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四章 舍得 · 中

半明半寐2019-07-06 16:3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天之后,晋城来了个大人物。

裘铁胆,铁胆帮帮主,现任武林盟主,名头那是一个赛一个的响亮。

见到自己的外甥之后,这位盟主立刻使出了自己的招牌发怒动作,两只铁胆敲上桌子,在好好的桌子上头磕出了两个洞。

而他那外甥简雄此刻是痛不欲生,看着自己的胸口,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胸口上面现在是有三朵碗口大小的梅花,他早晨起床的时候就一气吐了三碗血。

晚媚给他种了梅花蛊,说是梅花开到七朵,他早起就要吐七碗血,那就神仙也难救。

裘铁胆上来打量那梅花,手指按了按,眉头蹙成个川字:“那妖女只给你一个人种了吗?她除了要见我,还有没有别的要求?”

“我们四兄弟,已经给她杀掉一个,其余三个她都种了。”那简雄扁扁嘴:“她没有别的要求,只是要和您见面,说是除了我们三个,不许您带别人去。”

裘铁胆闻言将眉头收得更紧,铁胆在手里飞一样的旋转:“我去见她,她就会给解药?”

“是的,时间是明天,约在城郊岳王庙,她说只要见到你人,她立刻给解药。”

“岳王庙……”一旁简府管家闻言沉吟:“那里四周空旷,一个人也藏不住的,裘盟主还真不好布置。”

“那就不布置,我单身赴约,亲自会一会这个妖女好了。”裘铁胆将大手一挥,倒也端得是豪情万丈。

一旁随从的声音就显得气势不足了:“可是我看她就是有心谋害盟主,盟主还是……”

“正所谓邪不能胜正。”裘铁胆豪气干云地截断他话:“我裘铁胆一生怕过谁来,城郊岳王庙,你们就等着看那妖女血溅庙台吧!”

铜镜跟前,方涵正在拿笔画花钿,画了很久都画不好,最后只好嘟嘴,拿笔草草在额头画了条红痕。

画完之后她又拿起娘亲的敷粉,鼓起腮帮在脸上扑了几下。

这一扑过了头,她好像掉进面缸,变成了个无常鬼。

“小鬼,祝小鬼十三岁生辰快乐。”对着镜子她扮个鬼脸,连吐几下舌头,拿袖子草草将粉抹了下,终于决定出门。

门外骄阳正好,下人见她出门,连忙碎步跟上,忙不迭地替她打伞:“盈盈小姐是去药堂吗?这日头毒,小姐要小心别中暑。”

小姐大名方涵小名盈盈,大名无趣而小名却十分贴切。

“我自己打伞好了,你回去吧。”接过纸伞她盈盈一笑,瓜子脸上两个梨涡:“我要和药堂的姐姐说会话,傍晚肯定回来。”

药堂的生意是一向的冷清,盈盈进门时,那里头是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芳姐正埋头磨药。

盈盈见她磨得专心,于是蹑手蹑脚走过去,在她肩头猛然拍了一记。

芳姐吓了一跳,回头跺脚刮了她鼻子,声音沙沙地开口:“原来是你这小祖宗,吓死我了。”

盈盈顿时有些奇怪:“芳姐你嗓子怎么了?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也不知怎的,昨天可能受了寒,今天早起嗓子就哑了。”芳姐咳嗽两下,拿杵子继续磨药:“你等一会,我把你的药磨好,回头让你带回去。”

盈盈哦了一声,在她身边托腮等她,右脚开始百无聊赖地画圈圈。

芳姐撇她一眼:“怎么大小姐好像不高兴,有心事?”

“我娘忘记今天是我生辰。”盈盈扁起嘴,小小鼻尖上有几滴汗珠,模样无比娇俏:“她只顾着她的顾郎,爹出事没多久就和爹划清界限,搬到晋城娘家来住,和那小白脸出双入对,真是好没良心。”

“那你相信你爹是坏人吗?象他们说的那样坏。”芳姐闲闲问了句。

“我爹是世上最好的人。”盈盈非常坚定地扬起尖下巴:“夏天摇扇子哄我睡觉,冬天一夜起码给我盖三次被。我才不相信那些人放屁。”

芳姐笑了笑,继续磨药,不予置评。

盈盈顿时有些气急,站起来跺脚:“起码他不会忘记我生辰,申时岳王庙,他一定会来。”

“你不会又偷偷跑去见你爹吧……”芳姐皱起眉:“你娘知道了肯定打断你腿。”

“我见完就回来,姐姐不说,我娘哪里会知道。”盈盈上来拽住她一只袖管,来来去去地摇:“姐姐一定要记得,我今天可是一直在和你聊天。”

芳姐无奈苦笑,额头那一朵梅花花钿逆光鲜亮,真是美丽非常。

盈盈的圆眼睛发出光来,继续拽住她袖子不放:“姐姐你这朵梅花好漂亮,替我也弄个吧!”

