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二十四章 · 1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安迪一想,可不是,老包连离婚都离出癌症来呢。难道真要指望魏国强?再回头想,安迪有件事很不明白。“她为什么坚持不懈地做毫无建设性,却让谁都不痛快的事?”

“真是难以启齿,几年前我也问过我爸这个问题,大约是私生活不幸福导致的内分泌失调。我和我爸都有过反抗,但都发现,谁都挡不住她的坚持不懈。总之,我再跟她谈谈。”包奕凡不禁叹了一声气,“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安迪不禁想起第一次见包太,在一家烧烤店,包奕凡一看见包太出现就满脸不耐烦,当初还以为包奕凡这么大了还逆反呢,今天才知原因。“原来我是未来可能不正常而自知,很多人是当前不正常而不自知。”

“所以我经常说你怕什么,病态的多了去了。怎么跟我妈说才好?今晚本来挺好玩,扫兴。”

“今晚本来很好玩,是指来了个你前女友?高中同学?以你的资历,估计已经不是初恋…”

“嘿,什么资历,什么资历…”

“别以为我没上过初中高中,像你这样的,初中就给女生传字条了吧?难怪你妈把你看得死紧。跟她怎么分的?”

“我移情别恋了。”包奕凡说得非常直接。

安迪见包奕凡说得如此之小菜一碟,不禁一愣,“哪天你会不会也来个电话告诉我,你移情别恋了?”

“呵呵,不能说真话啊,一说就被对号入座。在我看来,爱情不是以年度或者长度来度量,爱情完全是感受,相爱就相爱,不相爱别勉强在一起。我父母那惨烈状况,够所有人借鉴了。”

“我家的经验教训跟你家的一样,勉强的结果是惨烈,还祸及于我。行,你是对的。哪天我移情别恋了,我也会坦诚告诉你,在我们双方都能接受不相爱别勉强的共识之下,惨烈后果应该不会在我们身上发生。你完全可以这么跟你妈坦白。她还想什么包家的千秋伟业呢,我们两个其实只面对当前。所以什么结婚不结婚的,小两口津津乐道的一纸婚书相当于法律文书,反而增添结合与分手两部分手续上的麻烦。”

包奕凡听得脸都绿了。他瞅准个车位,将车拐过去停下,默默盯着安迪思考反驳的句子,可只要顺着他的逻辑走,得出的就是安迪说出来的结果,可见逻辑正确未必意味着结果的正确。他伸手拥抱住安迪,“我们…我从与你在一起的第一天起,想的就是天长地久,而且我们有了孩子。我不接受你哪天对我提出移情别恋。”

“我也这么想,可理论上,这是自欺欺人,你有经验,肯定比我更清楚。而且理论上,你妈这么闹挺消磨感情的,她会如愿,很快我见到你的时候,会越过你先看到你背后你妈隐隐约约的影子,我还怎么跟你相爱,直接跟你妈相爱得了。这也是理论上,目前事实上还没实现。目前我还想着与你坚守在一起。咦,真讨厌,你为什么要若无其事地跟我提移情别恋,爱情要是上升到理论上,可真没意思,想想都没劲,仿佛是自欺欺人地做着兴高采烈的昏头事。”

包奕凡相当沮丧,他这一辈子,“理论上”这三个字都用在别人身上,今天才第一次被别人硬摁到自己头上,才发现这味道太不好受,犹如火热的生活当着他脱下画皮,露出狰狞的血肉。“很伤人。”

“什么很伤人?主语是什么?”

“人家还在感情上的时候,你若跟人理论上,正沦陷在感情上的人必受伤。”包奕凡不免想到他的情感历史,还是承认算了。他以前确实从未想到这一层,因没人让他经受这一层。

“我妈当年如此受伤,精神分裂了。你妈…其实也已病态。好吧,我可怜我妈的遭遇,至今不原谅魏国强。你妈,我也理性对待吧。你不用找你妈谈了,我自己来。”

包奕凡想不到安迪却是完全不关心他的反省,女人不应该专注于他的感受吗?偏偏他遇到一个不拿他当回事的。包奕凡完全无所适从,“我在说,我以后要改改,我要从一而终了。”

