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 3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人这顿饭吃了很长时间,如果有人坐他们身边,全程听了他们的对话,一定会想,看上去好好的两个年轻人,怎么有那么多傻话可以说,无聊透顶不说,而且智商绝对低下。可就这样子的傻对话,两人乐此不疲地一直说到晚上,看完两场电影,傻呵呵地在欢乐颂门口道别。

关雎尔自以为已经回来得够晚,可想不到,她晕乎乎地拖拖拉拉地洗完澡,都已经跳上床,邱莹莹才吵吵闹闹地撞进门来,一来就直奔关雎尔卧室,一脸欢乐的红晕,呆呆地看着关雎尔笑。

“怎么了?”

“我…别笑我,刚刚应勤才送我回来。我们吃完中饭,在咖啡店里聊天,顺便在店里把晚饭吃了。我说我得回家了,应勤又请我看电影。看完再吃。我吃撑了。可我想想,又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好像都是废话耶。我真开心。关,对了,跟你分享,我给你带来榴莲酥。吃吗,不吃我给你放冰箱,哈哈,真开心。”

关雎尔心里也心花朵朵开呢,可听了还是冒出一个疑问,“小邱,我问句扫兴的,应勤陪了你一天,家里的未婚妻呢?扔家里不管了?”

邱莹莹一愣,“你责怪我?”

“不,我责怪应勤。他不能这么做,对你和对他未婚妻都不公平。”

“我们只是吃吃饭,聊聊天…关,你睡觉,睡觉,我洗澡去了。我们什么都没干,手都没碰。我说完了。”

邱莹莹跑了,关雎尔此时最想做的事是找应勤谈话。可若是将应勤指责得不再找邱莹莹,邱莹莹又该不快乐了。怎么办?关雎尔想来想去,打算等樊胜美回来,与樊胜美商议该怎么办。

而第二天一早,邱莹莹都不等特困生关雎尔起床,留下一张纸条说是去买菜了,一直到中午都没回。关雎尔周日看书,可书里总冒出正在上法律课的谢滨的脸。

安迪、曲筱绡与樊胜美、王柏川又同机返回。唯有王柏川是独自过来,与樊胜美一行在机场会合。樊胜美见到王柏川,虽然没有主动迎上去,但笑眯眯地看着王柏川走近。曲筱绡本来与樊胜美在一起的,见此欲呕,奔去安迪那儿哀叫。“电灯泡不好当啊。还是继续做你们的电灯泡吧。反正你们也快被骚扰了,不多我一个。”

果然,王柏川与樊胜美见面稍拥抱了一下,就立刻过来找包奕凡。前天去樊家闹的事,他想,毫无疑问是包奕凡主持,他必须面谢。包奕凡看看曲筱绡,见她一脸坚决地拒绝当英雄,他只能将主持的角色认了。但两人都挺含蓄,包奕凡也不愿承认,因此王柏川重重握手致谢,便不能再说什么。

可樊胜美还是看出了两人握手的反常,只要稍微想一下,她便将此反常与她家的事联系在一起。樊胜美本来以为事情全部由王柏川做下,这一回王柏川好生英明神武。见此才知,原来是包奕凡出的人。一时脸色千变万化。包奕凡出马当然能将问题解决了,上回她都亲眼见过一次,她自己原本也打算过,如果家里的事情真闹到不可开交,就厚着脸皮找安迪。想不到王柏川先找了,而且,为什么王柏川前天不告诉她真相,昨天也不告诉,至此还想瞒着她。害她在安迪与曲筱绡面前夸奖王柏川好几次,难怪,曲筱绡冷笑地看她。原来,他们全都知道,只瞒着她一个人,她早出糗了。一起瞒着她,为什么?

即使愤怒的红色已经不由自主地染红樊胜美的脸,她依然训练有素地保持微笑,微笑,坚强地微笑,一直到登机,再次,安迪与曲筱绡坐前面商务舱,她和王柏川坐后面的时候,她才开口道:“终于只有我们两个,你给我说说,前天晚上,具体是怎么样的?”

“一帮人冲进去…”

“不是说砸开门再进去吗?”

“是啊,砸开门才能冲进去啊,敲门他们当然不开,我们也拖不起时间。”

“我妈,憔悴吗?穿着什么衣服呢?当时场面乱,别人你可能认不过来,我妈,我哥,你一定都看到了吧?”

