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一章 流光 · 下

半明半寐2019-07-06 16:3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一口血吐了刑风却是清醒了,抬头看了眼姹萝,脸色苍白说了句:“重来。”

姹萝定定看他,心间千般滋味涌过,轻轻回了句:“不必了。”

“不必了。”她又将这句话重复,声音扬高,右手宽袖横扫,一下将刑风击晕。

流光慢慢撑起身子,眼波里有三分酸涩,剩下都是失望。

肆虐的真气顶撞上来,一股咸腥涌上喉头,她咬了咬牙,又将它咽下。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姹萝在她和刑风之间已经做了选择,也不在乎她走火入魔失去武功,她的确只是道易逝的流光,从没进到过姹萝心底。

抱了最后的希望,她起身捉住了姹萝的衣袖:“或者你可以替我将真气引回正道,我……”

姹萝低头,拿软布替她擦干净身上血渍,语声也是一样的温柔:“我也想的,可惜我内功未必强过你,如果强求的话,反而会让你我两个人都受伤。”

流光的心瞬时凉透,牵起嘴角强笑了一声,将衣衫裹紧,踉跄出了院门。

当晚刑风被留在了姹萝房内,一夜冷汗层出,醒来时双眼深陷,仿似又老了几岁。

姹萝在床头看他,看一会就替他拔一根白头发:“你是越来越老了,老的不像样。我还不知道色戒伤你这么深,昨晚要重来一次,你今天怕就没命睁眼了吧。”

刑风坐起身来苦笑:“你像个妖精似的总二十岁,当然看我越来越老,越来越是瞧不上我。”

姹萝别他一眼,还不曾发话刑风的脸色已经凝重了,沉声道:“你不觉得昨天的事情蹊跷?流光像是在试探你,她也许听到些风声,知道你在选新绝杀。”

姹萝面不改色:“也许是吧。可是这个点子肯定不是她自己想的,她这个人是直肠子,没那么多弯弯绕。”

“可是她习武悟性极高,如果向你挑战的话……”

“挑战就挑战喽。”姹萝笑的轻快,掸了掸肩头灰尘:“也是时候新人换旧人,流光……总归是易逝。”

事情果然是不出所料,到傍晚风竹就来求见姹萝,弯腰禀报:“主子自己在家运功,已经将乱窜的真气收住了,特叫奴才来知会一声,让门主不必担心。”

姹萝抱着她那只黑猫,头也不抬冷笑了声:“流光说是明日挑战我吗?好的,我这就将她的意思上报给公子,要他明日前来公断。”

风竹闻言大惊,后退两步跪在当下:“主子决计没有这个意思,门主千万不能误会。”

“我怕是没有误会。”姹萝轻轻抚着猫背:“她若真是走火入魔,会这么容易控制住?她既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故意用血蛊茬乱真气来试探我,我当然也不会这么傻,还等她康复。”

“明天我和她决一胜负。”她轻声道,眸里闪着妖异的绿光:“故意茬乱真气,她是不是受伤不轻?你回去告诉她,她还有一夜时间调整。”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流光洗了个热水澡,又点燃一盒盘香,这才拿出了她的兵刃。

那是把刀,金色的弯刀,长两尺,舞动时真似人世间最美的流光,一瞬间就能割下对手的头颅。

就是用这把刀,当年她趁老门主不防备时割下了她的头颅,又放了把火毁尸灭迹,姹萝这才坐上门主之位。

可是过去种种恩情皆已作废,在鬼门这种地方,不会有生死不变的姐妹情谊。

她苦笑一声,将刀系在腰间,握着她最后的凭靠,来到了习武场。

习武场地方宽阔,是鬼门里训练候选影子用的,地上青砖被前人踩的光滑可鉴。

场地四周已经站满了人,各色人带各色表情,在等着大战开锣。

一顶黑色的软轿落在场地西北角,轿旁垂手站着个中年人,流光知道那里面肯定是公子,于是远远的弯了下腰,这才朝场地正中走去。

不见姹萝的人影,场地上飘着一片树叶,被春风裹挟来去。

流光缓缓抽出了她的刀,刀尖还未出鞘已经感觉背后袭来一股杀气,凛冽的杀气。

半空中跃动着七色光华,那片树叶顷刻间被撕为碎片,姹萝已经出手,瞳分七彩袖如流云,一出手就已经使上了杀着。

流光踏步而起,金刀也毫不示弱,挥手就将姹萝一片袖角割断。

这真是场美丽的较量,七彩琉璃目对金色流光,前一百招都不分胜负,满场都是光影幻动。

“流光输了。”这时候轿里的公子突然叹了口气,比明眼人更清楚场上形势:“二十招内她必败。”

※ ※ ※ ※

最终结果不出预料,第十八招时流光落败,金刀被姹萝长袖裹住,横空断为两截,人则是重重坠地,被姹萝内力所伤,伤处正中心门。

姹萝冷笑,卷起长袖将刀尖对准她颈项,划开一条细小血口,缓声道:“如果不是为了试探我而受伤,你未必会输给我,你不觉得自己很蠢吗?”

