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二十章 · 1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关雎尔难得有心急如焚等下班的时候。偏偏邱莹莹总发短信来要她千万抽时间去婚宴,尤其是曲筱绡也说不去,女方朋友塌了半壁江山,邱莹莹心里不舒服,关雎尔于是很内疚。但是等看见满脸闪着兴奋光亮的谢滨,关雎尔又将内疚压了下去。谢滨受工作调换的影响,心情无论如何不会舒服。难得有他喜欢的三个乐队一起来,关雎尔觉得无论如何都得陪着去,看他快乐的样子。

两人一见面,谢滨便自觉将关雎尔的电脑包接了过去。“我们先找点吃的,因为得挤下班时分最恐怖的地铁啊,饿着肚子会没力气挤,给压成纸片的。”

关雎尔觉得谢滨装傻的时候特可爱,她听着就笑。“千万别让小邱看见,她说小曲也不去,小曲的理由竟然是在跟赵医生闹离婚,两人还没结婚呢,闹什么离婚,显然是撒谎。小邱说她很失望,原本应勤的同事凑成一桌,我们22楼的邻居也凑一桌,一共两桌,这下我们这桌只有一半人了,女方输阵。真对不起小邱。”

“唔…我自说自话,把两张票转让掉了。虽然从小邱住院后期,我看到你已经很头痛小邱,可我也知道你是最重情的。婚宴重要,但我很开心我在你心中更重要。我们还是去小邱那儿吧。”

关雎尔又惊又喜,“呀,又是你为我考虑,怎么可以。那我们什么都不吃了吧,赶紧去,给小邱一个惊喜。”

关雎尔摸出手机查饭店地址。她看手机,谢滨牵着她走。她很安心地跟着,不用管其他。

邱莹莹看到曲筱绡的短信,说与赵医生闹离婚不能来,如此一看便是撒谎的短信,让邱莹莹着急上火了。偏生应勤还笑道:“小曲不来,赵医生当然也不会来了,再减去小关和她男朋友,这下你那一桌的人数肯定不如我的了。”

邱莹莹一听更急了,“小曲一定又是跟我捣鬼。我先把你送到饭店,你一个人坐包厢等会儿,我去欢乐颂看看。小曲这人不把我折腾一下,肯定不会顺顺当当来吃饭的。何况我比她早结婚,嘿嘿,她受刺激了。”想到这一条,邱莹莹便获得精神上的胜利。

应勤哈哈笑道:“我也赶紧打电话查查我哪个同事可能不来。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说不来的。但有必要按确认键。”

邱莹莹听得郁闷,即使赶到欢乐颂时,还在郁闷。偏偏在大楼下面刷安迪临时给她的卡进门时,遇到保安阻拦。她以为保安识破她已不是本大楼住户,不让她进门了,不料保安也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不知道她已经搬走,而是有求于她。

“呃,你好,我记得你是22楼的,这位先生说他找2202的人,你认识他吗?”

邱莹莹看保安指的那人,中年男子,干净整洁,衣着考究,浑身洋溢着高端品牌的味道。“不认识。”

中年男立刻上前一步,道:“请问你们楼层有没有一位叫岳西的女孩。”

邱莹莹还有一台自己的婚宴等着,她心急火燎要冲上22楼,哪有时间再搭理人,当下便斩钉截铁地否定,“没有,我们楼层只有五个女孩,樊姐小关安迪曲曲我,没了。”她一看电梯开门,便冲了进去,将中年男抛在身后。但等电梯门一合上,她唯一的事情只有等待,等待电梯缓缓升到22楼,此时,邱莹莹忽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已经搬出22楼,而已有新人搬入2202。

因此,邱莹莹上到22楼,先扪住2203的猫眼儿敲门而无人应,确认曲筱绡果真不在之后,她便自来熟地摸出钥匙打开了2202的门。不料,那小黑屋的新主人站小黑屋门口看着她,两眼乌溜溜地带着狠劲。

“你怎么进门禁的?你怎么还有2202的钥匙?你进来干吗?”

邱莹莹自知理亏,忙笑道:“门禁卡是安迪给我的,就是2201的安迪,我本来就打算今天还给她。钥匙是樊姐的备用钥匙,也打算今天还给她。别怕,我在这儿住了好久呢,大家都认识。以后我还会常来,你也会认识我的。唉,这么快这儿就不是我的家了,还真想念呢,忍不住进来怀旧一下啊。”

小黑屋新主人严厉地道:“你已经不住这儿。你拿着别人的门禁卡还有钥匙一个人擅自进来就是白日闯,是犯罪,知不知道。这儿又不是公共场所,由得你随便进出。你小强还是老鼠啊?”

邱莹莹早知自己理亏的,可被小黑屋新主人如此不留情面地斥骂,反而怒了,“这屋又不是你一个人住,我是樊姐邀请来的,你管得着?切。”邱莹莹摔门而走。可她走进电梯后又非常后悔了,刚才忘了问女孩是不是叫岳西,连樊姐都还不知道那女孩的姓名呢。因此她下楼一看见中年贵气男子还在,就好奇地打探:“喂,你说的岳西是不是头发短短的,眼睛很黑,眉毛也很粗黑,下巴尖尖的,嘴巴小小的女孩?”

“对对,就是她。你见过?”

“对,刚搬进2202的,差点忘了她。原来叫岳西。”邱莹莹满意而走。快走到小区大门口,见包奕凡从一辆奔驰车里钻出头来,她忙欢快地大叫:“包总,别忘了今晚我婚宴。”

“没忘,我放下行李和车子,再去接安迪一起去。你要不要同路?”

