和生死。

姹萝没有废话,长袖翻转迎风而来,一出手就是杀招。

晚媚定定,等那流云袖已经到了跟前,这才将鞭抖起,使出了第一式穿云破。

只剩五成功力的姹萝,内力还是在她之上,对敌经验更是她所不能企及的。

所以姹萝信心满满,过得十招之后,左手流云袖堆浪,层层阻住了鞭的去势,而右手在袖内翻转,催动长袖伸展,象匹白练般直往晚媚胸口拍去。

晚媚还是失神,好像魂魄不在,鞭法也有些凝滞。

姹萝眼里流过七彩,唇角勾起个妖娆的笑,柔声道:“你死之后,我会让你的影子生不如死活着,人间地下,要你们永不相聚。”

晚媚受创,人疾步后退,可神色还是平定,将鞭尾扬在空中,曳出一条无声的黑影。

神隐鞭法最后一式,天光尽。

时至今日,没有人比她更明白什么叫做天光尽。

刑室里面相拥,小三冰冷的手,抵在她颤抖的掌心,内力汹涌而来,那一刻的她,就听到了绝望在命运里狞笑的声音。

天光尽,绝望无声,就如同眼前这道鞭影,悄无声息已经到人心头。

“好鞭法。”鞭尾扫到跟前时姹萝扬眉,将袖卷成一个漩涡,阻住了鞭的去势,笑意更浓:“可惜的是你底子不够,可惜你那伟大的爱情让你心太急。”

晚媚冷脸,眼斜斜看她,片刻的寂静之后,里面突然杀出一道厉芒。

就在这一刻,她的内力暴涨,神隐便象游龙,劈开了姹萝的流云袖,一击而中,象千钧之雷劈上了她眉心。

姹萝立在原地,那个笑还在眉眼间流转,七窍却已经缓缓流出血来。

晚媚的神隐是毫不停顿,上来挽个鞭花,牢牢套住了她颈脖

姹萝咳嗽,张嘴鲜血狂涌,却仍笑得无比妖异。

“内力一夜之内大进,只有一种可能,是你的影子将功力传给了你。”她边笑边看晚媚:“那你就应该知道,失去功力中了噬心蛊又在受刑的他,是必死无疑。”

晚媚艰难地呼吸,将鞭收得更紧,道:“必死无疑的不是他,是你!”

姹萝还是笑,意识渐渐涣散,连举手的力气也无,却保住了那个讥诮的笑意。

“记住我不是败给你,是败给刑风。”死前那一刻她仰头,七窍鲜血淋漓长发倒飞,模样就有如修罗:“记得告诉他我不悔悟,死后仍将继续诅咒,诅咒这世上有情人和我们一样,最后都不得善终!”

生时作恶死时无畏,她倒的确是个魔物,不折不扣的魔物。

晚媚不语,咬牙发力,将神隐收紧。

姹萝颈骨应声折断,倒地时阖目朝天,长发上鲜血纵横,就地开成一朵邪恶的血罂粟。

头顶青天破晓,第一丝光线终于挣扎着突破重云。

晚媚赢了。

一顶黑色的软轿吱呀呀而来,来得不早不晚,恰巧是输赢分晓这刻。

从始至终,轿里的公子都只是个看客,一个了然一切的庄家。

有人将姹萝的尸身抱到轿前,割破她手腕,开始给她放血。

鲜血再一次将场地浸没,公子从轿里伸手,在姹萝腕间拂动十指,真气缓缓流动。

血流尽时十指也停止动作,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蛊虫落在了公子掌心,被晨光映照,隐隐流出七彩。

普天之下只得三只,能克制百蛊增人百年内力的蛊王,如今就这样被他握在手心,有点百无聊赖地把玩着。

“百蛊之王,原来就长这模样。”他喃喃,朝晚媚招了下手:“伸手,记得内力倒流,我把它给你种上。”

晚媚顿首,依言伸出了手腕。

蛊王潜进她血脉时众人跪地,齐声称颂:“恭祝新门主荣登宝位!”

一切都象场虚无的梦幻。

晚媚始终低头,象被定身,直到公子声音清冷说了句:“现在你已经是蛊王的新主人,百蛊皆服,当中包括那条引虫,噬心蛊已经失效。”

一语惊醒幻梦,晚媚双目亮了起开,开始朝刑堂狂奔。

刑房,光线昏暗,满室都是血腥味。

刑风埋头,拿笔沾碟子里的鲜血,在新做好的团扇上面写诗。

一首五言绝句,二十个字,他却写了很久。

写完之后他在原地静坐,额角白发轻轻拂动,很耐心的等待结果。

结果半盏茶后来了。

晚媚活生生地立在他跟前,声音打颤在问他:“小三呢,他人在哪里?!”

晚媚生,那么姹萝就死,结果并不出乎他意料。

他还是平静,将半旧衣衫掠了掠,抬头,看住晚媚眼睛。

“小三死了,昨天他将真气渡给你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他是绝无生机。”

这一句说完满室寂静,他们甚至听到了彼此血液流动的声响。

晚媚觉得自己踩上了云,人和心都一样缥缈,连说一句话都已经不能。

“他的尸骨在哪……”许久之后她才听见自己发问,声音遥远象在天际。

刑风不答,将手拢进衣袖:“小三死前有句话让我带给新门主您,他说他终不负你。”

晚媚的心应声碎裂,恨极痛极甩起了长鞭,‘忽’一声扫下他脸上一条皮肉。

“我问你他的尸骨在哪。”她高声:“你记住我没有太多耐性。”

刑风冷笑,额头鲜血滴落蒙住了他眼,他就带着血色看住晚媚:“那么门主你可知道,我也曾是姹萝的影子,也曾和她甘苦与共,发誓永不负她。”