流光逆风眯起了眼:“我不觉得,至少今天这一战还算公平,我是战败而死,好过死的不明不白。”

姹萝不发话,刀尖又往前送了一分,割开她颈间的血管,看着鲜血就像彼岸红花,顷刻间就遍开满地。

“我不会这么容易让你死。”在血流干之前姹萝弯腰,单手掩住了她的伤口:“我想刑堂主会知道该怎么服侍你。”

刑风闻言上前,每踏一步众人就心寒一分,场上顿时死一般寂静。

最终刑风在流光跟前立定,人缓缓蹲了下去,接手按住了那个伤口。

“你要记得她曾有恩于你,如果没有她,你不会有今天。”他看着姹萝:“够了,我替你废掉她武功,发配她去做地杀。”

这是短短几天之内他第二次违逆姹萝的意思,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姹萝的眼里涌过一片赤红,咬牙一字一顿:“刚才说过的话,有胆你再说一遍!”

刑风将头垂的更低,五指间溢满了流光的鲜血,沉声重复:“我说她有恩于你,是我们在鬼门最后一个故人。”

“故人?”闻言流光却是笑了,笑的癫狂绝望:“刑大堂主,你可真是天真。你以为你的姹萝主子还是十九岁?还有良心未泯?你错了,她现在已经不是人,根本就没有人性。”

“你就继续纵容她吧,助纣为虐。看她来日成魔,最终可有好报。”说完这一句流光最终张口,一截舌头连同鲜血一簇,全都喷到了刑风脸上。

刑风低低咳嗽了声,睫毛上一滴鲜血下落,再看姹萝时果然是血色深深。

“她已经死了。”松开手掌之后他发话,忽然间无限疲累。

姹萝的神色却是已经恢复如常,拔高声线笑的婉转:“流光已经死了,绝杀位子空缺,各位请回吧。”

众人很快四散,连公子也不例外,场地上于是只剩下三个人,两个活人一个死人。

姹萝弯下腰来,看着刑风叹气:“你记不记得,我十九岁那年,你第一次忤逆我,我罚你跪了几天?”

“三天。”刑风定定回答:“门主的意思我明白,我会在这里跪足三天。”

“记住不要有下次,这种宽容,我也只会对你。”姹萝横扫他一眼,最终拂袖而去。

听竹院,两个月后晚媚第一次见到公子,觉得他好像更瘦了些,更加的郁郁寡欢。

壶里还有热茶,晚媚倒了一杯递上去,一时之间也不知说什么是好。

公子握住茶杯缓缓发话:“天光尽你练成没有?”

晚媚不发话,公子低头喝了口茶,被热气蒙住了半张脸:“天光尽,就是死黑一片,其实不难明白。十二岁那年,我被人按着头,拿毒气熏眼,天光就一时收尽了,满心满眼都是死黑一片。”

“你试试看吧。”他将茶杯落下,摸出了那支长箫:“再不成就不配跟我学艺。”

晚媚噤声拿出了神隐,挥鞭的那刻箫声也亮起,调子低沉,并没有痛苦愤怨,只是死黑一片。

全世界的灯火都熄灭了,浅碧色的毒气,一丝丝渗入眼帘,原来天光也有尽时,从此不是每日清早都会亮起。

晚媚听到了箫声里面那一刻的绝望,只是一刻,天光尽灭,忽然间就明白了,神隐迎空一抖,从高处席卷而下,没有劲风没有杀气,只是了了一击,却将所有希望破灭。

她有些欣喜,和着箫声将这一式演了一遍又一遍,到最后自己竟也是心生绝望,被这鞭影摄住了心神。

“你果然是没让我失望。”公子最后将箫落下,伸手一把捉住鞭尾,将她扯到了怀里。

晚媚看着他墨黑却没有焦点的双眼,一时还有些心酸,于是伸手上去碰了碰他眼睫。

“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情,这当中也包括你。”公子平静的将她手指拂落,指尖探进她衣衫,握住了她双峰。

晚媚的呼吸烫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身下已经被公子贯穿,人就被他半抱在膝上,起伏时公子的双手分别贴着她前心后背,内力从承浆穴和长强穴一路往下。

热意滚滚而来,在快感达到顶峰时内力也贯穿她身体,从她后臀尾椎处破体而出。

晚媚张口呼喊了声,分不清是痛极还是快极,人一下软了,趴倒在公子膝上,半天也不能起身。

“我帮你把任督二脉通了。”公子淡淡说了句:“从今天起,你也勉强算个高手。”

晚媚大惊,抬头时看公子十分困顿,也就没再说什么,连忙服侍他睡下。

大约又是一个时辰,公子略微动了动,门外有人奏禀:“姹萝差人求见公子。”

晚媚‘扑’一声吹灭了火烛,屋里顿时一片漆黑,只听见来人脚步轻飘,慢慢走到了跟前。

“小三见过公子和媚主子。”来人开口,正是晚媚许久不见的小三。

公子坐起了身,缓缓问他:“姹萝差你来有什么事?”

“第一件是禀报公子,绝杀位子空缺,从现在起要从天杀中甄选,要请公子示下,该用什么法子选人。”

公子顿了顿,没立刻答他,又问:“第一件,这么说还有第二件?”

“第二件是关于媚主子。”小三答道:“门主要我亲自替媚主子种上这条蛊虫。”

晚媚吃了一惊:“蛊虫?要替我种什么蛊虫?”

“是对媚主子无害的蛊虫,种了之后主子就可以参选绝杀。”

公子没再发话,晚媚在黑暗之中侧耳,听到小三熟悉的呼吸声,再也没有什么疑虑,将胳膊缓缓伸到了他跟前。

小三的动作很轻柔,在她腕间划了个极小的伤口,一条蛊虫顿时没进她身体。

没有任何感觉一切已经结束,晚媚不禁问了声:“这就好了?”

“好了。”那头小三回答,声音低了下去,有些暗哑。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