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四章 · 1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车里两个人都听得出,这最后一句是哭着说出来的。樊胜美一时迷糊了,扭头看向魏渭。而魏渭也是发呆,不知该如何解读。尤其是樊胜美想想早上从安迪家走出来的肥胖中年男,再看看眼前的魏渭,想不通安迪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而且既然已经花开两朵,又何必悲伤与魏渭分手。

魏渭更想不通,安迪昨天度假回来,在机场没遇见他之前,不是浑身轻松吗。怎么那男人在她那儿过了一夜,她反而声音沙哑,心情不好了呢。来找樊胜美之前,他还幻想昨天机场那一幕可能是安迪使苦肉计,可既然那男人都在安迪那儿过了一夜,那么说明安迪还真没骗他。她乐在其中,为什么还哭?

但毫无疑问,魏渭更愤怒了。他走出车门,在冰冷夜色中徘徊了好几分钟,人冻得冰凉,才稍微平静,继续开车回市区。樊胜美看看魏渭严峻的侧脸,也不敢说话,一路沉默。是樊胜美的手机响,打破车厢里的死寂。樊胜美拿出手机一看,“安迪的。”

“请随意。”魏渭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是狠狠一抽。

樊胜美这回没打开免提,安迪跟她说,曲筱绡约她一起去阿玛尼店血拼,问樊胜美要不要去,若去,正好与曲筱绡一起给她做场上指导。樊胜美对血拼当然雀跃,而且又是为别人花钱。可是,一听有曲筱绡在场,打死她也不敢去了。她去了却无毛可拔只能做观众,届时还不知怎么给曲筱绡挤兑呢。

魏渭只听了个大概,“哪家店?”

“魏总,你可以另想办法吗?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去见安迪,很容易起冲突呢。”

“不会。你可以去现场监视我。我赞助你一套阿玛尼,不会让你师出无名。”

樊胜美当然不会卖友求衣,但见魏渭态度真诚,便告诉安迪与曲筱绡在哪家店会合,自己要求在地铁口下车,放魏渭赶紧上路。她非常感慨,一个男人得痴情到何种程度,才能无视女友与别人过夜,而紧追不舍,好生令人回肠荡气。尤其,魏渭还是那种拉出去有无数美女投怀送抱的那种。这个社会很现实。

落单的樊胜美一个电话便将王柏川招来身边,她实在忍不住想八卦安迪与魏渭的事儿,可又竭力忍住,觉得安迪朝秦暮楚不是回事儿。可几分钟后,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跟王柏川和盘托出。王柏川不停地惊叹“看不出,看不出”,既想不到安迪会做那事,又想不到魏渭能如此痴情。但听得魏渭去阿玛尼店会安迪,王柏川惊呼,“会不会打起来?哪个男人咽得下这口气?”

樊胜美当即想到自己曾与章明松的一段交往,便展开潜移默化的教育工作,“不管咽不咽得下这口气,魏总这方面做得很好,他发誓不会冲突。男人说什么,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打女人。这是原则。”

王柏川当然连连说是,但心里却好奇魏渭究竟会怎么做。

魏渭最先到了店里,等了会儿,才见到曲筱绡推门而入。曲筱绡穿时下很潮的机车皮衣,踏一双高跟皮靴,手挽一只香奈儿荔枝皮包,进门先端起手机给自己来一张,然后旁若无人地投入战斗。曲筱绡如此做派,自然得到店员装作矜持而热情的招呼。很快,安迪也进门。很巧,安迪也是穿一件皮衣,这身皮衣全无曲筱绡那件的潮人元素,只是一件类似男装夹克的黑皮衣,若非宛如第二层肌肤的柔软皮质,还真不太起眼。再加安迪身上硕大电脑包,黑色圆领T恤,黑色长裤,黑色高跟鞋,以及高挑的身材,寸把长的头发,都很简约,但那感觉就出来了:老娘才懒得费劲装饰,老娘只图穿得舒服,因为老娘是安迪。进门站立找人,顿时气场强大袭人。

若在以往,魏渭准是满心喜悦,可今天想到佳人已属沙吒利,魏渭黯然。他毫不犹豫地走过去,在安迪与曲筱绡会师之前,来到安迪面前。走近,才看清,安迪眼皮肿胀,一向精灵一般的眼睛今日无精打采。“安迪,这么巧。”

安迪不由自主后退两步,即使当着曲筱绡的面也不打算敷衍,“小曲,你报的信?”

曲筱绡已经感受到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她连忙撇清,“没,你可以查我手机通话记录。”

“我正好路过,打算买只包。你们尽管血拼,我替你们拎包。”

安迪伸手按在昨晚挨巴掌的脸上,扭头对曲筱绡道:“我打算先走一步,你呢?”

