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八章 · 2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包奕凡赶着回来的时候,安迪正回短信回得手指抽筋,一见包奕凡就道:“我是孕妇,多用手机不利胎儿健康,你帮我回复短信,我口述。”

包奕凡接了手机,一一回复:“包子回来了,我要重色轻友了。”安迪哭笑不得地看着。这招很有效,短信暂告段落。

“你妈来过。”

“她都告诉我了。你干什么去?”

“书房拿化验单给你看看。她好像生我气,她不敢真诚,我不能造假,两人面对面僵了。”

“你说去美国检查?”

“嗯,她这也告状?等胎儿稍大些,我去做个染色体检查,做出最大可能的排除,可以放心啊。我记得有专利壁垒,国内有些可能查得不够全面。这也不对?”

“哈哈,难怪她理解不了。我听她那么一说,还以为你打算美国检查美国生产,以后孩子竞选美国总统时候免得受出生地困扰,受奥巴马提示啊,我还想你考虑得够远大的。”

“你妈有没有告诉你,她第一时间报告到魏国强那儿去了?魏国强显得很得意啊。”

包奕凡只能一脸无奈,借着换家居服,暂时躲避尴尬。等换好衣服,手里拿着化验单,包奕凡才道:“我妈,如你所言,不敢面对真实,她只能虚张声势。从她对我告状的口气看,她在你面前很吃亏,虽然你本意并没有怎么样她。你对婚姻的态度,吓到她了。”

“你别这么看着我,既然她已经传达到,我就不说第二遍了。你也知道这是我一贯态度。再接下去,只有讨论细节。但这只能发生在我们其中一位求婚之后。”

“孩儿妈,我们两个还有婚前婚后财产问题,我的部分需要跟我爸讨论后定,基本上…这回送我妈出游,也是我跟我爸财产的划分,这时间无法由我拿捏。求婚前我必须把自己的一块弄清楚,才能有诚意地跟你讨论进一步的细节,不会害你吃亏。我相信如果我现在什么都没做好,就愣头愣脑跪下求婚送上戒指,你会拿眼白翻我,这不符合我们两个的风格,也遗患无穷。我想你会理解我。”

“以前你妈妈反对我跟你交往,绕过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跟她提起过,其实我跟她总说实话,她却总生气不相信。我说你们家财产很难分割,而我则要求婚前财产公证,以保证婚后财产共有,即我不占便宜,但也不放弃权益。依你们家的情况,怎么共有?所以让她不用担心我们会结婚。你别担心,我清楚着呢。”

这回,轮到包奕凡向包太学习晕眩。“你从来就没打算跟我结婚?”

“不切实际啊,我能做到的我会去做,你能做到的我也会要求你做到,但我不能要求再搭上你父母,这太强人所难,而且看上去你妈很有意见的。我又没说错。为了结个婚搞得相处不愉快,何必?结婚如此不愉快,结婚后又怎么愉快得起来。不如现在这样大家都开开心心,我没意见。有孩子也不会改变什么。”

“你说结婚是为了什么?”

“是啊,干吗结婚,一纸契约而已。”

“不,我的意思是结婚是爱情的归宿,我们必须往结婚那一步走…”

“以证明爱情?不需要法律约束,两个人相爱一辈子,不是更能证明爱情的纯粹?”

“不是证明,爱情意味着独占欲,我们用婚姻宣示所有权,你是我的,我是你的。向彼此宣示,也向世界宣示。是社会人与这个社会的约定俗成。”说到这儿,包奕凡停顿,想了会儿,道,“你等我十分钟。”

安迪笑道:“偷偷上网搜索怎么反驳吗?”

包奕凡大笑走进卧室。“我需要吗?”

安迪当即放弃孕妇害怕手机辐射的信条,对着手机上跳跃的时间为卧室内的包奕凡踊跃读秒。精确地读到十分钟,她便欢欢儿地跳跃到卧室门口,克制地敲了三下,“网速不行吗?哈哈。”

“伤停补时五分钟。”

安迪很开心地坐回去,等待包奕凡出糗。不到五分钟,卧室门开,却出来一个衣冠楚楚的包奕凡。穿得非常正式,一身黑西装,雪白衬衫,领结,脸面头发都重新收拾过,俊帅逼人。安迪倒是不解了。忽然眼皮一跳,他这身郑重打扮是准备求婚?她顿时紧张地坐直了,她没准备。

包奕凡走到安迪面前,却忽然掏出墨镜戴上,合着音乐的拍子很酷地开始摆造型。或站或走,或卧或坐,一边还甩着头发问怎么样。安迪张口结舌地看着,“干什么?客串名模?”刚刚还在严肃讨论婚姻,忽然开始走娱乐路线,这个跳跃有点儿大。

包奕凡兴致勃勃地摆起了POSE,最后俨然有斧头帮舞的一丝风采,安迪看得大笑,“你…你…要不要我跳肚皮舞给你伴舞?”

