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八章 · 4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关雎尔才抬头看一眼,一接触谢滨那双该是晶亮锐利的眼睛如今充满忐忑,看到他正努力地冲她温柔地笑,可笑容中满是酸楚,她心软了。她也看到,谢滨脸上爆出的痘痘。她立刻想到,现在的她肿眼皮,油皮肤,还有满脸的痘痘。她立刻低下头去。她的憔悴全落在谢滨眼里。

谢滨微微蹲下身,与关雎尔平齐,“我去报到了。大家像以往一样对我,没觉得什么大不了。你放心,别替我担心。”

关雎尔点点头,依然没抬头。

谢滨不知道该怎么办,抱着关雎尔的电脑包傻傻地站着,心疼地看着她。好久,才道:“饿不饿?稍微吃点吗?”

关雎尔摇头,见有出租车过来,连忙想招手,被谢滨拉住手,“陪陪我好吗?你可以不跟我说话。陪陪我。”见关雎尔低头不语,他焦急地道:“你叫我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

“好了,你总算对我说话了。你在这儿等着,我跑去那儿的7-11买点吃的。等我,别走。”

谢滨背着电脑包飞快跑远。关雎尔这才抬头,看着他的身影,理智告诉她,错了,别等待。可是她又不想走,她慢慢挪过去,在花坛边的椅子上坐下,茫然看着远处。耳边都是谢滨的声音,很可怜,他很可怜,他也很憔悴。

很快,谢滨拎一包吃的飞奔回来,呼哧呼哧地在关雎尔身边坐下,递蛋糕给关雎尔。关雎尔摇头,她完全没胃口,也懒得动弹。谢滨想了想,拉开一罐啤酒递过去,“敢吗?”

关雎尔一把抓过来,泄愤似的猛喝一口,可依然不看谢滨。“你又来干什么?”

“即使你以后再也不理我,我也要把这些事告诉我最爱的,也是唯一爱的女人。这些事如此不堪,我这辈子只能告诉一个人。我决定了。我知道你听了之后会永远唾弃我,不管了。可之前,也就是现在,我知道你爱我,你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爱我的人,这么好的人,你爱我,我满足了。”谢滨扬起脖子,将一罐啤酒咕嘟咕嘟全喝了下去,便使劲将罐子捏扁。

关雎尔惊讶地看着谢滨,看他将话说完,不知所措。可又见他不爽快,借着喝酒捏罐子拖延时间,她心中又烦躁起来。她想起身,被谢滨头也不回地扯住,身不由己地又坐下。

“我家很穷。在我刚会跑的那年,我妈离开我去城里做保姆。一来二去,她怀了男主人的孩子,把女主人赶出门,又带着一大帮人回家打架闹离婚,随即跟男主人结婚了。为了能尽快离婚,她把我留给我爸。那两年,我爸,我爷爷奶奶,都抬不起头。我只要出门就被人喊野种,追着吐口水。他们都说我长得不像我爸,不是我爸生的。我爸一生气就喝酒打我,我奶奶把我抢走。后来我爸架不住别人的笑话,逃出去打工,出去后就没回来。我好歹这么活下来。”

关雎尔听得都呆住了,只知道谢滨来自离婚家庭,想不到那家庭有如此不堪,而他从小因此如此遭罪。她忍不住扭过身去,从两人中间的塑料袋里取出一罐啤酒打开,递给谢滨。谢滨将她的手和啤酒一起拢在手心,就着她的手又将一罐啤酒喝下去。这回,关雎尔静静地耐心地等谢滨喝完,将罐子扔了,依然捧着她的手。关雎尔感觉到,这双一向有力的大手似乎在轻轻颤抖。她毫不犹豫地伸出另一只手,四只手放在一起。

谢滨抬头几乎是低微地看着关雎尔,“早知道,我早应该跟你说的。”

“小曲去调查的就是这些?所以你很生气?没什么的。”

谢滨点头,又摇头,“还没完。上小学那年,我妈要接我去城里上学,我爷爷奶奶不让她带走孙子。他们当着我的面讨价还价,最后我妈妈拿出一笔钱,才买走我。是的,他们一方说买,一方说卖,全然不顾我在旁边听着。我那时候虽小,却记得清清楚楚。到了新家,我妈逼我喊那男人爸爸,我不喊,她就打我耳光,被那男人拦住。可另一面,我妈对那男人和男人的爸妈又无限摇头摆尾,直说我就是像那男人,连脾气都像。我就在那家住下来,开始上小学。原以为离老家远远的来到了城里,想不到人们都知道我家的事,都喊我臭猪头,我一转身,不是本子给撕了,就是铅笔给断了,小孩子使坏起来没个底。我只好避着他们,一下课老师一不在就赶紧逃走躲起来。可即使如此,我总算过得比过去好,总算吃饱了,还有自己的床睡觉,还可以参加课外班,学这个学那个。这方面,那男人从不吝啬钱。你会冷吗?”

