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四章 · 4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好好,不吃就不吃,我给你带个盒饭来,冬天不吃对胃不好。”

“啊,王大哥你是真关心我啊,我吃我吃,我请客都可以啊。我还以为你上门来揍我呢,那我是说什么都不敢走出自家地盘跟你走的。”

王柏川忽然隐隐感觉自己也给二百五了。

吃饭时候,曲筱绡趁王柏川去洗手间,偷偷拍了一张王柏川刚离桌的背影,上传到了微博。“我跟王总吃中饭。猜猜谁买单。”

樊胜美上班偷偷上外网,一看见这条跳出来,一张脸顿时黄了。她抓起手机就想给王柏川打电话,可又不敢,怕让王柏川起疑。可不打这个电话,樊胜美又坐立不安,就像凳子上长满了刺。斟酌再三,她还是不敢打这个电话,只能当作不知道,观察了王柏川的后续反应之后再说。

王柏川从洗手间里回来,索性放下一切,真诚地跟曲筱绡道:“胜美最近家里事多,还都是糟心事。这回元旦回老家就整整忙碌三天,一双手冻得开裂,还在她妈妈面前落不下一个好。她若是最近情绪不大好,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你谅解,我替她赔罪。我有个不情之请,你段位高,火力强大,真开起火来,没人吃得消你。看我面上,可以让让胜美吗?你可以找我消气。”

曲筱绡只能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我不知道樊大姐怎么跟你编排我,但既然王大哥这么说,那么我就怎么做,没说的。谁让樊大姐有这么好的男朋友呢。啊,要是我男朋友也这么好就好了,我最想看的就是男朋友替我出头找人打架,WOW…”

“欸,我可没来找你打架。”

“对啊,我当然知道。可很多男人放着女朋友的要命小事不管,说起来什么男人都是做大事的,问题是世上哪儿来什么大事啊,真大事来了他们也顶不住。送花送巧克力之类的谁不会做啊,唯独帮女朋友解决小问题,世上有几个男朋友做得到。王大哥真是模范,国家级模范。”

王柏川被迷魂汤灌得晕乎乎地离开饭店上路,只觉得心里很不踏实,找曲筱绡解决问题看似有点落到实处,但又看似曲筱绡这个人随时都会变卦。而心中反而生出好多新的疑问,为什么借樊胜美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让他来找曲筱绡。他得找个地方一个人理理头绪,他总觉得曲筱绡话里有话。

关雎尔吃完中饭,去安迪公司。到门口接待,才打电话进去问有没有时间见一面。安迪忙出来将关雎尔接了进去。安迪以为关雎尔遇到考核难题了,见面就仔细打量关雎尔神色。关雎尔当然被早上一闹知道安迪这边出大问题,更是仔细观察安迪神色。两人眉来眼去。

“安迪,小曲早上敲你门,得知你没回家,我们都挺担心你。我没别的事,过来看看你好不好。”

“我昨晚住老友家。这几天情绪不大好,前天请老友过来照顾我,但我家小,老友来了没地方睡。昨天还是拎包去他家吧。对不起,心烦意乱的,都忘了跟你说一声早上没法跟你拼车。”

原来昨天早上从安迪家出来的是安迪老友。关雎尔感觉安迪可能背了黑锅,这事儿得解释清楚才好。“我没耽误,小曲特意来告诉我早点上班。可能有些误会,是不是跟魏总解释一下,昨天早上从你家出来的人是老友。这种事最容易产生误会。”

安迪惊讶,“你们…谁跟魏兄说这件事了?”她当即想到,昨晚魏渭本来是一脸严肃地来找她,在她揪住魏渭领带说她濒临崩溃求助于老谭后,魏渭忽然变得欣喜若狂,她当时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经关雎尔一提,才丝丝入扣地贯通了,“樊胜美?”

“早上小曲与樊姐吵了一顿,好像就是为这事。小曲威胁要把樊姐的绯闻告诉王柏川。但樊姐否认她向魏总透露,可能另有隐情吧。我想,当务之急是跟魏总解释一下,结束由误会引发的矛盾。”

安迪将昨晚的回忆再往前推,推到她下班之前樊胜美意外来电请她吃饭,说是道谢。意外的事情背后总隐藏着特殊的因由,难道也是与魏渭有关?昨晚所谓阿玛尼店“偶遇”的肇因是老谭从她家门口走出来?

关雎尔本来就怀疑樊胜美,但见安迪脸色肃穆陷入思考,忙打岔道:“樊姐是资深HR,我们应该相信她还不至于…”

“可是昨晚在她下班时间忽然提出约我晚饭,说是答谢我们前阵子对她的帮助。我再回忆…没错,确实说约我和大伙儿。她打电话给你没有?”

关雎尔摇头。毫无疑问,忽然约安迪吃饭事出有因。这下,她深信不疑了。安迪也深信不疑。“真遗憾。”

“她应该不是这种人。或许是无心之失?”