“哟,不敢劳动您大驾。”包奕凡这才一个滑步,溜到安迪身边坐下,自嘲地道,“刚才被自己说的话打动了,说到婚姻宣示所有权,你的是我的,我的是你的,顿时一激动,打算换上全套郑重其事向你求婚。但对着镜子练习练习‘从此我的全是你的’,才意识到不对,‘我的’边际在哪里?不能提出明确的边际,便有拿甜言蜜语蒙你的嫌疑。只能半途而废。但显然,我还是比较帅,打扮一下更帅,是不是。”

“哈哈,你显然一直走偶像路线的。会不会你觉得我脑袋不够浪漫,以对待合同的方式对待婚姻?”

“我也正问自己这个问题。如果年轻十年,我一激动早在遇见你那天就求婚了,求婚词可能就是‘从此我的全是你的’,但年轻的我未必觉得那是欺骗。你那时候也年轻,可能也头脑一激动就答应,我们激动地等着年龄一符合就结婚了。反而那时候什么都好办,办了就完了。”

“然后你妈嫌我没身家,处处防贼一样防我挪用你家的钱。我在你家最适合的位置可能是财务,可被你妈发配到完全不适合的销售部。每天回家跟你龃龉不断。”说到这儿的时候,安迪隐隐约约想到什么。

“以前不懂担当,乱承诺。现在懂了担当,不敢承诺。想起来有点儿不安。血性呢?再过十年又会怎样?”

“哎哟,我想起来了,魏国强刚才也跟我说类似的话。”安迪怔怔地看着包奕凡,“但我不打算理解他原谅他。”

“这年头找个让自己恨的对手不容易,大多数是让人厌烦鄙视的。留着他,干吗原谅他。”包奕凡微微直起身,脱下西装扔一边,又舒舒服服地躺回来,拆着袖扣,“然后一想,我们都真大逆不道啊,我那么对我妈。”

安迪伸手帮包奕凡拆袖扣,又想帮拆领结,但不懂窍门,只能将包奕凡的脖子揪过来慢慢研究。“以前对于让我不快乐的,我两个办法,要么一声不吭走开,要么出手打得他满地找牙。现在发现那都不是本事,容忍才是最大本事,可我真做不到。对不起,我让你为难。”

“孩儿他娘…”

“你怎么又改称呼?”

“孩儿他娘好像更顺口,我这不是正在调适角色中嘛。我其实在卧室里准备了很多道歉,暂时没法诚心诚意向你求婚,我很无地自容的,怎么变成你向我道歉了?”

话题又回到求婚,安迪心里又泛起不安。她没资格谈婚论嫁,巴不得包奕凡不求婚,免得她必须面对自己的良心,究竟是向包奕凡承认家世,还是隐瞒。这也直接关系到她的快乐。想那奇点是从小经受磨难的,可自打知道她的身世后,两人之间便隐隐约约总有一线沉重的脉动,让人无法轻松谈爱。面对包奕凡的真心实意,她只能掩住自己的良心,继续隐藏她的这一致命现实,只说别的。“我没准备好。孩子来得很突然,求婚…我也没想过,我们真正认识才三个月,真正见面才几天,我巴不得你别求婚,应对不了。别看我好像挺镇定,我很慌。我虽然很高兴孩子降临,可一下子来得太多,魏国强,你妈,我快支撑不住了。我非常高兴你不求婚,松口气,就这样。我不跟你绕圈子了。我是孕妇,孕妇,我最大,你别再对我一本正经。”

包奕凡沉默了会儿,却“扑”的一声似是泄气,又像是克制不住地笑,然后就真的笑了起来。“我也紧张坏了。天,忽然成了孩儿他爸,无论如何得给孩儿他妈一个态度,可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完全举止失措,你不怪我就好。安迪,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你相信我,下半辈子托付我,我不会让你后悔。我保证。”

