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七章 · 1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曲筱绡与刘歆华在家昏天黑地了两天两夜。等刘歆华去门口取必胜客外送的晚餐,曲筱绡一个人坐在床上忽然觉得有点儿乏味。仿佛跟一个男版的自己做了两天的爱。刘歆华会做什么,不做什么,她全了如指掌。她只要提出要求,便是正好卡在刘歆华的七寸,那种毫无挑战的感觉回想起来,毫无意思。

“曲曲,你没有干净刀叉了。你赶紧洗洗手出来吃饭。”

曲筱绡心说,没刀叉不会用手?她洗手出去,果然见刘歆华已经双手左右开弓吃上了。曲筱绡当即扑过去,将刘歆华手中的比萨抢断,挖下边上卷起来的芝心给自己啃,她只爱吃这个。其实一只比萨的芝心饼皮够她吃,可她就喜欢虎口夺食。然而刘歆华没有反抗,曲筱绡隐隐有点儿失望。

“周末两天就这么过去了哦。好快。”

刘歆华以为曲筱绡脸色臭是因为周末快过去,“要不要给你放樱桃小丸子?”见曲筱绡首肯,刘歆华起身去打开电视,虽然他不爱看这个,可依然耐心陪着曲筱绡看。

曲筱绡却更不耐烦,“歆歆,你吃完回家吧。明天还要工作,你得做点儿准备。”

“哈哈,这么快进入贤妻角色?要不,你带上东西,一起去我家?明天我送你上班。”

“不去。”

“那我也不走。曲曲,我很搞不懂,你究竟是不是狐狸精变的?”

“我明明是女鬼,吸人阳气的。你吃完就走吧。再不走我快不耐烦了,把你吸成药渣。”

刘歆华以为笑话,但看曲筱绡脸色并非玩笑,大惊,“你,不耐烦我?为什么?”

“不知道,我拎不清。”曲筱绡是真的说不清为什么情绪这么低落,刘歆华即使是另一个她又怎么了,他不是对她挺好,又门当户对,玩得到一起?她跳到沙发上蹲起来,一张脸埋入腿中抓头皮。很奇怪,为什么忽然看刘歆华不对眼了呢。

“是拎不清,还是不敢说?”

曲筱绡猛地抬头,“我有什么不敢说的?还是你多虑什么?你是钻进我肚子里的蛔虫,还是你心思阴暗?你怎么知道我不敢说?快走,要不然注定吵架。我不想跟你吵。”

“好吧,我道歉,说错话了。”刘歆华见曲筱绡生气,只得妥协,挤到沙发上拥抱抚慰。可曲筱绡只觉得烦,很不给面子地跳起来走开了。刘歆华只能强忍住郁闷,“答应我一件事,摸清楚原因,立即告诉我。要不然我会寝食不安,胡思乱想。”

曲筱绡点头,“我先告诉你一个原因,除了赚钱,其他事我都是三分钟热度。走吧,我送你到楼下。”

“押送就押送呗。”刘歆华当然不高兴,尤其是忧心,总感觉曲筱绡的忽然变调与前男友分不开。可再问估计真的是吵架,他只能换衣服回家。

曲筱绡果然说话算数,押送刘歆华下去。刘歆华一直想搞个吻别什么的,曲筱绡坚壁清野,不是尖叫便是投以一个鄙夷的眼光。电梯下到停车场,曲筱绡见到安迪的车子也在车位上。她眼尖,只凭借不亮的灯光,就看清车上有人,而且是两个人,两个人正热吻。她顿时惊呆了,“哇噻,野男人是谁?”

刘歆华见此,扔下手中行李箱,偷偷趁机将曲筱绡纳入怀里。但曲筱绡只屈

服不到五秒钟,便死命钻出怀抱,趴到车上去瞧。瞧不清?她有办法,大力拍车子。果然,惊醒车里的人。她一看该野男人乃是包奕凡,不禁哈哈大笑,一扫心中阴霾。她早说,她早就认定包奕凡。她叉腰等在车外,等待里面两个人怎么尴尬地出来见她。

包奕凡先从驾驶座跳出来,镇定自若地对曲筱绡道:“你们也刚回来?一起上楼吧。”

安迪也很快出来,对曲筱绡一笑,“这么巧。”

曲筱绡扭得像跳拉拉队舞,唱着饶舌的调子道:“嘿,你们必须感谢媒人,你们必须感谢媒人,你们首先必须向我汇报走到哪一步。你们不许隐瞒,我已经看到你们亲吻。蕾蕾,啦啦…哇噻!过夜?”曲筱绡惊讶,是因为她见到包奕凡竟然从后备箱取出两只行李箱,打算一起拖到楼上去。显然,一只是包奕凡的行李箱。

“嗯,我们这两天一直在一起。很好。”安迪只不过在面对包奕凡的时候很放不开,对其他人的时候一如既往。

曲筱绡嘴巴撮成一个“O”,刘歆华见此微笑道:“曲曲跟我一起待了两天两夜,烦了,正准备赶我走。你们…还不烦?”

“很好,怎么会烦?”包奕凡抢答,“兄弟,加把劲。我们先上去,下面太冷。”

看到包奕凡的手臂揽到安迪的腰上,两人亲密无间地离开,曲筱绡不禁尖叫。太不可思议了,太快了。

刘歆华不说话,也伸手一揽曲筱绡的纤腰,“你看,你烦得没道理。我们也上去。”

曲筱绡被刘歆华推着走,走到电梯门前,她已经豁然开朗。“我明白了,歆歆,我俩没前途。”

“别说,你再好好想两天。周三我等你回话。”

曲筱绡本想说她不需要多想,她已经明白。可看到刘歆华一脸黯然,她上去拥抱一下,拍拍刘歆华的脸,“你太出色了,害我都糊涂了。”

刘歆华变色,心中的猜疑得到印证,他轻轻推开曲筱绡的拥抱,转身走回去寻找他的车子。曲筱绡追上去,但看着刘歆华上车,一言不发。刘歆华上车后,降下车窗问:“还有什么话?”

