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二十章 · 4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赵医生道:“你刚才笑得很有意思,让我想到一个医疗案例,你能不能再笑一个?”曲筱绡忙将赵医生拉后一步,以免靠邱莹莹太近。樊胜美与关雎尔都躲在赵医生身后,担心地打量邱莹莹。

邱莹莹不由得扭捏了。对着镜子笑可以,对着赵医生这个男人笑却很有障碍。正好抬眼看见赵医生被曲筱绡捣蛋扣乱了的睡衣纽扣,她不由得多留意了一下,心说这人怎么纽扣都扣不好。她对着赵医生伸手,正准备指出睡衣纽扣的谬误,曲筱绡以为邱莹莹失心疯,当众对她的嗲赵动手动脚,顿如母豹出山,猛扑上去,将邱莹莹双手拗到身后,成功保护了她的嗲赵。痛得邱莹莹一声号叫。而曲筱绡大声喊:“都别站着,给我绳子,长筒袜也行。不绑住她路上麻烦。”

樊胜美直觉不对劲,忙上去抱住又是痛骂又是乱扭的邱莹莹,“小邱,认识樊姐吗?赶紧说一声。告诉樊姐你心里不舒服,为什么笑。”关雎尔已经跑进她的房间找长筒袜,手忙脚乱地打翻一只抽屉。

邱莹莹腾出痛骂曲筱绡的嘴巴,快速解释:“我当然认识你们,你们想干吗?安迪刚刚教我这么笑,怎么啦?你们都疯了吗?”

“安迪教你?什么时候教的?”

“就你还在洗手间的时候,她买菜回来。”

樊胜美一脸尴尬,“还真是。我隐隐有听到声音,但听不真切。”

曲筱绡一听,赶紧撒手,“靠,以后别这么笑,还以为你失恋失疯了。靠!但无论如何,我最勇。”

“毫无疑问。”赵医生倒是不怕当着大家的面奉承曲筱绡。于是曲筱绡踩着猫步扑进赵医生怀里,两人缓缓退场。

邱莹莹捏着疼痛的肩膀,愣愣地看着大家,“到底怎么回事?”

樊胜美才想起她上班在即,都来不及解释,抓起包换上鞋子就冲出门去。浑然不觉脸上还有一条眉毛没画。

烂摊子扔给关雎尔收拾,但关雎尔此时接到谢滨的电话,谢滨说外面下雨,要不要他接送上班。关雎尔的脸在邱莹莹的注目下,红了。

好几个现实问题在关雎尔脑海中一闪而过:安迪义务送她上班半年多,她不可以在不事先与安迪讨论的前提下就上别人的车;她的公司上班时间不早,也经常不需要准点,而谢滨的不知如何,这需要事先讨论;她所居住的欢乐颂在谢滨上下班路线上,可以顺路,还是谢滨需要绕一大圈才能接上她,若是后者,显然不能麻烦谢滨绕远路。即使她也想到樊胜美说的“态度要坚决”,依然很遗憾地对谢滨说了抱歉。

邱莹莹一直在旁边看着,如此重大新闻都让她差点儿忘了大家刚才把她当疯子看待,等关雎尔通话一结束,她就忙不迭地问:“同事?血泪经验告诉你,不能发展办公室恋情。”

“不是同事…”

“同学!像你这么宅的人,除了这两种人,还能找到谁,你又不肯相亲。”

“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只是普通熟人。”

“你我不是樊姐那样的美女,才没有普通熟人愿意大清早送上门来让搭车。也不是安迪,人家是有求于她。总之人家不会没目的,你也脸红了。刚才为什么你也拿我当疯子?”

“对不起,可你笑得太可怕了,我连敲门问你一声都不敢。我去洗脸刷牙。”虽然关雎尔明知自己不是美女,也手中没权,可被邱莹莹这么说出来还是怏怏的。本来她想道歉的,这下放弃。

“是安迪教我的,安迪应该不会…”

关雎尔只能止步,连忙抢断:“安迪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害你,你回忆一下她有没有让你恐怖大笑。”

“好像没有,她只是让我对着镜子笑,我就找到笑得最酣畅的照片来模仿了。好吧,误会,误会。得,洗手间又被你后来居上了。但好像还真有点儿效果哦,本来一直有气没力的,现在活泛了许多。我再去笑会儿。”

关雎尔对着镜子只会翻白眼。

跟着安迪上车时,关雎尔收到樊胜美发来的短信,让她提醒安迪,习俗是怀孕三个月之内别到处宣扬。关雎尔读给安迪听,安迪先问一句:“有什么依据?”

“我早知道你肯定问这句,但比我设想中少了‘科学’两个字。嘻嘻。我问问我妈。安迪,这包小零食送你上班吃,我有个同事也是孕妇,我看她无时无刻不在吃东西,我想你可能也需要。”

“啊,太好了。我今早也看到孕妇贪吃这一条,还准备晚上去采购呢。谢谢。你们都真好。”

“小邱早上…听说是照着你的说法,对着镜子笑,笑得很可怕,我们都以为她疯了,小曲最猛,扑上去就要把小邱捆去医院,幸好后来说明白了。还好小邱不是个计较的人,也没怎么放心上。”

“她最近又走火入魔了。希望她早点儿走出来。还有几个有关怀孕的问题请你帮我问问你妈妈,包括习俗。我已经整理了发到你的邮箱里。本来应该问包奕凡的妈,可他妈太爱插手。”

关雎尔担心地道:“我妈是文科中专生,可能她的答案有很多不科学的内容,甚至迷信的,要不要紧?”