“我问你他的尸身在哪!”晚媚又是高声,皮鞭如雨落荷田,一记又一记落在刑风肩头。

到最后刑风体无完肤,她都以为再也要不到那个答案,却看到他终于自袖拢里抽出了手,对着四壁遥遥一指。

“看见那些血迹了吗?”他沙哑着嗓子笑得邪魅:“看清楚了,这里四面墙上到处都是,每一处都沾着他的血肉,至于骨头嘛,我已经让人碾成粉,早就喂了狗。”

“您为他收尸吧门主,为这个血肉成泥也不曾负您的影子。”见晚媚失魂他又靠上前来,贴住晚媚耳根,一字一句求死无畏。

晚媚在原地抽气,最终却不曾哭出声来,只是上前抚住了墙,手指滑过那些暗红色凝固的血肉,就如同滑过那些形影相偎的岁月。

耳畔刮过夏风,她依稀听见了那夜秋千上小三的耳语。

——我不会负你。

你放心我不会负你……

一诺虽轻却如山,他的确是个君子,不枉不负深情如斯。

昨夜那最后的一笑仿若还在眼前。

无力至极苍凉至极的一笑,却是在让她不放弃希望。

是在说:也许他能撑过这夜,那么他们就真的战胜了命运。

“命运……”念及这两个字晚媚痴狂起来,鞭如狂风横扫,每一下都深深击进刑风血肉:“命运就真的不可战胜吗?你既然也曾爱过姹萝,那为什么就不能将心比心,放我们一条生路!”

刑风不争辩,只是沉默,动也不动任那鞭声呼啸。

血肉在刑房四溅,一路猩红,打湿了本已干涸的四壁。

晚媚突然猛醒,将鞭收住,挽一个鞭花托住了刑风下颚,冷冷看他:“你在求死是吗?虽然对你的主子失望,但仍想下去陪她。”

刑风身子微晃,垂下眼帘,许久才道:“你错了,我没有资格对她失望,只是觉得她的罪孽应该到此为止,如此而已。”

晚媚闻言拧眉,拧成了一个邪恶的结。

“那我就不让你死,让你生不如死,让你们人间地下永不相聚。”

说这句台词时她隐隐微笑,恍然间已是又一个姹萝。

刑风黯淡无神的眼却在这时亮了,里面跃出道雪亮的光,杀进晚媚深心里去。

“恭喜门主成为又一个姹萝。”他轻声,那话却力有千斤:“我想小三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变成第二个刑风。”

晚媚心神一荡,眼里的魔意因为小三这两字顷刻破碎。

神隐又被挥起,这一次是直指刑风心脏。

发力之前她看住刑风,看他半头的斑驳白发和眼角鱼纹,叹了口气:“姹萝这样一个人,却有你这般爱她,可真真是没有道理。”

“当然是没有道理。我愿意下去陪她,就如同小三愿意为你去死,只是愿意,没有道理。”

刑风神智清明说了这么一句,最后一句。

神隐破风而来,穿过他心房,终结了他的苦痛。

刑房之内万物皆空,只得他那一句久久回荡。

——“当然是没有道理。我愿意下去陪她,就如同小三愿意为你去死,只是愿意,没有道理。”

※ ※ ※ ※

听竹院,竹浪静,晚媚更静,蹲在地间,只是抱紧那把团扇。

扇子是她在刑房捡的,一看就知道是人皮扇子。

皮子上面有颗她熟悉的红痣,原本长在小三胸前。

一把用小三皮子做成的团扇,这就是刑风留给她唯一的纪念。

“欢,姓谢名欢,好名字。”

黑暗之中突然有人发话,是公子微沙倦怠的声音。

晚媚闻言回头,一时间醍醐灌顶:“你早知道他是谁对不对?因为他和姹萝有仇,所以才不杀他,容他和我相爱。这样的话,我就会因为他,永远和姹萝不能一条心,永远如你所愿的争斗下去!”

公子不语,以行为默认。

晚媚的泪终于流了下来,步步近前,走到他跟前,‘忽’一声挥动神隐。

博命相杀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一局棋,晚媚对公子的愤怒可谓理由充分。

公子低声咳嗽,右手张开,一下穿过鞭影,卡住了晚媚颈脖。

那只手冰冷,更冰冷的还有他的声音:“所谓情爱只会妨碍你前程,你要明白,谢欢存在的意义就是成就你,他的死就是对你最后的成就。”

晚媚笑,头后仰,不挣不扎,巴不得他将掌收紧。

时间沉默着流逝,公子叹气,将掌松开,声音里终于有了暖意:“失去了他,不代表失去一切,跟着我你的天地才广,媚者理当无疆。”

晚媚还是笑,嗤之以鼻。

公子又叹气,声音开始无奈:“那要怎样你的愤怨才平,才肯抬头朝前看。”

“让小三站在我跟前。”

晚媚想也不想回答。

院里这时开始起风,柔风荡过竹尖,一声声恍如叹息。

在这叹息声中公子扬手,指握莲花缓缓拂动。

屋里飞起了荧蛊,满屋都是,无穷无尽。

银色的亮光在晚媚跟前聚集,影像渐渐清晰。

白衣如雪眉目如画,那是她的小三,正在咫尺之外朝她微笑,笑得无力苍凉然而温暖至极。

晚媚的泪坠了下来,不是流,是一颗颗无比沉重的下坠。

怀里那把团扇也一起跌落,正面朝上,被荧光照得分明。

扇面上字迹殷红,晚媚凝目,终于看清那是一首五言绝句。

凉露抚琴扬

九州遗众芳

银河安无舟

彼岸已定香。

(上部完)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