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五章 · 3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安迪一边吃,一边听,又是开心又是欣慰。直听了包太有点儿夸张的十来个保证之后,她才鼓起勇气道:“其实,今天真不是我生日,我生日应该在六月的不知哪天。今天是我生母祭日,生活对她而言非常艰难,她对我不离不弃,一个人养我到三岁。即使去世那天,她身体虚弱,破被子最厚的那块儿依然是裹在我身上。我还模模糊糊地记得那一夜。那夜之后我被福利院收养,他们把这个日子登记为我的生日。今天最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有生第一次,在今天这个日子提起她。是你妈妈对你的强烈母爱启示的我。谢谢你和你妈妈,你们给了我很多。”

包奕凡在电话那端沉闷了好一会儿,才道:“非常想不到。啧,做工厂的真麻烦,身不由己,我今天应该在你身边。感觉你心情不大好。”

“我心情不坏,跟你说了这些,我心里很轻松。而且还有这么好吃的早餐。当然今天想起她…有些难过。”

“通常,我们会在先人忌日点上三炷香,摆一桌酒菜祭奠。我等下问问具体怎么操办。”

“不用了,记在心里。I love you。”

包奕凡再度惊讶得吊起眉毛,以前,怎么诱导都不肯说出那三个字,今天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而那端又传来说话声,“米糕太好吃了,我想冷的也不会难吃,你给我快递点儿过来吧。多点儿,多点儿…”包奕凡觉得安迪似乎有点儿变得温暖起来。

资深HR做思想工作的效果自然不是盖的。由樊胜美感同身受,叹着气,娓娓地劝说下来,邱莹莹即使躺到床上了,依然在思考,做梦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对不起朋友了。可她还身处其中,满腹委屈,想不通自己做错在哪儿。但她很单纯地信任樊姐,既然樊姐这么说,以樊姐的旁观者清,自然不会糊弄她。她想,如此说来,她不该怀疑关雎尔,可能,也冤枉了曲筱绡。

邱莹莹是爽快人。她想,既然如此,可能是她错了,那么去认错,去道歉。她想,即使她可能判断错误,曲筱绡可能真的有意捉弄她,可以前曲筱绡对她还是帮助良多,她…不管怎么样,主动道歉去吧。别像樊姐说的,朋友要是伤心了,以后弥补起来就难了。

邱莹莹一早起来先去敲安迪的门,因知道安迪是最早起床的。安迪啃着米糕出来开门。邱莹莹一看见就低头挺不好意思地道:“安迪,樊姐昨晚教育我了。我这阵子情绪很失常,脑子犯糊涂,到处冒犯朋友。请你原谅。你有什么看不惯,以后尽管直接骂我,我…我尽量全听你。”

安迪惊讶地看着邱莹莹说完,一口米糕塞在嘴里都快变僵了,差点儿噎死她。“好,那我说两条很不中听的,你最好选择完全相信。第一,你和应勤的关系中,你没错。第二,应勤观念保守,即使你们春节一起自驾回家,即使你再努力,非常大可能他依然不会改变对你的态度。”

邱莹莹圆瞪着双眼,愣愣地听安迪说,又傻了好一会儿,眼珠子慢慢轮了一圈,才道:“你…一定…良药苦口…”说话间,豆大的泪滴成串地滚下,邱莹莹泣不成声,掩面而走。她还想一早上赶紧地都道歉了,可如今功亏一篑,她被安迪的第二点击溃了。

安迪默默看邱莹莹走出去,可她无能为力。

樊胜美也无能为力。她跟应勤单独谈话后便知,两个活在不同世界的人很难再交集到一起。即使清早时间极其紧张,她还是在邱莹莹“是不是真的”的询问中,抱住邱莹莹,让邱莹莹痛哭时有可以依傍的肩膀。不一会儿,被吵醒的关雎尔也出来,三个人再度拥抱在一起。

安迪接到应勤电话,说是送票过来。安迪那时候正忙,建议应勤不如直接送票给邱莹莹。应勤不答应。安迪只能与应勤约了中午见面。

应勤这个IT技术人员斜背着一个帆布包站在晶亮的金融区高楼大堂里,显得格格不入。因此安迪一走出电梯便一眼捕捉到应勤。反而安迪的形象在这个区并不显眼,安迪走到应勤面前,应勤才看到。

“火车票?说好不能飞机票。”

应勤摸出火车票递给安迪。安迪不认识火车票,但相信应勤不会拿假票糊弄她。安迪收了火车票,“一起去吃个饭?我请客。”

“不了,我赶紧回去。你收到我就放心了。”

“一起吃吧,让我道歉一下。我今天生日呢,不信你跟我上去看护照。”

应勤的嘴唇一会儿方,一会儿圆,心理斗争了会儿,答应吃饭。路上安迪掏钱包,将车票钱交给应勤。“不是说火车票买不到吗?”