安迪却沮丧地嘀咕:“被你害了,现在听你说这话就像听骗子发誓。”

两人相对哭丧了脸,都不知该如何表达才好。包奕凡无奈地道:“你真是神人,跟你在一起每天有新体验。我们继续说回家亟待处理的事。你也帮我想想怎么跟我妈说。”

“不用你了,我自己来。”

包奕凡将信将疑,将手机交给安迪,“号码在上面。”

安迪将手机推开,“我记得。”她都不用去翻自己手机上的通讯录,直接按下一串数字,包奕凡看着,就是他妈的号码。他本来准备开车上路,此时心中有预感,电话内容必定震撼,他只能袖手等在一边。

安迪接通包太的电话,就道:“您好,包太,我跟包奕凡在一起。听说您去了黛山。”

“啊,安迪,你这么快知道了?黛山风景挺好,我跟朋友们来这儿住几天。听说是你老家?”

“包太,不跟您客气,我打开天窗说亮话。包太,您和您的人从北京时间晚上八点起若不离开黛山,我让您第一个小时损失一千万,第二个小时两千万,第三个小时四千万,递增。如果一天不离开,不仅蚀光账面上的钱,我还可以放大杠杆,让您倒贴至破产。美国股市将开,欧洲股市正热闹,您走着瞧。赚钱不容易,亏本太容易。一切操作,以您每个小时打给我的当地座机电话区号为准。就这样。”

安迪说完就挂了电话,扭头看向包奕凡。包奕凡愣愣地看着安迪,但很快点了点头,“抓到命门了。你还真想得出来。”

“不跟你开玩笑,我玩真的。当初你妈撇开协议拼命求我额外劳动,替你们做海外,让我今天都不用做手脚,也不用受协议约束。你可以直播。我不会再跟她讨价还价,我有我的一口价。鱼死网破不顾一切,谁不会。”

“昨晚我跟我妈说我是风箱里的老鼠,今天这话要跟你说了。”包奕凡无奈地缩回到他的位置上,叹息,可也心里清楚,罪魁祸首是他妈。问题是这两个女人都强悍,他妈憋着不给他打电话询问,而安迪已经掏出电脑开机操作了。两个人完全就是扯着他的大旗却不把他当回事。事到如今,一场因他而起的争夺战,他却成了旁观者。

包奕凡思来想去,几乎是满嘴苦涩地看着完全投入到电脑前的安迪,给他爸打去电话,告知详情。老包情急之下,下意识地来了一句,“两个疯子!”包奕凡闭上眼睛,无言以对。尤其是“疯子”两个字,惊心动魄。

“你做你女朋友思想工作,我做你妈思想工作。”

“我们谁也做不了。只能等她俩谁先崩溃。不,等妈崩溃,等安迪心软。我们两个真没用。”

安迪闻言,看了包奕凡一眼。但箭在弦上,由不得她。

老包骂骂咧咧,可父子两个还真拿两个悍妇没办法。包奕凡不是没办法,但他做不出,本来就是他妈挑起事端,他理亏在先。

父子结束通话没多久,包太终于给儿子打电话。“你爸说,你女朋友还真做得出来?她还想不想进包家?”

“包家在她眼里算个屁。”

“你不是在她身边吗?你管不了她?两个人别合起来跟我演戏。”

“我在她眼里算个屁。”包奕凡说完就将电话挂了,都别想逼他。他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但包奕凡万万想不到,他才走出车门,刚又与他爸接通电话,安迪在车子里冲他大喊一句,“包子,我先走一步,不让你现场为难。”声音刚落,车子轰地疾驰而出。包奕凡怔怔地看着车尾消失,“爸,她撇下我在路边,自己跑了。看来铁了心。”

“疯了,真是疯了。你追上去,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拔电线什么都可以做。我这儿对你妈说话。到底是为什么啊?”

包奕凡说话间早已找辆车,直奔欢乐颂而去。出租车哪儿快得过宝马M3。一路上,包奕凡压根儿就见不到M3的尾巴。可令他吃惊的是,他紧赶慢赶地推门而入,却发现2201空无一人。幸好,安迪的手机是通的。“你在哪儿?”

