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三章 · 2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许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曲筱绡这才起身,嘻嘻哈哈放妈妈出来。曲母怒目而视。

关雎尔几乎是前脚进门,后脚那小黑屋的门就砰的合上了。关雎尔愣愣站了会儿,也连忙将2202的门关上。说起来,她还从没见过小黑屋新租户的模样。她虽然心情很不好,还是上去敲敲门,表达一下善意。“我是住阳台那屋的关雎尔,昨晚谢谢你没有透露我的行踪。”但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完全无视她。关雎尔想了一想,将手收回,不再敲门。她想,如果此时有陌生人在2202敲门,她也不会应声,她满心忐忑。

屋子里静得吓人,关雎尔都没有感觉到饿,仰躺在床上发呆。她想不明白,很多很多的为什么,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可又总是不敢深想。她唯一敢想的是,谢滨为什么等在另一扇大门的门外,是巧合,还是谢滨神机妙算,或者甚至是什么感应?她很多想法,可更多时候倒是发呆,什么都不想。只觉得前路墨黑一团,没有了希望。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关雎尔才想到今晚爸妈飞来。她连忙拿起手机,果然是爸妈已经入住小区附近的一家宾馆。她穿上最臃肿的外套,低着头冲出去。希望别人认不出她,她也不想看到有谁在大门口,她宁愿做一只钻沙堆的鸵鸟。

关雎尔是硬着头皮敲响房间的门,来开门的爸爸一看女儿就惊道:“怎么了?你真跟小谢…”

关母从洗手间里洗着脸冲出来,一见也惊了,“黑眼圈,痘痘,没精打采,哎呀,又得保养好几天才消得掉。赶紧喝白开水排毒。小谢呢小谢呢?”

“早上不是短信你们了吗,分了。”关雎尔说话间,关父早斟上白开水,又细心开一瓶矿泉水调温。关母赶紧洗完脸,胡乱护理一下就作罢,拿出面膜细心给女儿做保养。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分的?好好的为什么分?说给妈妈听,别是小谢欺负你老实吧?”

“昨晚你们打来电话没多久,我们撞车了,人没受伤,可分了。就这样。”

“小谢气我们去他老家调查?你怎么连这种事也告诉他,不会瞒着吗?他生气了?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谁家嫁姑娘不是查男方祖宗十八代的。他除了公务员编制,还有什么好?…”

“妈…”

关父连忙和稀泥,“小谢不错,基本上跟他写的一样。他写得还是很谦虚的,没写他从小很刻苦上进,他中学老师挺赏识他,他们邻居也说这孩子好,懂事。懂事的孩子不会单纯到因为我们去一趟他老家就分手吧,还有其他什么原因?我们也可以跟他谈谈,解释一下误会。”

听爸爸一说,关雎尔不知怎的,肩膀一垮,整个人松软下来。才发现自己一直在担心,曲筱绡说的调查调查什么的,还是在她心里生了根,只是她不敢多想。“不用解释了,还有其他误会,越僵局越误会,反正现在分手了。”

“哪有这么容易分手?总有一线生机的吧?现在公务员编制的小伙子多吃香啊,我们单位一个同事女儿才只是找个事业编制的老师呢,我们同事就舍得贴新房头款贴新房装修,男孩子什么钱都不用出,现成得到一个老婆。你工作不稳定,不是铁饭碗,找个公务员稳当一些。我看小谢还过得去,比你们高中林校友是差点儿,但好歹他家继父公务员,亲娘事业编制,以后都不用靠他,你别发傻说不要就不要,外头多少姑娘倒贴着要嫁他这种人呢。给妈妈小谢的电话,你脸皮嫩,妈妈替你去说。”

“不要,我跟小谢没那么简单,分了就是分了。我走了,回去睡觉。”

关雎尔横下一条心要走,关母反而软化下来,“好好,你别走,我们不说了,你今晚睡这儿,妈妈跟你爸挤一挤。我们又几天没见啦?妈妈可真想你。你看,妈妈一不管着,你脸上就乱长痘痘。”关母一边说,一边给关父一个眼色。于是,关父也劝说女儿留下。关雎尔其实也不想走,她今天失魂落魄,不知多想跟亲人待一起,只要爸妈不说那话题,她怎么舍得走。再说,她怕回去大门口遇见那人。

但她不知道,等她睡着,她妈妈就起床,摸出她的手机,熟练调出谢滨的号码。

一顿晚饭吃得简单舒适,连食欲全无的曲母也动了好几筷子。虽然曲母是桌上三个里面动筷子最少的,可她还是自觉地摸出钱包给晚饭结账。但这一次,从来都是理所当然地吃她喝她用她的女儿,却伸手阻止她摸出钱包。“让老赵来。”

曲母笑道:“要是小赵的人品水平能结账用,我当然让小赵来。他拿医院发的那些工资怎么够我们折腾。”

赵医生立马将钱包揣回兜里,“呵呵,那就不客气了。”

曲母一愣,看看女儿一脸见怪不怪,不禁笑道:“还担心你不自在呢,这样好,这样好。”

“对啊,跟妈妈在一起,不吃大户吃谁。”曲筱绡还是留意了一下赵医生的神色,见他真的无所谓,才放心。以前的一次分手正是与付账有关,她有点儿风声鹤唳。随即回想起赵医生麻溜儿收回钱包的动作,放心地笑起来。