“你妈看上去很累,穿着…好像是件灰色上衣,黑裤子,没什么特别的样子。我们没对你妈动手,你尽管放心,也不会动你爸一根毫毛。”

“可是,前天晚上,我妈明明穿的是我买给她的抓绒暗红外套,我在小树丛后面看得清清楚楚。”

樊胜美定定地看住王柏川,至此连最细节的问题她都搞清楚了,前晚事情得

以解决,不仅由包奕凡出人,连指挥都是包奕凡,王柏川连到场都没到场一下。否则,王柏川可以不留意别人,却不可能遗漏她妈。她看着王柏川被她揭穿后的尴尬,叹了声气,收回眼神。“你们家当时也需要你,你们家也没事了就好。否则我真是内疚死了。不过还是谢谢你,搬出包总来帮我解决问题,这人情可不小。回头我也再好好谢安迪。”

王柏川满脸通红,思来想去,樊胜美到安迪面前道谢的时候可能还会继续戳穿谎言,与其到时候再被难看一次,不如一次被难看个够。“前天的实情是,等他们全部做完,小曲打个电话来说完事了,让我别逃了。又说他们做了不想说,要我瞒着,算我做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他们坚决要求,我只能答应了。就是这样。”

樊胜美听着更加吃惊,不得不勉强自己回过头去,面对王柏川,听王柏川耷拉着眉毛讲完。“为什么?”

“不知道。全程都是小曲,得问她。她这人古怪,谁知道她怎么想。”

樊胜美心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是曲筱绡想看她笑话,可念头一上来就被她灭了,这两天曲筱绡对她也没怎样,除了她夸王柏川的时候曲筱绡冷笑几声而已。她想来想去想不出来,只能将原因归到曲筱绡的古怪上去。而对王柏川,她心里很无奈地叹息,完全指望不上他。估计,安迪她们想帮王柏川一把吧,难道他们看出王柏川的无能?对,起码曲筱绡看得出,曲筱绡与王柏川在合作呢。

王柏川小心地伺候着樊胜美的脸色,见她后来始终不看他,闭着眼睛想心事,连空姐送吃的喝的来,她都不睁眼。王柏川不知樊胜美心里在想什么。总之,对他不利,那是肯定的。

终于挨到飞机落地,樊胜美起来时候说了句,“既然事情了结了,就让它过去吧。回去好好休息。”

王柏川唯唯诺诺,庆幸樊胜美没说他别的,赶紧拎起两个人的包,跟在樊胜美后面下飞机。前面下得早的曲筱绡和安迪都拿着手机急切地等着,王柏川以为他们已经知道,就在樊胜美后面摊摊手,做个无奈的脸色。安迪只看看王柏川,就抓住樊胜美道:“你赶紧打开手机,看有没有小邱的群发短信。小王你别走,你给我们做司机,我怀疑小邱出事。”

“‘我在聚湘楼被’,没头没脑的,什么意思?怎么知道她出事?安迪你太紧张。”曲筱绡看着短信嘀咕。

樊胜美一听就道:“问问小关,她和小邱这两天在一起。我手机打开慢。”

安迪立刻拨打关雎尔的电话,曲筱绡看着自愧弗如,这速度,都不用翻通讯录。而关雎尔接到电话就道:“啊,你们下飞机了?我已经请朋友帮忙前往聚湘楼,就是我们有次聚餐的地方,小邱本意介绍应勤给我们认识,结果吹了,就那里。我把地址用短信发给你。我快到了,我们随时联络。”

“究竟什么事?我们刚下飞机,立刻赶去。”四个人匆匆往出口走。

“小邱…昨天全天与应勤在一起,很晚才回家,今天早上说是出去买菜,一直没回来,直到半个小时前发给我这么一条短信,我怀疑她出事了,被应勤未婚妻当场什么什么了。跟我一起赶过去的有警察,你们不用着急。”

“好,你看到情况随时联络,我们立刻赶过去。看起来应该有事。”

安迪结束通话,将来龙去脉一说,樊胜美最先清楚了。“我在微博上看应勤对女友越来越不满,原来如此。”

而曲筱绡直翻白眼,“这下滑稽了,前女友被人当小三打。册那,什么鸟事儿。我们还赶去干吗,早让人撕得稀巴烂了。”