“希望是。我还好,这几天我还会住在朋友家,谢谢你关心我,你回去上班吧。别迟到。这件事你别插手,尤其不要让小曲知道太多,她会惹事。”

关雎尔心里并不觉得安迪会还好,她更感觉有什么事要在22楼发生。但她必须上班去。

等关雎尔一走,安迪才刷地拉下脸来。看起来她的人品有问题。先是曲筱绡出于曲筱绡的理由出卖她,现在是樊胜美不知出于什么理由出卖她。她难得敞开怀抱交往朋友,结果朋友都这么对待她。反正老谭家里大,她暂时不想回自己家了,不想看见那些所谓的朋友。

关雎尔很想逃避,可偏偏今晚不用加班。才刚到下班时间,就接到邱莹莹来电,说看到曲筱绡微博上发了曲筱绡与王柏川中午一起吃饭的照片。关雎尔心里忽然觉得一点儿痛快的意思。她与邱莹莹约欢乐颂大门口有要事面谈,叮嘱邱莹莹先别忙着回宿舍。

邱莹莹猜测曲筱绡与王柏川见面必无好事,而且一定是曲筱绡违背诺言,主动找上王柏川去惹是生非。她给曲筱绡去电,“你跟小关说得好好的,为什么还去找王总?”

“我才没去找,我今天忙得都没回办公室坐半分钟。是王总求着我一起吃饭,懂吗?”

“王总有事没事干吗求你吃饭?没理由。”

“我好看,我性感,不行吗?你说你得多歹毒,才会怀疑我违背自己的誓言,去找王总兴风作浪?还是朋友吗?”

“这没办法,谁让你平时净干坏事,不怀疑你,怀疑谁?你说你何必呢。”

曲筱绡还在仓库,不过这时她正监督发货,偷空跑到仓库外空地上接电话。听到邱莹莹理直气壮地怀疑她,她在黑暗中瞪圆了眼睛,“靠,臭莹莹,你敢不敢打赌。看你没钱,我只跟你赌一个硬币,干不干?”

“耶,真不是你干的?但王总干吗去找你?”

“你问我,我问鬼啊。我还想问呢,是不是樊胜美在背后恶人先告状。肯定是,否则王总干吗凶巴巴找上我来。你说这什么女人啊,怎么净背后干些龌龊事。我做人光明正大,跟王总吃饭就向大家汇报,没什么可瞒的。”

邱莹莹有点儿相信了,“那你有没有跟王总说起樊姐的事?”

曲筱绡刚要否认,但立马刹车了,眼珠子在黑暗中骨碌碌地转了几圈,“你猜呢,你猜我这个平时净干坏事的,会不会说出去。”

“都什么时候啦,你还卖关子。你说了还是没说。”

“靠,什么破事,不就睡个把男人吗,说了又怎么样。”曲筱绡说完就断了通话,忙她的发货。邱莹莹再来电话,她不接。

邱莹莹与关雎尔在大门口碰面,将两人白天的见闻一交流,两人都认为,以曲筱绡一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品,一定跟王柏川说了。既然关雎尔也认可,邱莹莹跺脚急了,“怎么办,他们好不容易才恢复关系。”

关雎尔道:“少安毋躁。我想小曲说的也有道理,可能对有些人而言,睡个把男人不过是件小破事。樊姐如果真当大事,就不会把安迪家早上走出男人的事跟魏总说,她是有分寸的人,对别人的分寸与对自己的分寸应该相同。可能我们在这儿急死,她自有降服王总的办法。”

邱莹莹没听出言外之意,只是想了想,道:“可能哦。那我放心了,回家吧,外面冻死人了。可是,好像安迪跟魏总两个不是这种人呢,安迪冤枉死了。”

“是啊,安迪说这几天住朋友家,她伤心了。进去吧。”

邱莹莹牵挂着樊胜美,关雎尔牵挂着安迪,两人走回22楼。2202的门开着,两人走出电梯看见的时候,不由得对视一眼,樊胜美在家呢。

两人进去,见樊胜美在小黑屋里对着镜子卸妆,情绪稳定。樊胜美还抢先说了句:“你们回来了?难得一起回嘛。”

关雎尔见樊胜美什么事都没有,而中午看到的安迪却是眼圈墨黑,神色憔悴,她没回答,径直回自己屋去了。只邱莹莹驻足道:“樊姐上微博没有,曲曲中午与王总一起吃饭。我刚打电话问曲曲,她好像说了些什么。”

樊胜美正思忖关雎尔的态度,听邱莹莹这么一说,再也没精力关心关雎尔怎么没打招呼了,“她说了什么?”

“她说睡个把男人又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想想也是啊,樊姐看得开,不用搭理曲曲,她自己还不是一样。”

樊胜美嘴里说“对”,心里乱了,那么说,王柏川已经知道了?难怪一下午都没来电话。“嗳,你怎么还不烧饭?”

