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一章 · 3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没,应妈妈脾气不臭,她纯粹是为我好,替我着想。正好我也是考虑欠周到,只想到懂规矩要听妈妈的话,却忘了别的,害得应妈妈和应勤反而好心…好心…总之他们是好心。”谢滨听得只会笑,尤其是看关雎尔胡诌不下去,来个“总之”,他真快忍不住喷了。谁会拒绝一位女孩柔柔的、委屈的请求?谢滨这种经过专业训练的都恨不得张口替应父答应下来。

应父也笑了,“没你的事,你是个懂规矩的好孩子,你别搬,好好待那儿休养。顺便替我向你爸妈问好,请你妈妈别太辛苦。应勤妈见风就是雨的,回头我跟她说清楚点儿,省得她误会。”

“谢谢应爸爸,我一定好好休养,早日恢复。那我得寸进尺再斗胆一次,可不可以谁都没错,只是阴差阳错?”

“是啊,长途电话里说话总归说不明白,还是你爸最爽利,见面说,什么不能说开呢。这么晚,你们吃了没?”

“我们吃了。真不好意思,我和应勤闯祸,害得您辛苦一天回家吃不上热饭。”

“呵呵,我没关系,没关系,孩子们好就行。长途电话贵,不说了,问你爸妈好。”

关雎尔结束通话,终于不需要硬撑了,差点儿虚脱,瘫在椅子上发呆。邱莹莹等关雎尔一结束通话,她立刻喜极而泣,抱住关雎尔道:“我就知道只有你能行,再加上樊姐的点子,我们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哇噻,我放心了,我这下放心了,你看应爸爸这么喜欢我,再也不会有事了。所以你看,一定要主动出击,不要等人逼上门来。”

邱莹莹很快擦干眼泪,笑道:“我现在浑身是劲。你们想吃什么尽管点,关帮我垫一下,我回头领工资了就还你。你们坐会儿,我去问问那边老板要不要我家的咖啡。嘿,我活过来了。”

关雎尔惊愕,抓住邱莹莹不让起身,“我替你去,你拿名片给我。”

“这事你替不了,你只知道雀巢和麦斯威尔。”

关雎尔只能放手,看邱莹莹走后,若有所思地对谢滨道:“她可能是对的。”

谢滨依然一头雾水。两人默默注视虽未痊愈,却欢喜得轻舞飞扬的邱莹莹跑去谈生意,谈得似乎很成功,与店主互动得很好。过会儿,邱莹莹开心地回来,告诉大家,这一家,有门儿。

曲筱绡与赵医生手挽手在曲母的目送下,踏夜色去取车回家。小区里夜色温柔,有不知名的花香悠悠袭来,曲筱绡走几步,就蹦起来亲赵医生一下。等坐进小车,曲筱绡左右看看没人,神秘地对赵医生道:“老赵,我今天发财了。发大财,一下子成为富婆。”

赵医生以为这是曲筱绡一贯的夸张,笑道:“你一向是富婆,你从来就是富婆,你们一家都是富婆。”

“哈哈,这回你错啦。你抓稳方向盘,来,叫一声二奶奶听我表一表。”

“擦,我见多生死,还有什么能吓到我。放马过来。”

曲筱绡好好扭了个pose,才道:“早上我不是去找我妈妈商量吗,可最后结果完全不在我预料中,我妈比我想的厉害多了…”

曲筱绡口齿伶俐,叽里呱啦描述得栩栩如生,赵医生似乎能看见前挡玻璃上3D场景扑面而来。

“…你知道吗,扑克牌一样的房产证啊,写的都是我名字。也就是说,我家的钱财起码百分之八十在我手里,公司几乎靠贷款和预收款在运行…啊,你干什么,怎么掉头?”