曲筱绡说到做到,两脚拐去出口打算找出租车,而不愿跟去安迪的车子。但被安迪拉住。安迪轻言细语一句话,曲筱绡立马回心转意。“那种场合,你不去,我们这儿谁对付得了?”是啊!曲筱绡心想,忍不住瞥一眼王柏川,人,是讲究天分的,并不是你男人就天生比女人会打架。

关雎尔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位里,若不是习惯绑上安全带,她真是急得恨不得趴在仪表盘上看路。邱莹莹发来这么一条没头没尾的短信,她一看就给邱莹莹打电话,却立刻打不通了。联想到邱莹莹正与应勤在一起,怎能让她不往坏处想,怎能不让人担心死。她几乎是来不及换下居家服,换双帆布鞋拎上包就往外冲,等电梯的时候一边绑鞋带,一边给谢滨打电话,请求增援。

跑到聚湘楼,却见店堂清清静静,什么事都没有。关雎尔才刚一愣,后面有声音道:“小关,会不会找错地方?”

关雎尔回头,见是谢滨和另一位结结实实的男生。而谢滨早灵活地抓住服务员询问。服务员一指后门,“打起来了,被我们赶到后门去了,警察也快来了吧。”

谢滨和朋友闪奔出去,“小关,你别跟来。处理好了喊你。”

关雎尔怎么可能不跟去,她跟在谢滨后面,虽然跟不上,但总算知道个方向,一边忙拨通安迪的电话。“我找到聚湘楼了,服务员说是在后面打,警察还没来。是真的打起来了,不是我瞎操心。我还没看到人,后面很黑。”

“你那边几个人?别以身犯险。”

“还有两位警察朋友,被我从宿舍喊出来,他们冲在前面。看到人了。啊…小邱倒在垃圾桶边,应勤趴在小邱身上。我这边的朋友已经阻止打架,但打人的还不肯罢手,一直想越过我的朋友再冲上去打应勤和小邱。他们有…六个人,四男两女。他们用家乡话在骂,听不懂,但其中一个女孩特别激动。不说了,我去救小邱。”

安迪一直开着免提,车厢内大家听得很清楚。等通话结束,安迪问:“小曲,什么情况?”

“还用说,这种桥段肯定是大婆带一帮人冲进来打小三,本来与应勤没关系,傻鸟一般只打小三不打老公。看起来应勤护着小邱,所以大婆只好把两人一起打了。现在基本上局势已经稳定,等警察来处理,然后验伤的验伤,按指印的按指印,要不要拘留,还得看打得怎么样。哟,想不到应勤那瘟孙男在大婆面前护着小邱,看不出。”

曲筱绡说的时候,樊胜美喃喃地一直道:“小邱不知道被打得怎么样,四个男人动手,即使有应勤护着,女孩子挨上一脚就够受了。倒在地上,说明问题很严重很严重。哎哟,赶紧喊救护车,先救命再说。小关,小关…”

但车上的人只有干着急,机场到市区,漫长的路程。

关雎尔在现场,才刚凑近小邱,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饭店垃圾特有的臭。她顾不得了,喊着“小邱,邱莹莹”,用手机的光照亮地上的两个人,只见邱莹莹眼睛里充满恐惧。“小邱,还好吗?我是关雎尔。”

“快救应勤,都是他挡着。”可邱莹莹显然也是受伤严重,被应勤压着无力动弹,一边说一边咳嗽,口角流血。

应勤是趴着护在邱莹莹身上,关雎尔看不清应勤的脸,只知道他的脑袋耷拉着,有气无力。“谢滨,别放走打人的,可能打出人命来了。快喊救护车。”

此时,警察赶来,谢滨与朋友亮出警官证交代了一下身份,将现场移交给同事。来不及叫救护车,一人一个抱起地上的人,直奔外面车子。应勤必须在后排躺着,他们安置应勤花了好一会儿工夫,就怕更添伤情。关雎尔在前座抱着邱莹莹,忍不住流泪,“要坚强,坚持住。别说话了。”她出来急,也没带什么别的,只能用袖子替邱莹莹擦拭脸上的血污。而邱莹莹也哭,一直念叨:“应勤,应勤还好吗,应勤…”

谢滨安置好应勤,起身道:“小关,坐不下了。你打个车,我和同事先去医院。随时保持联络。”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