“替你们操心。真不省心啊,你们这些大姐。安迪那边也很不好,她被魏总误会了,昨天她家出来的那男人是她老朋友,来帮忙的,这几天安迪就住她老朋友家了。安迪这件事,樊姐,你做得不对,你该向魏总说清楚,也向安迪道歉。”

“我真没跟魏总说。我昨天什么都没说,魏总就自己猜出来了。就是这么回事。”

关雎尔一直在自己屋里侧着耳朵听外面,听到这儿实在忍不住了,“樊姐,说到这儿我倒是要问一句,魏总凭什么精准地猜到昨天早上有男人从安迪家出来?诱导算不算什么都没说?默认算不算什么都没说?点头呢?选择题呢?别再跟我们玩文字游戏了。其实即使你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安迪既然做得出来就该担当,做人就该自作自受。那么你也请有点儿担当好不好,不要一味推却责任了好不好?你去看看安迪现在那样子,你能安心吗?你说你没说,你敢扪心自问吗?请问你昨晚借口报答前阵子我们大家对你的帮助,约安迪吃饭又是怎么回事?”

“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子…”

“我唾弃你。”关雎尔一反常态,果断地打断樊胜美无聊的辩解,“可怜安迪还不让我跟小曲说,怕小曲更加惹事。而你呢?我再一次唾弃你。”说完,关雎尔将自己屋的房门摔上,戴上耳机不再理樊胜美。

樊胜美想不到一向温柔沉静的关雎尔变得如此激烈,她扭头看向邱莹莹,见邱莹莹也是瞪着眼睛满脸不认可,可她发现,被关雎尔这么一闹,她更是欲辩不能。“小邱,一言难尽,总之我不会故意陷害安迪。我只能说,魏总太厉害,我即使什么都不说,他都能从我这儿套出所有答案。”

这回,邱莹莹也摇头了,“樊姐,魏总没使老虎凳辣椒水吧。你这话连我都不信呢。”

樊胜美气结,一摊双手,欲言又止,回自己屋里继续卸妆。可才卸完,又重新化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去王柏川那儿,她必须今晚就见到王柏川,不能让整件事经过一夜发酵,变得不可收拾。

出门,才进电梯,她就给安迪打电话。可惜,安迪不接。她只能发去一条短信,“我为昨晚的言行向你道歉。我愿意向魏总说明一切情况。但其中误会请你有空听我解释,昨晚的事情完全脱离我的控制。”

安迪看完短信就删了。当然没有回信。

樊胜美等了会儿,一直走到小区大门口,还没等到安迪的回复。只能心里一声暗叹。

可是非常不巧,曲筱绡正好发完货,筋疲力尽地回家来。两人在小区门口相遇,曲筱绡一看樊胜美的脸色,相信是她误导邱莹莹乱报军情害樊胜美着急了,她再困再累,也得降下车窗,伸出舌头,给樊胜美做个鬼脸,才肯走开。她得意扬扬地想,这下有好戏看了。哈哈,自投罗网!可不能怪她,她什么都没说,是樊胜美心虚,才会自乱阵脚。她就是什么都没跟王柏川说。我呸,这种不说一句话的把戏,谁不会玩。

上了22楼,见2202的门开着,邱莹莹正做菜做饭。曲筱绡站在门口,都懒得走进去,笑道:“我小区大门口撞见樊大姐了。”

因为樊胜美离开2202,已经摘了耳机开了门的关雎尔听到曲筱绡此话,走出来严厉地道:“我们都别再议论邻居是非,到此为止,别再让事态扩大。”

邱莹莹喃喃地道:“小关今天接连发飙。”

曲筱绡吃惊,关雎尔发飙?她顿时偃旗息鼓,吐吐舌头,双手放耳边,对着关雎尔做个小兔子乖乖的动作,回自家屋里歇息去了。她长这么大,今天又是收货又是发货,站了一天没休息不说,还得跑来跑去跳上跳下地指挥,她累瘫了。

2202里面,不仅邱莹莹惊讶,连关雎尔自己也惊讶了:曲筱绡一个字都没反抗?两人都想不到曲筱绡那娇小姐是累趴下了,还以为曲筱绡违背承诺中午已经见了王柏川而狡计得逞,晚上自然不再跟她们计较些许得失。

邱莹莹回过神来,问:“关,你怎么了?今天火气这么大?”

“我心里难过。”关雎尔才一说出这句,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才几天前我们还都那么好,有什么事大家互帮互助,你爸妈寄来腊肉,不忘提醒你送我们一起吃;樊姐家出事,大家全都尽力帮忙;小曲不肯相亲,我们帮她一起闹…可今天呢?大家都在做些什么?做事前都不记得别人过去施予的情谊了,人怎么可以这样?恨死我了。”

邱莹莹无话可说,她也心烦,非常心烦。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