“不冷,我不冷。我是心里打寒战,你别管我。”

“可即使这样的日子也是奢求。我爸爸或者我爷爷奶奶三天两头打上门来要把我争回去,又不是去学校把我抢走,而是到我妈新家吵,吵得满院子人都知道,最后总是满意地拿一笔钱走。我永远抬不起头做人。除了读书,我还能干什么呢,就是待屋子里看书看电视听音乐。上大学简直是脱离樊笼的唯一希望。我报考的是同学都要么不报考,要么考不上的冷门,考上后就不再与同学老师联系,我试图彻底摆脱过去的一切。在大学里,终于没有熟人,我才回到人间。”

“小曲真不应该,难怪安迪不许她说,不惜动用一切手段禁止她说。她怎么能这样。完全不是你的错,那些人这么对你才是完全错了。”

“小曲可能已经查到全部,没想到她能找到我出生地。难怪安迪会竭力阻止她说给你听。安迪也知道这段过往的可怕。想不到我竭力隐瞒的过往,还是有其他人知道了。”

“其实你真的不用纠结,这些事对你当时是极其痛苦,对别人真的不是大事。往往小城镇就是这点子不好,人跟人不是八辈子扯得到一起的亲戚,就是小学中学的同学的同学的同学,稍微有点儿事就放大得全城人民都知道,走哪儿都有长舌妇伺候。可这种事放到海市算什么呢,沧海一粟而已。所以我也不愿分配回老家,最烦跑哪儿都是八竿子扯不到一块儿的野叔叔野阿姨来指指点点。即使你非要担心扩散,起码安迪是绝不会说出去的,她对我都守口如瓶。”

“真的不是大事?”

“真抱歉,对别人不是,只有对你,是天大的大事。我很难想象你当年,你还那么小,那么需要保护的时候,却不得不亲眼目睹那些残酷的场景,我家即使我妈嗓门稍大几下我都会慌得不知所措。真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度过的,肯定不会有人事后来安抚你。”

“好在噩梦已经过去。喂,这位兄弟,背包拉链开了。”谢滨说到一半时候,连忙提醒眼前经过的一个男孩。看那男孩反应过来将背包拉链拉上,他回头见关雎尔嘉许地看着他,他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回应,“可惜那时候身边没有你。”

“我向你真诚道歉,我当初不该逼你说过去的事。”

“你不用道歉,是我愚钝,没有彻底认识到你是这么好的人。而且我也是太怕提起那些事。是的,对我来说,那些事是我童年的全部,我原以为永远没有勇气说出来。好在,这个世上有个你会听我说那些。”

“但你真的没必要跟我爸妈说这些,他们未必会理解。”

“我以后还有机会见你爸妈吗?”

关雎尔一愣,很是尴尬地看着谢滨,急急地想把自己的手从谢滨的手里拉出来,可谢滨紧紧拽着不放。关雎尔慌乱中没话找话,“我会跟小曲谈,让她对此事保密。安迪自然不用我说。”

“安迪有你的信任,我也对她彻底放心。小曲那儿我找时间会跟她谈,你不必了。你既然当初无法阻止她做,现在更无法阻止她说,她不是你能控制的。我已经跟她预约,等我有准备后再跟她谈谈。”

“我还有一个疑问,你究竟有没有跟踪安迪。”

“这件事纯粹是误会,她当时正探望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儿童,我本来只想过去向她问个好,再问问你好不好。进去时候她非常慌张,像看到怪物,她丈夫就呵斥我离开。我当时以为她对你不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以致看见我这么心虚,就非常不快地离开了。不知道她怎么会猜成我跟踪她,而且下如此重手。不过我原谅她,因为她对你这么好。我始终想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见到我如此惊慌。”

“怎么会?其实对安迪,你只要当场把话都亮开说就行了。我跟她说一下,她还在生气你跟踪她呢。希望解开误会。”

“她有没有跟你说过慈善领养一个精神病儿童的事?”

“她从来不说这些,我只知道赵医生那儿如果有非常困难的病人,她会掏钱,但她从不出面,如果不是小曲提起,我们都不会知道。包括前阵子小邱出事,她也一声不吭就掏腰包,可她都掏给我…会不会她不愿做慈善被人撞见?她太低调。”

“只有这个解释了。你们楼两个业主邻居都很怪,都是经济实力非常雄厚,但行事低调。”

“小曲可一点不低调,她的低调是装给她爸妈看的。小曲很犀利,你跟她谈的时候要小心。我们2202的女孩都比她穷,比她能耐差,都是吃尽她奚落。谁找男朋友,她都要掺一脚,唉。”

“她为什么要低调给爸妈看?”

“好像是跟同父异母哥哥争家产吧,就是那种家里有钱,他们自己名下钱不多,最终家里的钱落到谁名下,看各自表现,吧啦吧啦吧啦,就这样。”

“嗯。”谢滨点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道:“呵呵,豪门恩怨。你看上去很累,我送你回家吧,明早我去看你。”

“我这灌啤酒还没喝完呢。”

“我替你喝了。”谢滨将关雎尔手中的啤酒喝了,起身道:“这个点,这儿很难打到车了。我们得走过去一段。我背你?刚才看你从大门走出来,我都觉得你累得再走几步就会倒下。这几天是不是都没睡好。”

关雎尔听着这低沉的嗓子吐出的关怀,不知怎么,眼角又涨涨的,她点点头,但笑道:“不用你背,好像你不累似的。”

“背你不会累。上来吧。”

“不要你背,你又不是猪八戒。”

“猪八戒背的是媳妇。”

关雎尔终于笑出声来,可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谢滨回头看见,愣了会儿,伸手将关雎尔紧紧拥住。他异常感慨,感慨得非要将鼓塞于心的感受说出来,“我都不知道这辈子该怎么偿还你对我的好。”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