“去救你妈。我轮急诊时候,这种故事听太多了。”

“啊,不会,不会,我妈很坚强,我妈很看得开的。老赵,你快开,开快点儿…老赵,我要不要打电话…不,不能打草惊蛇…啊,我应该陪妈妈过夜的…老赵,老赵,老赵,老赵…”

“别闹我,安静。”

“老赵,呜呜…老赵,我静不下来,让我跳几下。不好,我有感应,我心里乱跳,老赵…”

曲筱绡与其说是跳,不如说是猛抖,拿头一下一下地撞车顶,都不觉得痛。她被赵医生提醒,才觉得妈妈正常得似乎不对劲,把那么多财产一股脑儿交给她,有些交代后事的样子。幸好赵医生手稳,不为所动,即使心急如焚,依然稳稳地开车。

到了小区,两人跳下车就飞奔去曲家。曲筱绡嫌高跟鞋累赘,索性甩了鞋子,赤足狂奔,可还是被赵医生抛在身后。赵医生已到门边,曲筱绡眼看着家门在前,却腿脚一软,狠狠摔地上。她忍痛掏出钥匙,扔给在门口跳脚的赵医生,“别管我,你冲进去。”

赵医生二话不说,开门就冲进去。见曲母拿着个茶杯孤独地坐沙发上看电视,闻声转过脸来,惊讶地看着赵医生。赵医生眼明手快,上去抢了曲母放嘴唇边的杯子,不出所料,桌上果然放着一只药瓶子样儿的东西。“您…您别想不开…”赵医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够说得出这几个字,一边飞快抓了药瓶子看,“安…安…”

曲母怔怔看着赵医生,却见赵医生大力揉揉胸口,才憋出一口长气大声喊:“筱绡,你妈没事。”

“我——怎么了?”曲母毫无头绪,愣愣地问。

赵医生晃晃手中的安眠药瓶子,一边摇头,“筱绡…急死了,外面摔了。”

“你们…哦,你们以为我自杀?没,没,我睡不着,吃了颗药,等睡意上来。哎哟,筱绡摔在哪儿,我们去找她。”

赵医生将信将疑,但还是将瓶子揣进兜里,硬按住曲母,扯来台灯肉眼诊断。门口,曲筱绡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进来,见妈妈还活着,赵医生似乎正在抢救,她披头散发地趴在门口换鞋子的小凳上瘫了,“妈,呜呜,你还有我呢,我是最爱最爱你的人。你别想不开啊,妈妈。”

曲母彻底明白怎么回事了,顿时泪如泉涌,挣开赵医生的手,跑去与女儿拥抱在一起。“筱绡,妈怎么会做傻事呢,你真是妈最好最好的好女儿,好宝贝女儿…”母女俩相拥痛哭,赵医生却还是小心地检查了茶杯里的水,感觉无色无味无嗅,才彻底放心。

但赵医生这边才刚闲下来,只听一声尖叫,“啊,我的宝贝克里斯提·鲁布托,老赵你谎报军情,罚你给我找回来。”

赵医生讪讪的,“我先看看你摔到哪儿了,嗯哼。”

曲母看着女儿和女儿的男朋友,开心地道:“小赵,你今晚和筱绡一起来,一来就是两次,我太开心了,你们都是好孩子,好孩子啊。”

曲筱绡泪光闪闪地给赵医生使个眼色,道:“妈,我半路心跳得慌,一问老赵,老赵却吓得立刻调转车头奔你这儿来了。我也立刻吓坏了,还以为你怎么了。这家伙,明天砸他门诊去,这哪是医生啊,吓死人。”

赵医生没指出谬误,只小心翼翼地处理曲筱绡脚底膝盖手掌的伤口。曲筱绡此时才回过劲来,感觉到浑身热辣辣的痛,顿时鬼哭狼嚎起来,将创伤放大百倍地表达出来,让曲母备感内疚。曲母安抚一句女儿,骂一声老公,听得赵医生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低下头,却见曲筱绡正鬼鬼祟祟地偷笑。于是两人缩到曲母肥厚的下巴下面,无声地以咧嘴的宽度评判曲母每一句骂老公的精彩程度,偶尔曲筱绡再鬼哭狼嚎一声以激励她妈妈骂老公,非常欢乐。

可曲筱绡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曲筱绡见是关雎尔的,才肯接起,“关关,什么事?”

