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六章 · 2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是,两只眼睛依然亮得如能滴出水来。安迪只能哀号一声,索性冲入水帘下面,以水克水。可出来的结果却是欲盖弥彰。惊魂未定,门铃响起。安迪到门口一看,竟是包奕凡。她心惊肉跳地挂着保险拉开一丝门缝,只探出两只眼睛,轻问:“干吗?”

包奕凡耷拉着脑袋,将手机屏幕展示给安迪看,上面是包太的短信,晚十点左右发的,“你把我儿媳妇藏哪儿去了?立即带人回家。”等安迪看完,“我无家可归。求收留。”

安迪看看包奕凡手中拎的旅行袋,“你可以下楼开个房间。”

包奕凡扑哧一笑,“开门么,我们说过普吉模式,我睡客厅。刚刚回我独自住的家,我妈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大半夜的,都不打算让我睡了。我只好逃出门。这下看清我妈面目了吧。”

安迪鬼使神差地拉开保险,开门揖盗。等包奕凡兴奋地跳进门,她又后悔。“离我一米,不许乱动。”一边说,安迪一边飞快窜入卧室,关门落锁。包奕凡看着卧室门呵呵地笑:心动,才会乱动。究竟乱动的是谁。

安迪心惊胆战地窜上床飞快睡觉。可隔壁时时有动静传来,门缝一直钻入灯光。好不容易门外灯灭了,她才迷迷糊糊睡过去。却梦见半夜有人敲门,打开,竟是魏渭。魏渭一脸鄙视,径直走进卧室揪出包奕凡——包奕凡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挪到了床上。安迪吓出一身冷汗,拥被而起,在黑夜中发了好一阵子的呆。

***

曲筱绡一早便接到刘歆华的电话,邀约共度周末。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们早在哈尔滨便已约定此后每个周末约会。曲筱绡当然一口答应了。可放下电话便幽幽地想起那个溜溜的他。她丢下工作,一个人关在小小的总经理办公室里溜着眼珠子想办法。不用想多久,她便贼笑着有了主意。她给赵医生发去一条短信,“下班,你们医院停车场碰头?”中午,赵医生才回了一条短信,“上午门诊,见谅。OK,不见不散。”

曲筱绡挥舞着手机在办公室闷笑。这一天,她简直心神不宁坐立不安,直等着太阳赶紧下山,她好快快出发。以致将刘歆华都差点儿忘到了脑后。

硬是挨到下班时间,而不提早出门。曲筱绡收拾妥当,先拿出手机打开照片,对着刘歆华的头像念念有词,“我是刘歆华女朋友,我是刘歆华女朋友…”念完好几遍,才戴上俏皮的绒线帽出门。

已过医院下班时间,停车场稍微有点空。曲筱绡进去便开始打量,果然见不远处一辆车子闪了几下车灯,她便打着方向盘靠过去,停在赵医生的车子旁边。她并不下车,而是打开车窗,伸出头去招呼。“我好想你哦。你总算有这么一次肯答应我见面,我算心满意足了。”

赵医生在曲筱绡的花痴眼注视下,坐入曲筱绡的车子。曲筱绡的眼睛犹如流星追月,跟着赵医生的身影转动,看着赵医生坐下。心里哀叹,真是帅到极致啊,怎么有人穿着棉嘟嘟的羽绒服都能帅气呢。

而在赵医生的眼里,今天的曲筱绡妖娆得惊人,偏又透出一股孩童的俏皮,这等矛盾的混搭在小小瓜子脸上闪亮的眸子里凝聚,令赵医生心底油然滋长从古到今所有书生都爱做的狐狸精之梦。

千钧一发之际,曲筱绡下班前念的咒语见效了。她伸出戴着手套的小手快狠准地阻截了赵医生意欲亲吻的唇,而且精致的意大利小羊皮手套不仅保证了男女授受不亲,又让她感受到赵医生的温度。曲筱绡压抑下心头的狂笑,认真地道:“我现在不能了。我现在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正牌男朋友。可看到你我真高兴。”

赵医生呆在当地,却也无从质疑。“今晚…”

“对不起,对不起。请下车。我这就去会我的正牌男朋友。能再次见到你,我总算安心了。”