可是安迪根本不敢去想象未来,尤其是孩子出生之后的未来。她心中有鬼地笑,笑得歪鼻子歪眼的,全是勉强。

***

邱莹莹虽然被关雎尔按住了睡觉,可她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重现火车站那一幕。可她又困得昏昏沉沉,猫在被窝里不愿起来。吃中饭时候,关雎尔过来轻轻呼她一声,她不出声,装睡,她不想动,她万念俱灰,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樊胜美与王柏川慢悠悠喝完早茶,终于等到商店开门的时间。两人进去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王柏川喜欢名牌,在财力允许范围内,他总买最好最亮眼的牌子。因此他们进店就义无反顾地直奔ThinkPad专柜。面对陈列的一台台笔记本电脑,王柏川自然是问樊胜美喜欢哪一台。樊胜美看来看去,环肥燕瘦,最终无非是落实到一个价格,看王柏川愿不愿意掏钱。因此她不愿表态,只摇摇头道:“你替我决定,我不懂电脑。我只要能上网,普通玩玩就行。”

王柏川想想女孩子嘛,玩电脑肯定不懂电脑。可他也没调查过最近时兴哪一种,在店员熟练推荐下,王柏川挑了一台适合女孩子的样子轻薄小巧的,麻利地刷卡付款,新电脑立刻到手。

樊胜美非常开心。关雎尔有一台公司给的电脑,功能最强大;邱莹莹有一台老掉牙的二手机,上网简直是牛拉车似的,内存显然不够用。可樊胜美每周要寄钱给家里一次,她下意识地不大乐意借用关雎尔的公家电脑,而最常用的就是邱莹莹的电脑。在邱莹莹那儿,她可以招呼都不用打,走进去开机操作,操作完了就关机,如果事后忘了跟邱莹莹说一声都没事。 邱莹莹就是这么友爱。

可樊胜美并没表现得非常雀跃,她即使穷,也不愿显露出小家子气。她很得体地亲了下王柏川的脸,轻轻说声“谢谢,真开心”,便罢。

王柏川的工作没有休息日,只要客户有需求,他就得做事。客户其实已经呼唤了好一阵子,王柏川买好电脑,就赶去办公室找资料,计算报价,查询下家。樊胜美也跟着去。她闲着没事,办公室又没别的员工,她就顺手替王柏川整理整个办公室。这事儿她最在行,以前她工作的一项就是监督同事们办公桌的整齐有序。她一边收拾,一边找一张纸记录需要添置的文具,也记录可以改进的部分,等会儿可交给王柏川斟酌。王柏川办公室里的装备本来就是由她开天辟地一手配置,她当然熟悉应用,因此在小小办公室里如鱼得水。

等王柏川的手头工作告一段落,她拿出记录,与王柏川商议改进。她这一刻觉得很有成就感,她可不是白吃白喝王柏川的拜金女,她真心实意地帮王柏川考虑与做事呢。在她提议下,他们草草吃了中饭,就奔文具商店,回来将办公室装备得焕然一新,樊胜美才满意放手。王柏川虽然觉得小公司没必要如此规矩讲究,但既然樊胜美高兴,他就依着,他也高兴。再说,樊胜美还不是为了他。

忙碌一下午,王柏川实在有重要客户需要三陪,才依依不舍将樊胜美送回欢乐颂。

樊胜美端庄了一整天,下车拎着新电脑走到拐角,确信王柏川看不见了,才欢快地蹦起来,一把将电脑抱进怀里,跳跃着往宿舍走。直到走出电梯,踏上22楼的地界,才又稍微收敛了点儿。不是为了端庄,而是考虑到邱莹莹此刻正伤心,她不能在伤心人儿面前太出格。

樊胜美才刚打开门,就见关雎尔轻轻走过来,冲她使个眼色。樊胜美便将关雎尔迎入自己的小黑屋,掩上门,轻问:“小邱怎么样了。”

“一位好心的巡警把她送回来,失魂落魄的,一直躺床上,我试探性跟她说说话,她都没应声,不知是不是睡着了。本想找曲筱绡商量,那家伙刚做完好事,养了一屋子刚成为太监的野猫,忙着呢。幸好樊姐回来了。”

“小曲对猫倒是一往情深。小邱回来后没说别的?”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