应勤将钞票推回。他的手掌落点和发力都很准,正好手推在纸币上,省得与安迪男女授受不亲。“想办法总能买得到。车票钱不要了,我有错,这张票送给小邱。”

“不会是买的黄…黄牛票?会不会实际支出比飞机票还高?我这下是害你了。其实你们自己开车回去更方便。”

“如果分手了,即使心里再难过,最好还是一刀两断,对谁都好。一辆车回去很不方便,路上我要怎么跟小邱说话呢?不现实。我考虑过了,宁可多支出点儿钱。”

“很可惜。”

应勤耐心等下文,可等了好一会儿,“很可惜”后面没有再多一句废话。应勤反而忍不住问:“哪一点显示比较可惜?”

“我三十多岁了。一个月之前,我这三十多年一直鄙视性,虽然不反对别人如何如何,但我自己绝对跟异性保持距离,甚至跟同性也拒绝发生碰触。期间无数人劝我不理解我,我全部反驳回去,我有自己的理论体系。相信你也一样。你是不是以为我打算劝你?我不打算。”

“我相信你的理论体系一定很强大。我觉得你会用你强大的理论体系来说服我回到小邱身边。”

“推己及人。以前没人说服得了我,今天我也不会尝试说服你。在我身上证明不可能的事我不会对别人做。我的观念改变是遇见一个爱人,又在前两天遇到一件对我触动很大的事,让我彻底推翻三岁时期形成的一种观念。事后我认为,看一个人最重要的应是看心,而对有些事选择宽厚以待。这种改变很微妙,我还在总结,无法用文字表达给你。抱歉。不过我很庆幸,没有因为我的原有思想体系错过我的爱人。其间我嫌这嫌那,制造很多事端,幸好他够有勇气。幸好。否则可能多年以后,我会对今天的我说一声可惜。”

“你刚才对我说过‘很可惜’,与这个‘可惜’,是一样的意思吗?或者你在暗示什么?”

“仅此而已。”

“可是我感觉你好像在曲线救国地试图说服我。”

“是你自己试图找人说服你,又下意识地不敢承认。你追着问我为什么,问我是不是尝试做什么。换我是你,从‘很可惜’开始,就换话题了。”

“呃,我没有,绝对没有。藕断丝连是对双方都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也想想不应该,目前为止找不到足以支撑的论据,只是凭一种直觉。嗯,不大科学,我收回前面一句话,对不起。”

“我接受。”

两人进入饭店后,不再就此议题进行对话。尤其是应勤更不敢说,怕给安迪一种错觉。可越是克制,越是抓耳挠腮地想起这事。应勤这顿饭吃得很纠结。安迪倒是没什么,她推己及人,真的没试图劝说应勤。

曲筱绡快下班时,确定自己晚上有空,便打电话问关雎尔要了健身中心地

址,两人约定碰面时间。转手,曲筱绡就把时间地点转发给朋友,敲定朋友出现的时间。一切准备就绪,曲筱绡非常满意自己的办事能力,便拎起蛋糕飞奔找安迪庆生去了。半路上才想起来,又打一个电话给关雎尔,“你知不知道安迪今天生日?”

“不知道,她没说,我没敢打听隐私。”

“我们那次送樊大姐爸爸回老家,我看到过安迪的护照。我买了个蛋糕,算我们俩的。你干脆等到安迪公司大楼去,我们索性凑一起吃顿晚饭。不过我怀疑她晚上肯定有生日饭局,我们把蛋糕送上喂她吃一口就行了。”

“要不,算上小邱和樊姐?”

“行行行,就你事儿妈,闲人马大姐。”

关雎尔于是一边收拾出门,一边分别给樊胜美与邱莹莹打电话告知此事。

安迪拿到火车票后,一直头痛该怎么交给邱莹莹。显然,邱莹莹将从火车票背后看出很多内容。早上,邱莹莹因她一句话哭得那么伤心,如果火车票证明了她的观点,邱莹莹会不会更伤心?安迪想来想去,决定将此事交给资深HR樊胜美。樊胜美是做人思想工作的行家里手。

想不到樊胜美先一步打电话来跟她说生日快乐。安迪赶紧问樊胜美怎么办。

樊胜美听了道:“看来是真没一丝希望了,应勤把所有的门都封闭,此路不通。你回家把火车票交给我,我慢慢跟小邱说。”樊胜美心里有一丝高兴,安迪又回头找她讨要对策。

“OK,小邱回家你留住她。我今晚请客,我们小区附近撮一顿,培养点儿气氛。”

樊胜美是接到关雎尔电话,便立刻找安迪说生日快乐。邱莹莹在路上接到电话,她想回家当面说。等她说的时候,22楼五位姑娘已经在小区附近饭店齐聚一堂。五位姑娘又欢乐地坐到了一起。

饭后,其实樊胜美很想跟着关雎尔一行去考察肚皮舞,她也打算锻炼。狠心掐断对哥哥的供给后,她现在手头也有了些余粮。可她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任务需要完成。她与关雎尔她们告别,亲热地挽起邱莹莹,一起回家。

樊胜美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起网上看到的一个笑话。老婆给当程序员的老公打电话:“下班顺路买一斤包子带回来,如果看到卖西瓜的,买一个。” 当晚,程序员老公手捧一个包子进了家门。老婆怒道:“你怎么就买了一个包子?!” 老公答曰:“因为看到了卖西瓜的。”

邱莹莹听了笑,但笑了三声就止住了,“唉,好像那谁也差不多。”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