赵医生却也无可奈何,但他还是伸出手轻轻摸摸曲筱绡的脸蛋,才转身下车。等看着曲筱绡的车子消失不见,他低头发了一条短信,“今夜,你的眼睛是最亮的星。”

曲筱绡自车子启动便开始笑,你妹的赵医生,嫌老子不够聪明,今天究竟是谁不够聪明。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曲筱绡觉得,至此,她总算彻底讨回了公道。

收到短信,曲筱绡还以为是刘歆华等不及了,她也不急于打开,等到饭店停了车,才打开手机看一眼。却不料这是赵医生的抒情。曲筱绡从小到大不知收到过多少情书情电邮情短信,早已见多不怪,还忍不住大笑一声,“哈,我今天戴着最亮的美瞳,赵医生你博古通今,可打破脑袋都想不到女孩子还有美瞳这种利器吧。”可等手机放入包里,曲筱绡却慢慢笑不起来,傻傻地坐在车里如中了定身大法。仿佛有赵医生那抹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朗读那段短信。

直到再有电话响起,曲筱绡才回过魂来,看手机一眼,这次才是刘歆华的。她抽抽鼻子,有点儿意兴阑珊,不想赴约。可好汉做事好汉当,既然说了约会,她总得前去。

将赵医生迷得五迷三道的曲筱绡,自然也将刘歆华迷倒。刘歆华搀着曲筱绡入座,帮忙脱掉外套,非常绅士,非常体贴。可曲筱绡已经欢欣不起来了。菜单上来,她托腮看着刘歆华道:“你点,你吃什么我也吃什么。”

曲筱绡经常脱离常规,刘歆华倒也不以为意,低头点菜。偶尔抬眼,却见曲筱绡怔怔盯着他。他点完菜,伸手在曲筱绡面前晃动,“怎么了?今天还发货?”

曲筱绡一掌扑掉眼前晃动的手,“纠结了,我遇见前男友了。”

“传说中好马不吃回头草。”

“我从来都是害群之马。怎么一碰到个人问题就变成好马了?”

“你打算回头?”

“你会不会打爆我的头?”

刘歆华默默看了曲筱绡会儿,忽然尖声道:“我告你妈妈去。”但谁都笑不出来。他就一筷子将刚上来的冷盘里的豆腐一分为二,挖一半到自己盘子里默默猛吃。曲筱绡则是将冷盘端到自己面前淡定地吃。

刘歆华吃完,才道:“我爱你,自第一眼看见你,不管你弄得一屋子脏,不管你当时垂头丧气,我爱你。我让你选择,对于你的选择我会愿赌服输,不会勉强。如果被你拒绝,我再爱你也只会拿刀子割自己的心,但绝不吃回头草。我给你三天时间思考。”

曲筱绡震惊了。从来以为刘歆华脾气好,想不到今天说话如此血性。她呆呆看刘歆华了会儿,果断摸出手机,将赵医生的记录全部删了。心里想着赵医生的声音,有点失落,但删了就删了,到此为止。

刘歆华知道自己赢了,他凑过去,当着大庭广众亲吻曲筱绡,“我今晚要去你那儿。”

“学狗狗绕着自己的领地撒尿做记号吗?”

“你是我的。以后你是限制行为能力人,被我限制。”

曲筱绡想了会儿,才想到限制行为能力人是精神病人,她吊起眉毛,劈胸一把揪住刘歆华的领子,扯到自己面前,伸出另一只手拍拍刘歆华的脖子、捏捏刘歆华的膀子,踌躇满志地道:“这么好的身胚,不熬成药渣有点儿可惜。”说完,曲筱绡先忍不住笑了,刘歆华也笑。但曲筱绡有点儿迷惘,这就选定了刘歆华吗?这就是爱吗?一辈子?

从饭店出来,曲筱绡看见隔壁一家概念餐厅落地大窗边坐着的樊胜美。为什么这么巧,她总是撞见樊胜美与男人勾搭。但再仔细一看,对面的是王柏川。两人面对面坐,各伸出一只手相握。刘歆华跟过来,顺着曲筱绡的眼光一看,“挺优美的哈。”

“我邻居樊大姐。她就爱那一套。干什么事都永远是摆姿势。”

“能一辈子摆到底,也算是功德圆满。问题是不累吗?”

