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四章 · 3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曲做事一向快手,只怕没等我们下班,她已经跟王柏川谈完了。我给她电话,不行你再上,你威胁她不听话以后见面就熊抱。”

邱莹莹听着不禁一笑,曲筱绡还真最怕她的大熊抱。她没跟关雎尔抢谁先打电话,她也看得出曲筱绡对关雎尔挺友好。

关雎尔拨通曲筱绡电话,曲筱绡抢着问:“见到安迪了?”

“没,我打算上班时间再给安迪发短信。小曲,我很认真跟你谈一件事。”

“什么事?安迪的事?不是我害的。”

“我是说你打算向王柏川揭发樊姐的事。何必呢,他们才复合,樊姐的爸爸还躺床上,樊姐活得焦头烂额的,你就放过樊姐吧。人情记我头上,等我考核通过,请你吃饭。”

“心领了。你没几个钱,吃饭还是我请。樊大姐那事儿吧,我是恨她大嘴巴,我最看不起敢做不敢当的人,早上当众揭穿她的画皮,让她下不了台,算给她一个警告,打打她的气焰,别以为她是22楼所有人的大姐,有我在就轮不到她说话。没真打算揭发她,瞧把你急的,你这人就爱瞎操心。”

“哦,原来你只是过过嘴瘾,吓我一跳。谁让你一向行动能力这么强呢。”

曲筱绡被吹捧得乐不可支,“我行动能力再强,也不能总把时间花在跟樊大姐这种人计较上面啊,那叫胜之不武。对她嘛,口头警告足够了。多了她受不起,她就是个外强中干的。嘻嘻,我有江湖味儿吗?”

“你就是个捣糨糊的。”

关雎尔转告给邱莹莹,邱莹莹也松了一口气。关雎尔忙着上班了,便由邱莹莹转告樊胜美。樊胜美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一张脸顿时泛出盈盈笑意。

曲筱绡挺高兴,她今早的话搅得大伙儿都提心吊胆。那么再接再厉,趁今天早起,去医院逮赵医生去。只是在医院停车场趴车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想起刘歆华。刘歆华虽然不如赵医生那么帅,但她跟刘歆华有共同语言,而且她可以欺负刘歆华,不像她跟赵医生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被赵医生欺负,在赵医生面前她显得特弱智。曲筱绡手臂支在方向盘上转溜着眼睛想了一分钟,决定抛弃赵医生,不等他。

可赵医生上班停下车,却一眼看见曲筱绡。他见曲筱绡没有下车的意思,便走过去敲敲车窗。曲筱绡吓了一跳,降下车窗看见赵医生清晨刚刮干净胡子的帅气的脸,不禁痴迷了,“你干吗又来招惹我?”说出这话,她忍不住牙根一酸,这种蠢话只有邱莹莹才说得出口。

“来看我,还是来看病?”

“你就是病。”说完,曲筱绡扭头做呕吐状。

“心病?”

曲筱绡忍不住伸手,摸摸赵医生青郁郁的下巴,然后立即强迫自己收手,大笑道:“OK,调戏完毕。上班去。今早好开心啊。”

赵医生惊得眼睛滚圆,伸手一把拉开车门,将曲筱绡揪了出来,“你又干吗来招惹我?”

曲筱绡尖叫,引得赵医生的同事纷纷看过来。赵医生只能放手。曲筱绡才理直气壮地道:“本来我都要走了,想想还是贤惠地守着男朋友得了。可一看见你就想脚踩两条船。你真妖孽。奇怪,难道还有男狐狸精?”

赵医生差点儿吐血,“知道我上次为什么去你家吗?”

“我们早分析过了。你等等,我找出来给你看,你自己对号入座。”

赵医生看到曲筱绡拿出来的保存完好的字条,再次差点儿吐血,因为他看到安迪abcd的分析了。

“脸红了!说明必有一款适合你,哈哈。知道你还爱着我,我老就放心了。拜拜。你要再敢拦我,我就尖叫。”

赵医生拿着字条,眼睁睁看曲筱绡得意扬扬而走。轮到他想尖叫。见到这小妖精,才发现这小妖精越来越美丽。可是,妖精变狡猾了。

出了医院大门,曲筱绡闷在车里得意地尖叫,她开心坏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与赵医生对决取得完胜。当然,更是把樊胜美的那点儿破事扔到脑后去了。她现在只有一件事非常烦恼,怎么办,刘歆华非常好,赵医生也非常好,让她该如何选择才好。而显然,脚踩两条船是万万不行的,那两个都不傻。

但一开始工作,曲筱绡便不想那些风花雪月了。她才上手不久,许多事情她不得不亲历一遍,才能知道子丑寅卯。亲历第二遍,才能不会走错。再走三遍四遍,可以发现窍门。今天她得在仓库忙碌。一批货终于出关,她得先去取货,然后率领公司相关同事在包装上贴上她的公司的标志。别看只是取货,却是交单子验单子的又是一套乱七八糟程序。曲筱绡忙得披头散发的时候,王柏川来电。他干吗来电?