“一、不用周三了。二、我很抱歉。三、我不是故意。没了。”

“再让我吻一下。”

曲筱绡没有犹豫,隔着车门与刘歆华亲吻。刘歆华直把这一吻演绎得难舍难分。但一分开,刘歆华便闷声不响倒车出去,头也不回地走了。曲筱绡呆原地看着,也什么都不说,直看着刘歆华的车子上坡钻出停车库。她心里已经明白了,她爱赵医生。不管赵医生怎么对待她,对她好还是对她糟,她心里没日没夜地牵挂的唯有赵医生。

曲筱绡想通了这点,却使劲踢她车子的车屁股出气。为什么,为什么越折腾她的人,她越在意。

而安迪上楼敲开2202的门,对开门出来的关雎尔道:“重新介绍一下包奕凡。我的男朋友。”

关雎尔比曲筱绡更目瞪口呆,她结结巴巴地,却只说出两个字,“谢谢。”

安迪不由得笑了,“明天照旧一起上班,稍提早十分钟,我先送一下他。行吗?”

关雎尔更猝不及防,再次只迸出两个字,“谢谢。”直到安迪与包奕凡离去,背对着她了,她才冒出一句囫囵话,“真替你高兴。”

关雎尔是真的替安迪高兴。安迪不用春节去纽约看心理医生了。

关雎尔还开着门呢,曲筱绡蔫蔫儿地回来了。曲筱绡指指2201,“看见了?”

关雎尔不欲背后议论,“看见了。你怎么回事?”

“我心烦死了。我都想不到我这么爱赵启平那个混账王八蛋,我现在已经爱无能了,对谁都提不起兴趣。”

“赵…医生?”

“对,为什么?你说为什么?”

“这样的一个人,不知多少女孩为之疯狂。你应该高兴他起码看了你一眼。”

“看了我一眼?他凭什么?凭什么?小关,你也看见过他一眼,你喜欢他吗?”

“完全是不相干的人啊。”关雎尔违心地道,并不愿咄咄逼人的曲筱绡知道她的心思。

“就是,他也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我今天很烦,让他多活几天,回头去找他。啊,困死了。”

关雎尔无语,看着曲筱绡回2203。但她非常佩服曲筱绡。为什么曲筱绡有这等勇气,她却什么都做不出来?而眼下安迪也走出去了,她怎么办?可是李朝生真不是她的那杯茶。关雎尔不禁郁闷地想,她还年轻,是22楼最年轻的,愁什么。她30岁再恋爱也不迟。

可22楼似乎正走桃花运,伴随着邱莹莹进门的是购物袋落地的窸窸窣窣声。关雎尔正看书呢,听到声响出来一看,原来邱莹莹一口气买来好多水果。“哟,买这么多?怎么拎回家的?”

邱莹莹“嘘”了一声,示意噤声,快手快脚将门外的一只只购物塑料袋全拎入室内,赶紧用力将门关上。关雎尔笑道:“躲谁呢?这么神秘的。”但眼见邱莹莹脸蛋绯红,眼睛里流淌着掩不住的笑意,这神情似曾相识,关雎尔一下子明白过来,“噢,躲小曲呢。还说呢,你这两天都不见人影,原来谈恋爱去了。是谁?我认识吗?这些水果是他替你买的?”

邱莹莹心有余悸,跃过水果堆,将关雎尔推到她的房间才敢说。“是我老乡…那个我和安迪曾半夜送腊肉饭去的那个,你还记得吗?我们就在一起聊聊天,吃吃饭,计划春节怎么回家,还没到恋爱那地步。等我礼拜一拿了工资,我准备回请他一顿,总吃他的挺不好意思。你千万别跟曲曲提起,千万,千万。樊姐那儿我会说,安迪那儿你帮我说,你跟安迪说的时候也千万提醒她不要跟曲曲说。”

“我记住了。嘿嘿…”关雎尔比出两枚手指,“两天都在一起,还不是恋爱?你骗你自己呢。瞧你两个脸蛋儿。”关雎尔拿起邱莹莹桌上的镜子举到邱莹莹面前,“早泄露天机啦。快去收拾水果吧。”

邱莹莹不急着收拾,摸摸自己有点儿烫的脸蛋儿,问关雎尔:“我要不要拿到工资去把头发染一下?街上都是染头发的,显得我黑头发太孤独了。曲曲的头发颜色我喜欢,明天问她是什么色。关,你染不染?你下月开始也发财了。”

“我有好多计划,我要报一个跳舞班,买一张健身卡,头发不染,但想好好做做,我得问问安迪和曲曲在哪儿做。”

“唔,你这些计划要好多钱,我跟不上。我还是先去染发。你打算学什么舞?”

关雎尔脸红了,嗫嚅了半天,才道:“肚皮舞或者钢管舞。我太保守了,想刺激一下。”

邱莹莹挺不给面子地大笑,又指指2201的方向,“你应该叫上安迪,她也应该刺激一下。”

“对了,安迪刚才特意来声明,她跟樊姐老家的那位包总走一起了。他们的进展可比你快多了,现在包总就在安迪家。”

“什么?不会吧?你亲眼见的?”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