“不幸迷路。幸好找到飞快的wifi。”

“你说一下地址,我去接你。”

“你别来了。”安迪说完就果断结束通话,空出机子,等待包太的动静。只要包奕凡跟她在一起一天,她手里捏着包家的钱,她就有办法治包太。至于哪天与包奕凡分手了,包家的钱离手,那么与包太的矛盾也自然终止。包太最在意的不就是钱吗。

她不知道包家的人如今怎么在沟通,她耐心地等,也决定到时间便果断地痛下杀手。包家的损失?她顾不上了,她需要顾及的是自己。

终于,在乌云压顶的逼迫下,包太来电了。第一次,包太还神气活现,还想充什么长辈,安迪果断挂断电话。于是第二次,不到五秒钟后,包太再次来电。这回,态度平等。安迪在看到他们上车的照片之后,才开恩宽延半小时。

而她,也慢慢开车上路回家。她并未迷路,这段路她正好熟悉。

可是,打开2201的门,也是空无一人。安迪心惊,神经质地找遍屋子的每个角落,依然没有发现包奕凡的影踪。此时,包太的电话再来。安迪一丝火气儿都没了,冷冷地道:“你儿子走了,到底儿子偏心亲妈。看来你以后不用再为我操心了。不过,今晚,我还是得看着你离开黛山,一直盯着你回到家。明天周末,我陪得起。你请继续赶路。”

“我一时走不出大市,固定电话区号没变,我发高速服务站照片给你看。你收短信。”

安迪看了照片,又查地图,果然是在离开黛山的高速路上。她冷笑。

理论上,看来可以结束与包奕凡一起自欺欺人地做兴高采烈的昏头事了。但并非因一方移情别恋。这点始料未及。

一顿子忙碌暂时告个段落,安迪开着两个电脑,继续分别链接操作页面,人开始寻找白开水安抚不舒服的胃。正喝水的时候,手机叫响。安迪赶紧扑过去接听,以为是包奕凡的来电,显示的却是一个陌生号码。安迪接起,那边竟是老包。安迪只得克制胸口泛滥的恶心感觉,先自觉道歉。“对不起,包总,我并非有意。劳您操心了,非常抱歉。”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非常不愿意生活被包太一再干扰,最初她以为我是魏国强的婚外情人,闹到我工作场合,还不顾我声誉在圈内乱打听,然后不断干涉我跟魏国强的关系,完全不顾我的意愿。但我不是她手中的棋子,我多次提出抗议而无果,她如今再次捕风捉影地干涉我私生活。我不明白她为什么对人这么恶意,对不起,必须终止,没有商量。”

老包显然对直言不讳有些惊讶,但依然态度和蔼地道:“看起来我应该早点儿直接给你电话。我支持你。不过前提是并没有对我造成太大伤害。现在进程怎么样了?”

“包太已经结账离开饭店,上了高速。因此我这边还没制造损失,还好。”

“开弓没有回头箭,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我有个最简单的要求,你动手操作之前,给我一个电话,让我知道我的钱要被割肉了。”

“对不起,恕不答应。对您太太,不玩真的,不决绝,我就死路一条。尤其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中途变卦我只会死得更惨。抱歉。即使我身体吃不消,今天也一定要死撑到最后,看到她回家,在我指定地点拍照上传,我才能罢休。”

“唉,理解,非常理解。为你着想,我倒是有个笨主意。比如你看到我太太已经走出四小时的路程,你可以关掉手机睡三个小时,她在三个小时内回不了出发地,变不出幺蛾子。你睡好后继续盯着她汇报行程,两不耽误。”

“好主意,非常感谢。我选个那边中午休息的时间,关机睡觉。谢谢您的好主意。”

“不客气,以后是一家人,需要共同面对的类似问题还会出现,我到底是比你经验足一些,哈哈。也希望你手下留情。”

安迪也莞尔,想不到以往不大接触的老包如此开通。她谢了又谢。而手机收到的彩信显示,包太正以时速100公里往家里赶。她坐的是路边叫的出租车,临时被安迪逼出黛山,她都来不及找关系要辆好点儿的车。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