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八章 · 1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关雎尔才进2202,邱莹莹就黑着脸要出门。“你干什么去?呃,我跟你一起去。”

邱莹莹没好气地将手中身份证给关雎尔,“一个警察跟来查我,让我拿身份证下去给他看。烦死了,我又不像坏人。”

关雎尔接了身份证,“你洗洗脸,披头散发的很不堪,我替你下去。长什么样儿的。”

“大冷天穿很少的,戴墨镜,好像…忘了,反正你一看就知道。”

关雎尔将邱莹莹推进洗手间,拿身份证下楼。到一楼大厅,一看见大厅中间站着的一个挺拔的年轻男子,戴着墨镜背着双肩包的样子看上去不像警察,倒是像时尚青年。但关雎尔认定那就是要查邱莹莹的警察。她小心走过去,壮着胆儿问:“请问是警察先生吗?”

那警察扭头,拿墨镜对着关雎尔:“你是?我就是。”

“我跟邱莹莹住一个单元,我送身份证下来。她情绪不大好,我让她休整休整。”

警察看看身份证,就还给关雎尔,“与她口述的一致。也没什么大事,我看她在火车站广场乱哭乱走挺危险,正好我值夜班下班,找个借口送她回家。我也感觉她状态不大好,想折腾她几下,让她忘记关注的那前男友,免得死心眼做出不计后果的事情来。既然她有朋友在,我就交差给你啦。今天你得小心盯住她。”

关雎尔惊讶,“咦,小邱真幸运呢。谢谢你。这么辛苦的…不好意思…”

“哦,这个不用不好意思,让她以后小心安全就是。我给你个电话,要是你盯不住你的朋友,尽管来电呼我,我披张虎皮能解决不少问题,嘿嘿。你也给我一个吧,等我睡醒再来问问,了却一桩心事。”

关雎尔听着觉得非常在理,拿出手机与警察交流了号码,送他出门。只见警察跳上一辆外地牌照的小破车,回头冲她摆摆手,呼啸而去。曲筱绡正好送走志愿者回来,见此奇道:“帅哥?怎么搭上的?”

“小邱搭上的,我帮她收拾残局。”

“嘿,没天理,这样也能搭上帅哥。嗳,小关,你看唐虞允怎么样。”曲筱绡终于没耐心了,不如直接发问。

“什么怎么样?”

曲筱绡看清关雎尔的眼神,只能翻个白眼,“我帮不了啦。关关小宝贝,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咋越来越觉得你像个修女,对男人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吗?那些追求你的人都看不上吗?”

“你…你…唐…”

“没错,我就是想给你做媒。”

关雎尔连忙摇头,“NO。没感觉。”

曲筱绡尖叫:“你到底要什么样的啊?”

“不知道,还早呢。”

曲筱绡翻着白眼,蹬着脚狠狠而走。关雎尔跟着走出电梯,既然得知曲筱绡的阴谋,她就不再去2203凑热闹,回头盯紧邱莹莹不让做傻事才是第一要务。

不久,接到警察来电,“没事儿吧?”

“没事儿呢。我劝她睡了。谢谢。”

“嗯,那就好,我也睡了。听得出我的背景音乐吗?呵呵。”

“黑金属。”

“啊?你听得懂?自杀黑金属,你听这毛茸茸的瘆人吉他声。听着这个刷牙,你道什么效果?哈哈。”

关雎尔也忍不住笑了,“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儿棒。”

警察哈哈大笑,“就是啊。我姓谢,小警察,以后有需要我的尽管电话我。”

关雎尔犹豫了一下,“我姓关,小会计。”

“小关,今晚音乐节有我很心水的后朋克乐队IDH的现场,有没有兴趣?非常难得。我五点去接你,随便吃点儿,然后就是一晚上的啤酒和音乐,怎样?”

关雎尔错愕,却不由自主地应了“好”。等电话结束,她不禁先冲过去邱莹莹的房间,对着里面蜷着睡觉的邱莹莹发呆。回过神来,才直着眼睛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查IDH究竟是什么。

包奕凡午饭后被人约走去市中心谈正经事。包太在饭桌上一听就提出安迪可以跟她在一起,她会照顾好安迪。安迪赶紧脚底抹油,蹿上包奕凡的车子。第一次,包奕凡开车稳得堪比拖拉机的速度。两人到了市中心,安迪去附近逛店。才走没几步,包奕凡就追过来,摸出一把零钱。“我昨晚看你包里除了卡,好像没零钱。这些带着,随时买矿泉水小零食用,别渴着自己。”

“嘿,到处都是ATM机。”

包奕凡自己也笑,“快进去,别外面冻着。走累了就坐。”

安迪不语,看着包奕凡直笑,甚至笑得有点儿不怀好意。等包奕凡一走,她打车去医院,先弄清楚是不是怀孕再说。她哪有包奕凡以为的那么弱不禁风。

结果,不出所料。

安迪又打车,回去包奕凡的住处。进门,她先一个电话打给谭宗明。

谭宗明听到这个消息,更多的是意外。他以为讲科学讲遗传的安迪可能不敢要自己的孩子。他这样的圆滑人竟是闷声好久,才道:“恭喜…恭喜!你在哪儿?为你庆祝一下。”

“我在包奕凡家。老谭,我是深思熟虑的。”

“既然已经有了孩子,打算怎么处理与小包的关系?还这么挂着?他能不提出结婚?如果结婚你是不是打算跟他开诚布公?”