“王总啊?我在忙,你说话响亮点儿,听不清。”

“在忙?想不到。”

“想不到什么?你以为我的钱都是蹭爹娘的?什么事?”

“本来想中午请你吃饭,聊聊天,既然你这么忙就改天吧。”

“哈哈,你想出轨?随时欢迎啊。就今天中午,我在西郊,你过来。”

王柏川不禁皱眉,曲筱绡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当然也可能什么都做得出手,温柔的樊胜美怎么能是曲筱绡的对手呢。王柏川驱车前往西郊,心中密密组织与曲筱绡的对话。他今天得搞定曲筱绡,让曲筱绡以后不愿或者不想,甚至不敢为难樊胜美。

魏渭这一夜睡得极差,躺在床上腰酸背痛,一味回忆今夜和昨夜的点点滴滴。他有很多想不通,很多不服气,很多心酸,可这些都不能与朋友交流,因最关键的那一句,他羞于跟任何人说出口。连着两夜折腾,到清晨才勉强睡过去。

可时间大神并不会照顾他的情绪,即使冬日里的白天再短,人们还是依照一贯的作息起床制造噪音,也开始给相熟的人发短信打电话。魏渭就被樊胜美的来电叫醒,而且吓得不轻,但他很快捡回理智,直奔谭宗明那儿寻找答案。果然,安迪投靠谭宗明去了。魏渭听了心情很复杂,原来她也心里难过,可惜她最信任的不是他。

躺在床上又迷糊了会儿,听到家门被人敲响。魏渭火大地跳下床,从猫眼看到外面的人是谭宗明,才收起火气,将门打开。“嗳,稀客,稀客,请里面坐,我去洗漱一下。”

谭宗明抱一堆阿玛尼购物袋进来,上来就说明,“我在这楼里有个朋友,所以没经过门禁就进来敲门了。”

魏渭心说难怪。等他飞速地盥洗完毕,换好衣服出来,谭宗明好整以暇地窝在沙发上笑道:“有咖啡吗?这两天被你们两个整死了,早上没咖啡简直没法活命。”

魏渭当即明白谭宗明此来的主题。“安迪好吗?”他开始动手煮咖啡。

“怎么会好,你又不是不了解她。不瞒你说,我是瞒着安迪来的。所以不去你的公司,不去别的公共场所,来你家,越没人看见越好。你的咖啡不错。”

魏渭即使困得脑袋打结,还是立刻反应过来,“谭总亲自来,是为安迪的身世吗?你放心,我守口如瓶。”

“对。谢谢你,我放心了。你看上去也不大好,需要我帮忙吗?可以给我一大杯咖啡吗?”

魏渭将大杯的递给谭宗明,坐到对面,愣愣地看了谭宗明半天,才道:“请跟安迪说我恢复得挺好。”

“魏总,你们这事吧,我知道得不具体,但能猜个大概。安迪的身世,你要是不知道,她就是个仙女,可你要是知道了…”谭宗明将咖啡杯往桌上一放,“比如说,我要是内心够强悍的话,这会儿就没你们这事了,我早近水楼台先得月。可谁能做得到?我理解你。在我看来,你们的事情走到这一步,完全是你们处得太好,导致你知道太多,结果反而玩完。所以请你原谅安迪,她承受的压力是你的双倍。”

魏渭将此话咀嚼了半天,颓然道:“请跟安迪说我这会儿糟糕得一塌糊涂。以后面一句为准。”

“好,我会转达。不打搅你,我走了。有需要尽管打我手机。”

谭宗明走后,魏渭捧着咖啡杯发了很久的呆。

王柏川根据曲筱绡短信发来的地址,找到西郊的一处仓库。跟王柏川见过的其他很多贸易公司的工业品仓库差不多,外表看上去都挺简陋,起码空地上杂草丛生。门卫显然知道有他过来,喝止两只吵闹的大狗,让王柏川自己进去。

王柏川循着声音大步走进去,擦着一辆停在仓库门口卸货的货车进入仓库里,只见行车嗡嗡嗡地从头顶掠过,而地面诸位全部忙忙碌碌的样子。王柏川好不容易找到曲筱绡,他完全是凭着曲筱绡脚上的名牌北脸登山鞋往上推,才认出在仓库里窜来窜去忙碌的,穿着肥大蓝布工作服的中性人是曲筱绡。这一刻,王柏川有点儿震惊。这真是娇滴滴的富二代大小姐曲筱绡吗?