安迪的脸红了,“我现在什么都愿相信,原则是用科学指导做什么,用习俗指导避免什么。我现在允许自己软弱一下,怪力乱神一下,因为我正面对一个最大的不可知。我需要用尽一切办法填补心虚,只要是力所能及。”

关雎尔当然不知道安迪最大的心虚是什么,“也是哦,关系到宝宝的一生呢,谁都不敢大意。要是包总在身边就更好。”

“他还是不在身边最好,要不然我压力更大。”

“不会啊,两个人分担压力才好呢。你是独立惯了,大家都说,女人怀孕是最需要大家关怀的时候。”

“我大概是普遍性之外的特殊性。”安迪终究是不敢说出来,拿话盖了过去。

曲筱绡却在这个时候接到包奕凡打来的电话。她有点儿想不出为什么包奕凡主动打电话给她,即使有什么事,让安迪转告一下就行,打电话给老婆的闺蜜是忌讳,包奕凡不会不懂。所以一般这种莫名其妙的来电绝无好事。因此曲筱绡接通电话,便正大光明地抢先打招呼表明关系,“哈,包总,早上好。恭喜要当爸爸了,什么时候让我们吃糖啊?”

“谢谢,呵呵,求你帮忙来了。我暂时不可能陪在安迪身边,希望你帮我照看着点儿。”

“这是应该的,我家赵医生也已经给安迪找了几本专业书籍,我也在使劲想呢,怎么帮助才好。要是包总有指示就更好,我可以偷懒了。”

“怎么敢指示啊。我想请你帮我通风报信。你知道安迪很独立,反感我拿怀孕来阻止她出差,弄不好一声不吭就跑出去了。可现在她身体不允许啊,我得看着她点儿。请你帮我个忙,每天知会我一声她在不在海市,发条短信就好。非常非常麻烦你,可我真是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

“行。这次为了安迪,不敲你竹杠。今天就开始,早上安迪把我们22楼搅得鸡飞狗跳,杀伤力太强悍了,哈哈哈。”

曲筱绡跟包奕凡说完电话,却忍不住好奇地问正开车的赵医生,为什么包奕凡担心安迪出差,难道孕妇如此折腾不起?赵医生道:“等你有了我也不让你乱出差,旅途上很多事不可控。而且,包总应该还担心飞机上的X射线吧。”

“听上去好甜蜜哦,包总是个豆沙包呢,甜心。但!我更不敢怀孕了。什么都可以,被你们管是万万不可以的。”

“我会很科学,不会让你觉得受束缚。”

“科学的更要朕命!”

而安迪才到办公室不久,正跟助理说事儿呢,桌上座机响起。她拿起来一听是包奕凡,就说了声“我五分钟后打给你”,挂下继续做事。等助理走后才用座机打电话到包奕凡手机。“你还真查岗?”

“不放心,就怕你忽然想不开,又不肯找我分担,只钻着牛角尖想着跟我分手,一个人逃回美国去。到时候我还怎么找得到你。”

“昨晚在机场已经答应你好几遍了,让你别担心,我不会离开,我欠老谭的人情大了,不能说走就走。”

“好吧,但你也得答应我,记得时时跟我分担。别大事小事都自己消化,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我们三口之家。明白吗?”

“明白。您老还有什么吩咐?”

“早上有不舒服吗?吃什么?没再去跑步吧?”

“跑步改散步,散步去菜市场,来回正好四十五分钟。烧了一碗面,你还没看微博吧,我都发在上面了,包括配方。很好吃,营养也很全,一点儿没孕吐。”

早上时间紧,两人说会儿就结束了。安迪盯着座机想了会儿,致电谭宗明手机。果然,谭宗明的手机占线。安迪很怀疑,这个占线电话正是包奕凡所打,包奕凡应是找老谭勾兑,解决他的揪心问题。可安迪不禁苦笑,她还真是抱着偷偷潜逃的心呢,她真的不敢面对,尤其是不愿让包奕凡出现在孩子降生的第一时间。她怕。包奕凡真懂得围追堵截。

而关雎尔才到办公室,就收到谢滨的短信。“兴奋啊,需要告诉朋友一同分享。上班接到通知,我被临时调到刑大,参加一个重要行动,终于让我参战了!我这就要出差。本来是打算今晚一下班就守在你们公司楼下,请你一起去酒吧听歌,看来只能拖后。我将听着The Protagonist 的 Zoroaster,揉一团黑暗世界的乌云为隐蔽,一拳一拳摧毁邪恶。请祝我凯旋。”

关雎尔很想也用一首曲子来祝谢滨凯旋,可一时怎么都想不出合适的曲名,无数文字在脑袋里闪回,从小学了那么多听了那么多,此时着急要用却一个都不愿蹦出来。想了好一会儿,又怕那边等急了,草草写了一条,“恭喜得偿所愿。等你回来,请你去我小区附近的酒吧喝庆功酒。”那酒吧,是谢滨前天吃晚饭时提到过,据说很不错,关雎尔记在心里了。关雎尔清楚这是许诺,但她坚决地许诺了。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