“这是个难题。也是我一直不敢正视怀孕现实的原因。”

“打算怎么办?我的态度你反正知道,不管你作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不知道,但我离不开包子。”安迪说到这儿,不禁想到刚才包奕凡拿零钱给她,她叹了一声气,“我只想跟他开心地在一起,多一天是一天,不想以后。我知道这种说法不负责任。”

“但你现在的每一个决定,必将影响到孩子。成年人能承担的,孩子不行。我必须提醒你。”

“老谭,不能让我没心没肺地多快乐几天吗?”

“你自己想好了,小包会一天紧似一天地对你逼婚。你眼下没有理由再拒绝。”

“再说吧,兵来将挡,还能怎样。”

谭宗明表示莫名惊诧,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不是他熟悉的安迪的态度。可再设身处地替当事人想想,安迪又能怎么做呢?要么自私,要么自残,两选其一,别无第三条路。

只是,才刚结束与谭宗明的通话,魏国强的电话不期而至。安迪皱着眉头看显示,看了好一会儿,才接通。又迟滞了会儿,才放到耳边。

“刚刚接到你男朋友妈妈的电话。很替你开心。恭喜你。”

安迪心里堵了千言万语,没好气地道:“我都不敢开心,你们都开心什么。”

“你敢于走出这一步,我替你高兴,你是准备好担当了,这一步走得不容易。担当这两个字,我这辈子曾经很敢说,却没做到。现在不敢乱说,却是计算风险后的保证。我替你加个砝码,无论如何,发生什么情况,你大人小孩都有我可以依靠。”

这是安迪自知道怀孕后最想听的话,可这样的话却来自魏国强之口,她真是有溺水的感觉。“这方面,我不会给你自赎的机会。我今天接你电话的原因是,我刚得知我男友的妈妈千方百计高攀你,看样子是高攀上了。如果你不搭理她,不给她兴风作浪的机会,我会感激你。”

“嗯。我最近赋闲,打算多看些书。看到不错的会打包给你。对那些商人妇

不必大动肝火,看你的书,做你的事,占据你的主动,偶尔给她一块糖吃,她就不会多事。她要是越界,你打电话给我。你总之还是坚持你的,合得来的才是亲人,合不来的再近的血缘也是路人。”

安迪差点儿噎死,她的所作所为本来还挺自以为是的,被魏国强一说,怎么听上去净是笑话。“所以,滚。你们两个我不待见的再联合到一起也不会负负得正。”

而魏国强还没滚的时候,安迪坐在关着门的书房里已经听到门口保姆与包太的大声对话。安迪不禁皱眉作束手状,看来这是不得不正视的现实,想跟包奕凡在一起,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只能连带着接受包奕凡的各种关系,买一送一,买一送二,买一送不知多少…连魏国强都有隙可钻,好烦!

可是,偏偏,对付正在客厅吩咐保姆炖什么煮什么的包太,魏国强的建议最有用。看她的书,做她的事,将包太当耳边风,以不变应万变。直到包太的脚步声渐渐接近书房,然后不知怎么在门口停顿了会儿,才敲门,但不等安迪应声就进门。安迪这才起身。

“囡囡啊,快坐下,快坐下。好点儿没有?我还以为你在逛街了,就过来看看,吩咐保姆做清淡的汤水。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联系城里最好的医生,你以后都在这儿做产检。”

“哦,麻烦您。我已经去医院做了检查,都没猜错。等再长大一点儿,我打算去美国做一下全面检查。”

包太挺尴尬,显然人家看不上你这二线城市的医院。她当然不知道安迪说的全是真话,安迪需要给未出生的孩子做目前科学能达到的最完备的筛查,并无歧视她推荐的医院的意思。包太心里挺不舒服。“呵呵,我忘了你是美国公民了。想吃什么?尽管跟我说。”

“好,谢谢关心。”

包太讪讪的,再顺着这话题说下去,就显得她没资格了。可这儿是儿子的家,她没有一走了之的道理。她就是不走。“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既然有孩子了…”

“这件事我正打算跟包奕凡谈。我所受教育不怎么中国传统,婚姻在我眼里是条神圣的契约。如果不结婚,即使有孩子,大家依然是自由身,来去自由。如果结婚,我必须对包奕凡有言在先,他若违背契约,我必追究,不惜两败俱伤。所以我无法给您答案,这取决于包奕凡愿不愿意跟我谈。”

包太彻底无语。面对一个不惜两败俱伤又拥有强大火力的女人,哪个男人求婚前都得三思的吧。尤其是包太作为过来人,她还真少见哪个有点儿钱的男人能在一世婚姻中不出点儿轨。正好包太繁忙的电话此时应景地响起,包太便借口告辞了。出去后越想越没意思,这女人想仗势骑在他们包家三口头上吗?她一个电话打给儿子,将对话原原本本传达过去。

安迪送包太出门,回来给22楼的姑娘们群发短信,“我怀孕了,恭喜我吧。”顷刻,短信回复如潮,各种祝福,各种询问。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