曲筱绡看见王柏川,“嘿”了一声,“你等我几分钟,去那边等,别坐,椅子很脏。这车货卸完我才有空。有一个半小时可以跟你吃饭说话,然后下一车货到我又得忙了。有问题吗?”

“没问题。”

“OK。”但曲筱绡一扭头就尖叫,“再吊起来,放错了,这个放B堆。别碰坏包装。”

“是你忘了说。”工人听了埋怨,“只只看着都一样,老外标个中文字会死啊。”

“你生下来你妈往你额头上刻字没有?她怎么没把你跟你兄弟搞错啊。跟你妈学,别光顾着埋怨,早做完早吃中饭。”

左右的人听着都笑,王柏川还没走开,听着也不禁一笑。原本是曲筱绡分心招呼王柏川导致的失误,经曲筱绡一歪缠,反而都赖到工人头上,可工人听了这话却只能跟着旁人一起笑,回不了嘴。王柏川若有所悟。

终于装卸完毕,时间已经挺晚,大伙儿闹哄哄地准备出去吃饭,曲筱绡从工装口袋摸出二百元递给组长,“加餐,我请客。”

有人起哄道:“老板,不够吃。现在物价贵。”于是众人一起起哄敲竹杠。

“嘿,你们等着。”曲筱绡笑着,剥下手上的第一层防腐手套,再剥下第二层白纱手套,最后又剥下一层手术用橡胶手套,才用纤纤玉手从里面衣服的口袋里摸出钱包,掏出五十块,嘻嘻哈哈地拍到组长的手掌上,“再凑五十,二百五,哈哈,你们自找的。”

众人哭笑不得,拿着钱走了。王柏川一声不吭在边上看着,他也经常与那帮仓库里的装卸工们打交道,小公司仓库只养着尽可能少的人,忙碌时候得外面临时请人。特殊情况下,比如装卸货延误下班之类的,做小公司的老板常得有所表示,表示多了老板自己心疼,表示少了当场就可能没脸,以后装卸更会大做手脚,一个货损就抵许多钱。重不得轻不得。王柏川看得出,曲筱绡最擅长嘻嘻哈哈之间将矛盾解决,但绝不肯多掏一分钱,而且坚持底线坚持得明明白白。他当时就领悟了,这种在锱铢必较中磨炼出来的嘴皮子,岂是办公室钩心斗角磨炼出来的能媲美的。曲筱绡既然面对一帮大男人游刃有余,又岂会屈服于他王柏川的软硬兼施。

王柏川还对着一帮远去的工人思考呢,后面曲筱绡笑嘻嘻地道:“王大哥你可以回头了,我已经换下工作服了。你可真够绅士。那么中饭由绅士请客?”

“还用说。你知道附近有稍微好点儿的饭店吗?”

曲筱绡看看手表,“这儿是农村,没干净饭店。其实我不想吃中饭,中午打算跟车的,既然你来,那就随便找个地方吃饱呗。看你一脸心急火燎的,别跟我客气啦,有话直说吧。”

王柏川笑道:“边走边说。我进来的时候看见一家稍微干净点儿的饭店,就在不远。”

曲筱绡走到阳光下,眯着眼睛叉着腰不走了,“来替女朋友讨回场子的?”

王柏川也只好不走,“怎么会。只是早上接胜美上班,看她不大高兴,有点担心,找你请教。”

“以为我欺负你女朋友?”

“话怎么说得这么难听。我想你们邻里之间也不至于闹到哪儿去,但和为贵嘛,有什么不如意,我替胜美向你赔个不是。这下可以去吃饭了吗?”

“得了吧。你要真觉得是小事,还不是一笑了之?女孩子唧唧喳喳吵几句,你又不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你能特特意意赶来?但既然你来了,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借樊大姐一百个胆儿,她也不敢让你来找我喝讲茶。是你自说自话要来。我很想知道,到底樊大姐跟你说了些什么,让你这么生气?我是不是被冤枉了?你如果请我吃饭,你就得告诉我樊大姐早上跟你说的话,要不然,回去吧。”

王柏川虽然心里生出一个疑问,但依然面不改色,“不好意思了,还真是我小心眼,看到胜美不开心就心急了,急着帮她解决矛盾。风这么大,你没给吹冻死吗?赶紧吃点儿热的去。”

曲筱绡微笑得眼睛更弯了,“唉,王大哥,你是好人。你要么先请示请示樊大姐,问她,你能不能跟我吃饭,还有啊,女朋友之间的隐私事儿能不能跟外人乱说。快问,快问。不问清楚我才不敢跟你吃饭去,晚上回家樊大姐会杀了我的。”

王柏川微笑道:“请你吃一顿饭有这么难吗?一顿饭而已嘛。”

“那当然,江湖上有规矩,不能随便跟女友的男朋友吃饭,要吃也得先跟女友申请。要不然会被当成奸夫淫妇。”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