赵医生对曲母道:“向伯母汇报:以前我不自在过,可既然最终决定跟曲曲在一起,就不能光顾着自己的狷介,把曲曲的生活水准往下拉。我们两个在努力磨合,只要两人都多为对方着想,别都由着性子胡来,很多问题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嗳,小赵,好!”曲母忽然想到什么,侧着脸皱起眉头陷入思考。

赵医生不知所措,见曲筱绡也是一头雾水,两人挡住脸背着曲母眉来眼去打哑语,最终曲筱绡拍板定论:“没你的事。”赵医生拉住曲筱绡,不让她打扰曲母的思考,两人安静喝茶。

曲母没多会儿就一笑恢复正常,眨眨眼睛笑道:“刚才在家里,我倒不是有意偷听你们两个说话,只是刚睡醒,又听你们有商有量怪好听的,就不想起来了。小赵说多为对方着想,想不到你们两个年纪小小的,都做得很好,我看着很放心。可是我想起一件事,唉,我结婚后停薪留职跟你爸一起做个体户。后来那家老单位改制,不许再停薪留职,要我决定要么回去上班要么辞职。我老单位效益好福利高,二十多年前的个体户虽然赚了点儿钱,可谁又知道政策会怎么变呢,到底是不稳定。我当时当真难以决定,回家跟你爸商量。你爸跟我一起分析了各自利弊,最后你爸让我自己作决定,他说他不插手,免得以后被我怨。我想想呵,刚才你们两个,筱绡觉得自己理财本事好,很干脆把两个人的事都揽身上,小赵在医院里看得多,一口决定医保非做不可,都是一心一意把对方的事当自己事,不怕担责任,不怕惹是非,两个人一条心。再想想我跟筱绡爸,原来他从来没有跟我一条心过。唉,我才明白啊。”

曲筱绡听着发愣,对赵医生道:“我对你一心一意了?”

赵医生谨慎地道:“我们两个出门,你看帅哥我看美女,不晓得多离心离德。”

曲母道:“你们不用打马虎眼啦,我举的例子可能是小题大做,究竟如何,我心里已经清楚。”

“妈,其实你心里一直清楚的,要不然怎么会买那么多店面房。”

赵医生忙道:“我去个洗手间。”

曲母看着赵医生的背影,道:“以前是感觉很不好,现在是弄清楚怎么回事。本来还想,他也为难,总不能扔下那边的两个儿子,一个人精力有限,照顾了那边两个儿子,就得疏忽了我。现在想想,不是,他从来没有一心一意对我好。既然这样,我还守着他干什么。”

“唔,离婚?不要。”

曲母叹道:“我也不要离婚。都大半辈子过去了,还折腾个什么。好了,筱绡,我只要想明白就不会钻牛角尖了,你放心。”

曲筱绡惊悚地问:“妈,你是不是打算出手啊?再也不客气了?”

“我才不高兴陪他耗,看得起他才跟他计较。这几天你有时间多跟妈妈打打电话,妈妈心情还是不大好。妈妈很快会正常,以后怎么过,等正常了再说。”

“我们今晚还是去你那儿过,我和老赵宁可麻烦几天,舍命陪你变正常。”一边拨通赵医生的电话,“老赵啊,你可以从厕所钻出来了。”又问她妈:“爸爸有没有小金库?我去骗点儿来用用,给你出气。”

“呸,你想骗钱就骗钱,别打我的旗号。”曲母说着倒是笑出来,“好吧,你跟小赵这样很好,要是能早点结婚就更好。”

曲筱绡立刻让开身去翻白眼,“我们现在这样挺舒服,省得你们都来指手画脚。还小筱绡,小小筱绡呢,,你当我是老鼠精,一窝一窝这么能生啊。我还想好好玩几年呢。”

“你生了孩子,妈妈可以帮你带。”

“去,你也玩你的去,别才放下臭老头,又背上你娇滴滴女儿。你不会自己玩啊?”

曲母哭笑不得,“早结婚,我帮你骗出你爸所有私房钱。”

曲筱绡顿时眼睛亮了。赵医生正好外面旋一圈回来,见此便知曲筱绡又有鬼主意上头。

樊胜美起床时听见门外有声音,想到关雎尔昨晚在爸妈那儿过夜,顿时好奇心起,蹑手蹑脚下床,轻轻打开门,果然见新房客正在烧开水。看上去眉清目秀的一个小姑娘,短发,两眼看向樊胜美时没有热度,完全是看路人甲。樊胜美只能也没什么客气了,公事公办地道:“姑娘,我们商量几个问题。第一,我们这儿的电费和物业费是三个人平均分摊,原本都是交给我,由我凑齐交给房东。现在你新来,打算怎么办?”

“我直接交给楼下中介。第二?”

“卫生间和公共部位的打扫,原本是每人轮到一天。你同意吗?同意的话,今天就是你的轮值日。”

“还有吗?”

“没了。”樊胜美忽然心里生出一丝虎头蛇尾的感觉,完全无法再与那女孩继续说下去,只能转身回自己的窝。她都不知道女孩在她身后怎么看她。此时她想念起邱莹莹的好。但她还是忍了忍,没敢去招惹邱莹莹,免得破坏好不容易没有干扰的周末。

反而邱莹莹打电话来,一接通,就放机关枪似的大叫:“樊姐樊姐樊姐别挂断,我道歉,我道歉,我道一百个歉,我上回说话太忘恩负义了,你生我的气很应该很应该。”

樊胜美只得笑道:“前天晚上我们22楼出大事,我没空理你,你也别放心上哦。你不出去走走拉拉肌肉?”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