“我先赶去布置好等你们,你一定要去哦。太好了,你竟然这么远赶来参加我婚宴,谢谢包总。”邱莹莹开心地目送包奕凡开车离去,对,她也要赶紧学开车,以后可以接应勤上下班。

包奕凡在停车场遇到也是刚下班的赵医生,两人一起说笑上楼。他们与一个中年男子一起走出电梯,踏上22楼。包奕凡惊讶地看看那中年男子,见那中年男子也在看他,而且眼睛里有一丝警惕。包奕凡与赵医生告辞,进去2201。但忍不住看监控,见中年男子等他们走后便敲2202的门,身体语言显示来者不善。包奕凡一下便想到安迪传给他的绯闻,不禁一笑。他放下行李,准备出去时,却从监控看到那男子敲门越发恶形恶状。他便走出去,笑嘻嘻拍照上传微博,广而告之,又道:“朋友,何必盯住小姑娘不放。”

中年男也笑道:“对不起,私人恩怨。”

包奕凡还是笑道:“做男人要有点品格,一不吃窝边草,二别吃了不认,三好合好散。您回吧?要不然我电召物业查查您怎么进来。”

中年男变色,“您哪位?”

包奕凡还是笑,“您哪来哪去,朋友。”他按了电梯,笑眯眯看住中年男,但不再说。

赵医生却闻声出来,顶一头乱发,只穿背心长裤,拳头啪啪击掌,一头鲁莽地问:“要打架吗?”

中年男更是变色,连忙走到电梯前,只盯住电梯门上的那道缝,目不斜视。等电梯一来,便纵身而入,赶紧逃走。身后,包奕凡看着赵医生笑,原来秀才也能当强盗。

可2202的门跟着应声而开,小黑屋新主人苍白着一张脸出来,焦急地道:“谢谢两位帮忙。我已经被那人找上门,这儿是不能待了。请问你们谁有车,帮我搬个家,东西不多,我感激不尽。车费我出一千。”再看看在场两位男士样子都不俗,便又道:“车费两千。而且不用你们动手。”

包奕凡道:“我要接了老婆去婚宴,没时间。赵医生你来?”

“我也没时间,曲曲家有大事,她呼我立刻去她那儿声援。对了,干吗要搬走?”

包奕凡道:“是啊,干吗搬走?那男人要真是个狠的,早不会是一个人来敲门,而是带一堆人踹门而入了。他无非是看你怕,才敢上门骚扰。”

赵医生看看这场面,笑道:“包兄,我洗澡才洗一半,回屋了。”赵医生说完,果然干脆地溜走了。

包奕凡看看小黑屋新主人,“我也走了。你赶紧回屋,关上门。”

小黑屋主人却紧张地咬紧牙关,从牙缝中挤出话来,“我能跟着你走吗?我知道是谁的婚宴,邱小姐的。我会送礼。”

包奕凡道:“没法让你跟,我车子只有两座,还在我老婆那儿。我得打车过去。”

但包奕凡进电梯,那小黑屋主人也紧紧跟上,一步不离。包奕凡郁闷地道:“你会害死我,我老婆看见会砍死我。”

“我知道你老婆是安迪,我会跟她解释。”

“你就是岳西?”

“对。”

包奕凡无语了,只能按下“-1”的楼层,随即给安迪电话,“安迪,情况有变,我要带个人过来。我开我那辆车。”

岳西在一边道:“谢谢。”

安迪就道:“干脆你直接去饭店,我也自己开车去,省得你绕远路。”

“不行,这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我一定得去接你。上车电话解释。”包奕凡郁闷地看一眼岳西,头痛。

岳西却在电梯到一楼打开门时,连忙躲到包奕凡身后,身手异常敏捷。见此,包奕凡反而又有了侠义之心。但身材不高的岳西小跑步跟着大步流星赶时间的包奕凡找到车子,她一看见这种一看就很高级的车子便止步了。包奕凡却纳闷了,“又怎么了?”

岳西神情复杂地盯着包奕凡,盯了会儿,又回头看看,到底是不敢单独回去,只得硬着头皮上了车。

包奕凡颇感莫名其妙。上了车赶紧电话汇报,让安迪有思想准备。安迪也听得哭笑不得。那躲在小黑屋里嘴皮子泼辣犀利的女孩,却原来是个外强中干的。而岳西坐在后座一声不吭,紧张地往车外张望,尤其是往后看,看是不是有车子跟踪。

曲筱绡心急如焚,可她对面的妈妈却闭目养神,而且似乎是越睡越舒服,慢慢滑下去,趴到扶手上睡了。她不断向赵医生发出呼叫,好在赵医生今天早早动完手术,早早开溜,已经赶来。她拨弄着手中包包的须,两眼在饭店大门与妈妈之间打旋,等着赵医生出现。

可赵医生没来,却等来她爸爸。曲筱绡连忙喊:“妈,妈妈,快醒醒,爸爸来了。”

曲母却是懒洋洋地睁开眼睛,抬眼看一下,才慢悠悠地起身,顺手扯顺睡皱的衣服。正眼儿都不给曲父一下。

曲父却是笑眯眯地走来,走到跟前了,曲母才冷冷地道:“你妈才过世,你笑得那么开心做什么。”

曲父噎住,看看女儿,见女儿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老子才不管闲事的样子,只得继续赔笑。“想起今天是我们两个合作谈下第一笔生意的日子,应该庆祝一下。”

曲母却似看陌生人,冷冷看着丈夫。在曲筱绡眼里,爸爸卑躬屈膝简直像个低三下四的小丑。她只得皱眉将沙发让给爸爸,自己踢过来一张木椅子坐旁边。她想不通,才一个多点儿小时,爸爸的态度怎么会来个180°大转变。

曲父才坐下,曲母眼皮儿都不抬,道:“遗嘱说些什么?”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