芳姐磨不过她,只好回屋又找了张做好的梅花花钿,小心地替她贴上额头。

贴的时候她还好像想起什么,一边吩咐:“对了,你去岳王庙如果看见一个老伯,就说解药已经来了。”

盈盈不解,她就低了头解释,有点忐忑不安:“老伯的儿子得了怪病,天天去岳王庙祈福的,我这里刚巧有药到了,能解他儿子的病症,你要是见到他,就顺便知会一声。”

“就说解药已经来了?”盈盈点点头,又追了句。

芳姐嗯了声,头垂得更低,几乎不敢和她对视。

“那我走了芳姐姐,记得我说的话哦。”盈盈弯下腰来,看着她眼睛调皮地一笑,鼻子快活地微微皱起。

说完之后她就出门,少女背影纤细,就这么溶进了金色的盛阳里。

芳姐这时才感觉到虚脱,人无力垂低,一只手按上心门,喃喃道:“但愿她不是要害你盈盈,但愿她逼我说这些话,只是要和你开个玩笑,但愿……”

※ ※ ※ ※

客栈,木桶里水汽蒙蒙,晚媚脱干净衣服,下水准备洗澡。

水没过肩膀那刻有只手伸来,手指穿过她带水的长发,一点点替她理顺。

有水珠滑过她肩膀,晶莹的一团,不破不分轻轻滑落。

身后小三感慨:“记得你来鬼门时皮肤还没这么滑,一转眼却已经三年过去了。”

往事悠悠随水珠滑落,晚媚叹口气,捉住了他手:“我们将来有的是时间缠绵,在你噬心蛊解了之后。”

小三不说话,湿吻盖上她唇,人也进水,两个人开始在一团水汽里彼此厮磨。

没有人比小三更熟悉晚媚的身体,他本来就是她欢爱的导师。

他知道她的极乐点在哪,中指探进一节再往前一点,也知道使多大力气她最能消受。

私·处已经半开,里面浸着温水,小三的手指象尾鱼在里面游动,每一次按压都销人魂魄。

晚媚身子后仰,这时还能自制,知道抵开他:“我查过,噬心蛊对心肺伤害极大,你……”

“我不要紧,还能够抱着你,说明离死还远。”小三低声,俯下头来含住了她乳尖。

右乳比左乳敏感,要小心含住拿舌尖打圈。

他对这具身体是如此熟悉,每一寸每一分都熟悉。

晚媚呻吟,湿漉漉的长发甩过来,盖住了小三头脸。

双腿的角度已经自然打开,切入毫无阻碍,小三又将手指探进她后庭,用一个和菗揷相同的频率打颤。

晚媚的理智沦丧,张开臂膀吊住他颈脖,木桶水花四溅,两个人在水汽里面蒸腾,完全是两尾极乐的鱼。

“方盈盈不过是个孩子,我也没有行将就木,你不需要泯灭良心。”高潮即将到来时小三哑声,眉头终于微微蹙紧。

晚媚通身毛孔张开,私·处将他分身紧紧包覆,有细微水流从穴口涌出。

快感升上云端,很长一段时间不曾下坠。

可快感之后的空虚也是这么明显,有很长时间晚媚不知道该说什么,终于开口时却是先叹口气:“良心,怎么你以为我还有良心吗?”