“我和谢滨遇到车祸,请帮问一下赵医生…”

“啊,严重不严重?你们去老赵医院,我们立刻赶过去。”

赵医生忙接过电话,“嗯…嗯…保险一点,让我查一下。我们很快过去。”

“不对,我走不动了,一扯到皮就痛,你一个人去?”曲筱绡又钻到妈妈下巴底下,给赵医生做眼色。赵医生一看就明白了,既然刚才救火一样地转回来防止曲母自杀,今晚说什么都得留个人在曲母身边。他快手将曲筱绡的伤口包扎好,赶紧独自赶赴医院。

邱莹莹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呼吸自由健康的空气,又是完成一桩大心事,心中雀跃,不愿回家。但关雎尔还是硬下心肠将她架上车,与谢滨一起将她送回去。一路上,都是邱莹莹在说话,说她打算如何多快好省地改造应勤的房子,当然前提是应母回家之后。

谢滨停下车才插嘴。“小邱,这几天要是没事,我看你把手机关了吧。固定电话你可以让你妈接听,手机你不接不行,一接露馅。尤其今晚,等下我们走了,如果应勤爸爸又想起什么打电话来问你,你找谁接去呢?”

“啊,谢谢提醒。”

邱莹莹费劲地下车,早有谢滨和关雎尔飞快伺候在车门口,搀扶她一把。关雎尔说什么都要送邱莹莹到家门口,邱莹莹盛情难却。两人慢腾腾走上电梯,发现没有别人,关雎尔才叹道:“小邱,你能不能别这么糟践自己?”

邱莹莹立刻辩解:“有时候没办法啊,像今天,我在家没法说这些啊,我妈在,肯定会阻止我。还有那次拼死去救应勤,我真有跟他生死与共的心啊。他替我挡拳头的时候也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等他出事,被人监控着,我怎么能袖手不管自己逍遥呢。”

关雎尔无语,她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可刚才一鼓作气说出来,现在再让她解说,她已气竭,再无勇气做得罪人的事。回到谢滨的车上,关雎尔忍不住地后悔,“我怎么总硬不下心肠呢,我总是不懂拒绝。”

“像今天这样的事,如果哪天闹出来,以小邱那不择手段,弄不好责任全推你头上,说是你一手策划。你以后多一窝子仇家。也弄不好事情最后砸了,小邱不怨那男人,却一定迁怒你,谁让你帮忙呢。”

关雎尔一愣,烦躁地挥手道:“随便她。我问心无愧就行了。”

“只能这样,面对这样的人,你几乎没有选择。”

“是啊,除非我选择恶形恶状,可我真做不出来,那次水果买了却不送,已经让我鄙夷自己小气了。只能那样了。”

“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不好,如果真好,就不会背后嘀嘀咕咕不情不愿了。”

“呵呵,你想做圣人?我们不说小邱了,不痛快。你爸妈什么时间来,我去接他们。”

“不用的,一向都是他们自己开车到欢乐颂附近的宾馆住下,给我个电话,我去跟他们会合。”

“我心里没底,给我个机会拍拍马屁呗。拜托你打电话问个行程,我到时候拿束花殷勤地等路边。”

关雎尔听了笑,想想妈妈的挑剔劲儿,还真得有准备把妈妈哄开心了才好。她连忙打电话给爸爸。“爸爸,你们礼拜六什么时候从家里出发。”

“我们礼拜五晚上就到海市。”

“啊?这么早来?唔,一下班就上路?我算算时间,晚上看不清路牌,我们去高速出口等你们。”

“不用了,我们礼拜五晚上飞过来,机票已经买好了。正要跟你说,礼拜五晚上你留出时间,我们一家三口先谈谈。”

“飞过来?你和妈妈都飞过来?现在家里到海市还有航班吗?开车都比飞的快啊。”

“我们昨天请假,飞到这儿,到小谢老家看看,权当旅游一趟,同时对他加深了解。”

“什么?你们…妈妈的主意?一定是。你们…”关雎尔焦躁地看看谢滨,见他全神贯注地开车,似乎没留意这边,她忙将后面的话吞进去,脸上火烧火燎起来。

“这事我支持你妈,一辈子的大事,小心为上。我们即使去外面吃个饭甚至都要上网查查口碑,只是到小谢老家转转,怎么都不为过。放心,我们不会惊扰他的家人,你也不必向小谢透露。”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