魏渭当然读得懂安迪手势背后的意义,低声下气地道:“对不起,安迪,原谅我,不原谅我也行,只要你别走开。我在外面等,你们挑好了喊我一声,我来刷卡。”

“真嗒?有上限吗?”曲筱绡毫不客气地揩油。

“只要安迪愿意。”魏渭勉强保持微笑,两眼一直看着安迪。

安迪火气上头,野蛮地一把揪住魏渭的领带,拉到一边,低声怒道:“你还想怎样,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是不是把我逼疯才甘心?我昨晚已经请老谭陪我一夜,我已经濒临崩溃,求你放我一马。你想要什么,我全额赔偿。”

曲筱绡不知这两人闹什么,估计与包奕凡追着安迪去普吉度假有关,她不急着血拼,抱臂围观好戏。但她见到魏渭开心地一蹦三尺高,很情圣地握住安迪一只手狂吻,咦,难道好戏这么快散场?她郁闷得想尖叫。

魏渭原本一点都没怀疑安迪家今早走出来的男人就是昨晚机场遇见的那个,等一听说是老谭,他心中豁然开朗,昨晚辗转睡不着时的所有推测完全贯通,安迪昨晚骗他,而他当时铸下大错。刚刚的低声下气还有点儿忍气吞声,这会儿完全发自内心。安迪愣了会儿,大力将手抽回,跟曲筱绡说声“先走”,赶紧逃也似的窜出门去。魏渭也留下一句话,“小曲,帮我给安迪买个礼物,回头付款给你。”

“有上限吗?”

但没人回答曲筱绡,两人早都跑远了。曲筱绡自言自语,“不说就是没上限。哈,此时不斩魏兄一刀,更待何时。”在店堂精心设计灯光的普照下,曲筱绡在疯狂血拼的物欲大道上一路向前。

魏渭很快追上穿高跟鞋走不快的安迪,张开手臂拦在面前,满脸都是由衷的开心。安迪却是深深挫败,可看着魏渭那张欣喜若狂的脸,她不自禁地心痛,不忍细看,扭过脸去,才能狠下心来问:“你还想做什么。”

“原谅我,安迪,原谅我。还没吃晚饭吧?我车在附近,我们去你喜欢的地方。安迪,我昨晚疯了,你可以去我家看,鞋架和冰箱都被我砸了,你看我的手,昨晚都砸得没知觉了。我真后悔对你出手,我最后悔竟然误解你。原谅我,你要是就此离开,我会一辈子无法宽恕自己。”因为安迪浑身都是排斥,魏渭不便走得太近,只能大声说话,引得来来往往购物人群纷纷侧目。

安迪深吸一口气,从包里拿出小瓶矿泉水喝了一口,“你没误解。昨天与我同行的叫包奕凡,承包的包,凡人的凡,当中那个奕字,请使用google联想功能。你可以搜出来看照片,看我有没有撒谎。”

“不看,也不会再相信你的误导,我只相信你一贯为人。安迪,为什么要推开我?人非圣贤,我有做错的地方,请原谅我。我们找个僻静地方,我让你看,我心里全是你。安迪,看看我,头转回来看看我,别这么狠心。”

安迪继续喝水,继续眼睛看着别处,有条有理地道:“真的没误导你。我还以为你留下钥匙和门卡意味着结束了,以后再有一些联系也只是藕断丝连。所以…他追到普吉,我答应,就这样。只是没想到你还有其他意思,我脑子简单没想太多,真对不起,我也很不愿意伤害你,但我已经开始新的一段。我非常希望能弥补你。倒是昨天你的愤怒让我有点儿解脱。你今晚尽管继续愤怒。”

即使听得扎心,魏渭还是逼出一脸笑容可掬,“我不会再上当。我们就在楼上吃一顿饭,你也可以理解为最后一顿饭。你让我也说几句,你听着。”

“叫上小曲,我怕挨揍。”

曲筱绡在电话里回一句,“你们先吃,我买舒服了就来。”

魏渭大喜,拉起安迪的手就上楼。安迪想挣脱,但挣不开,只好勉强被拉着,心里满是疙瘩。进入餐厅,魏渭又帮脱外套,拉椅子,即使遭遇白眼也不罢手。等安迪看菜单时候,他又抢了安迪左手亲吻。安迪不敢看,一个平日里心高气傲的男人低三下四成这样,她早一颗心软得稀泥一样,只怕再多看一眼就呼啦啦散架了。而魏渭就是摆出一副姿态,不管你怎样,我情到深处不自量了,追你到底。

安迪唯有拿右手端冰水猛喝。她根本就是不知所措了,她知道可以拿针戳心,可是面对这样全无反抗的男人,怎么戳得下手。而且,她更心痛她把好好的一个人害成这样子,她怎么就是个天生的祸害精呢。

也不知混沌了多久,曲筱绡来了。魏渭看见曲筱绡就大使眼色,希望她别做灯泡。可曲筱绡当没看见,请店员将购物袋拎到桌边,得意扬扬地道:“魏大哥,付钱。这些都是你说送安迪的。哇,我真饿死了。”一边将账单拍在魏渭面前。

安迪看见数字,斜了曲筱绡一眼,“不要。”

“不要白不要,某人态度摆这儿呢。”

魏渭只能放开安迪的手,取出随身背着的电脑,即时转账给曲筱绡。要不然这妖精会捣乱到底。而曲筱绡却笑道:“魏大哥别忘了加上10%的劳务费哦…”

“小曲,你带着包奕凡的名片没,给他看,他死活不相信这个人。”

曲筱绡一愣,“我会不会挨揍?”

“要打也是打我。你拿吧。”

曲筱绡小心地挪到安迪身后,从包里翻出包奕凡的名片,但不是直接交给魏渭,而是交给安迪。安迪再转手交给魏渭。

“就是他,我不可能演戏给你看。”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