小三起身,身上衣服湿透,形容有些狼狈。

晚媚看着他慢慢走远,步履有些飘浮,走到桌边时衣袖掠过唇角。

袖角有片暗红,很小很暗的一块,却让晚媚觉得无比触目惊心。

“我不会对方盈盈怎么样。”她咬了下唇,决定撒谎:“你不用管这些,只要现在出发,阻拦方歌半盏茶功夫。”

小三回头,看着她眼睛,在找一个确认。

到最后他决定相信她,前去打开房门。

“我希望你保有起码的良心。”开门那刻他又道,不曾回头:“一点点干净的地方,起码不残害弱小。”

晚媚沉默,一滴水从睫毛坠落,和她眼神一样的冰冰凉。

申时,盈盈准点来到岳王庙,觉得有点热,不停拿手掌扇风。

而裘铁胆和那晋城三少来得早了,见到庙里来了个小姑娘,集体一怔。

盈盈亮出她一口小白牙,冲裘铁胆笑得明媚:“这位伯伯你果然在啊,芳姐姐让我告诉你,解药已经来了。”

裘铁胆的铁胆不转了,深深看她,越看越觉得她身上有股妖气。

“解药在哪里?”他立起眉毛开口:“老夫既然来单刀赴会,你们最好也信守承诺,把解药拿来。”

盈盈被他看得胆怯,长睫毛忽忽颤动,只好细声回答:“解药已经来了啊,芳姐姐就让我告诉你这个。”

说这话时她脸逆光,不过额头那一朵梅花还是鲜亮,鲜亮得十分妖异。

裘铁胆凝目,终于发现这朵梅花和自己外甥胸口那朵一模一样。

刹那间他醍醐灌顶,铁胆又飞快地转了起来,冷声道:“这么说你就是解药,老夫还真是眼拙呢。既然你来了,那么正主呢,她人在哪里?”

“我怎么会是解药?”盈盈挠挠头:“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他要来?”

她本来是想说:你怎么知道我爹要来。

可是她爹是方歌,曾经的盟主现在的叛徒,是她娘绝对不允许她见的人。

所以她改口称他,改说你怎么知道他要来。

“他要来?这么说正主就要现身?”裘铁胆兴奋地张大了他的牛眼:“他是几个人?”

“他当然是一个人啦,又不是他们。”

“正主也单刀赴会?”裘铁胆将眉一挑,伸手唤人:“雄儿你们三个出来,把你们的解药带走。老夫要好好会下这个单刀来挑我裘某的狂人。”

只等了半盏茶功夫,裘铁胆就远远看见一条灰影正急掠而来。

来的正是方歌,被小三拖延了半盏茶功夫的方歌。

见到裘铁胆时他也一愣,灰衣隐隐飘动,问得沉声:“你怎么会在这里,盈盈人呢?”

裘铁胆冷笑,铁胆不问是非,拖起道银光就向他袭来,招招都直取要害。

“方大侠武功自然高强,可想谋算我裘某人性命,只怕还没那么容易!”

这一声爆喝也同样地是非不分,喝得方歌是一头雾水。

“我再问你一遍,盈盈在哪里。”退避了三招之后方歌终于拔剑,一把普通的长剑,在他手间却凛凛当风,有种睥睨一切的气度。

方歌也有了怒意,也终于不再沉稳内敛。

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个人是盈盈,他唯一的女儿,而且是患有心疾的女儿。

同一时刻,岳王庙后院一间厢房,晋城三少们正围着盈盈打转。

有个人道:“我听见外面有动静,是不是打起来了,我们要不出去瞧瞧?”

“刀剑无眼,你不怕死你就去瞧。”那周雄挥挥手:“我反正觉得,如今解毒是最最要紧。”

解毒这两个字引起了另外两人的兴趣,于是三人一起上来,把盈盈团团围住。

有一个人道:“她是解药?可这解药怎么用啊。”

盈盈恼了,厌烦他们直勾勾的眼光,发狠将脚一跺:“我都说了我不是什么解药,你们有病不是,赶紧起开让我走。”

这一跺真真是娇俏无限,跺得那三人的眼光更热了。

晶莹剔透的脸,未曾完全发育的身体,青涩纤细,隐约有少女的体香。

这一切的一切让三个人不自觉吞咽口水。

终于有人发话:“有可能是要交合,交合了就能解毒。”

另外两人连忙点头。

院里这时悄悄地飘过一个人影,影子就落脚在窗外,透过破落的窗纸露出一双媚眼。

来的是晚媚,比他们早到一刻,潜身在庙里的晚媚。

一切进行得如此顺利。

晚媚屏息,看着有一个人伸出手,将炙热手掌覆上了盈盈肩头。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