曲筱绡笑嘻嘻地问:“你扛着我的时候,有想到累吗?呀,樊大姐真厉害,我们说了这么多话,他们的姿势还没变。歆歆,我支持你发展她做樊贵妃。”

“我敢吗我,你还不把我打成药渣泥。”

曲筱绡大笑,一跳一跳地想跳到刘歆华背上去,可惜她不够高。刘歆华只能微微蹲下,让她趴上来,背着她走。曲筱绡将脸贴在刘歆华脸上轻轻地蹭。此时,总算有了点儿跟刘歆华长相厮守的决心。

整个周末,两人未离开2203一步。这个冬天有点热。

曲筱绡和刘歆华都不打算这么早跟家里说,免得影响他们自由自在的快乐。但两家父母周日一通气,你家筱绡没回家,嗯,我家歆歆也没回,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关机。有问题。四个家长心照不宣,虽心情澎湃,可表面都装得没事人似的,不敢打搅小两口,只敢静观其变。

***

安迪起床口渴,迷迷糊糊摸到客厅喝水。走到客厅中央,才想到有什么事不对劲,回头一看,果然是包奕凡还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她立刻醒了一半。犹豫了一下,看看自己一件灰色背心一条绸睡裤的样子还算保守,还是蹑手蹑脚地去倒水喝。但后面很快传来一个同样是迷迷糊糊的声音,“给我喝点儿。”安迪回头,见包奕凡在沙发上舒畅地伸懒腰。她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人在她面前怎么从来不像个包总呢。

她远远地将水递给包奕凡。但包奕凡抓住她的手腕,非要就着她的手喝水。两人僵持,安迪见包奕凡刚刚睁开的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她的灰色背心,便转身想走。包奕凡顺势起身,张开身上的毛毯,将两人裹在一起。安迪犹如跌入装满肉包子的蒸笼,周边都是肉包子蒸了一夜的气息,又有两只游走的火烫的手将她浑身一片一片地点燃。有个声音在脑袋里大喊,“快跑,危险”,可有两条手臂紧紧钳制住她,她挣扎不成,无法逃离毛毯的卷裹,又被一口包子封住了她的唇。她无措了,等包子将她抱起的时候,她终于惊慌地伸手抱住包子,半推半就地,生涩地被剁成了包子馅儿。

再度睁开眼,迎面是包子欢畅的笑脸。安迪不禁脸红,软软地想逃开,但被包奕凡抱住。“别走。”安迪从沸腾的脑瓜子里勉强抓出四个字,“八点,开会。”“嗯,我处理。”包奕凡伸手拿来茶几上的手机,打了一条短信让安迪看,“妈,我和安迪堵车一小时。会议推迟。”给安迪看了便按下发送。安迪迷迷糊糊感觉很不对,但又落入包奕凡的怀抱,让她无法思考。那个她忌讳了三十年的事,虽然一度让她痛彻心扉,却居然美好异常,在包子火热的怀抱里,安迪感觉身上一层一层的恐惧熔融了,掉落了。

终于又捡回一点儿理智,安迪惴惴不安地问:“我是不是很差劲…太…疯狂?”

“唔,怎么会?你美好得像个天使。宝贝,你是我的天使。”

“说真话么。”

“你羞涩得像个孩子,怎么会想到疯狂这个词?十万八千里。”包奕凡又是亲吻,“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真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都像现在这样。”

“你…怎么可以一直想这个…这个…”

“相爱的人有什么不可以。我们把你的行程表撕了吧,今天明天全部爽约。后天由我去一个个地道歉。”

“不要,太疯狂了。”

“要,还要。”包奕凡虽然耍着赖,可还是知道有正事等着他们。

安迪洗漱完出来,见包奕凡已经穿得西装革履,整个人一本正经,总算又有点儿年轻精英的样子。只是看见安迪出来展颜一笑,一身骚包味又回来了。两人从餐厅出来上车,安迪期期艾艾地道:“附近有药店的话,停一下好吗?”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