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 1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安迪到办公室时,看到谭宗明已喝着一壶咖啡等候。谭宗明咖啡瘾大,寻常的美式咖啡在他眼里淡而无味,他只喝高压做出来的意式浓缩,而且一喝就是六人份。因此他从来很识相地跟人说,来一壶咖啡,而不是来一杯咖啡。去咖啡店则是一次性要六杯浓缩,合计一壶。

安迪熟悉谭宗明的德性,进门就问:“有什么事,不可以电话里说?”

“放你办公桌上的几张请帖,你最好都去一下。老魏一大早给我打电话,问能不能说服你去追悼会。”

“我说呢,你这么早出现,不大正常。我等会儿答复他,不去。你会不会为难?”安迪坐下看请帖,都是行业内的各种年会,说到底就是业内人士的年终交流会。当然有必要去,尤其是她已初露锋芒。

“不会。但听说你最近情绪低落…”

“与那边的人无关,是感情问题。我正想讨教,元旦三天想去热带旅游,晒太阳去,海市这鬼湿冷天气让人抑郁。要求是:直飞,温度高于30℃,海边,旅游设施成熟,元旦前一天走,一个人。”

谭宗明想了想,打电话给他助理,让立刻着手去办。“你的感情问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已经解决了。你今天来就为这事?小题大做了吧。”

“有没有良心。我要是关心你每天怎么操作,怎么被你打出去都不知道。除了小题大做一下我还能做什么?”

安迪微笑,笑了会儿,才看着刚打开电脑上助理的提示,道:“首先,你把本该属于我的一壶咖啡喝了。其次,我接下来很多事情,你可以走了。”

谭宗明攀住沙发扶手哀哀地道:“再让我说件事。大家向我求情,求你别把午餐整成餐会了,被你一个个问题逼问,大家会得胃病的。”

“刘、关、张三位?提示式的简单问题也会有压力?可以递辞呈了。我不会亏他们年终奖。”安迪边说,边吩咐助理请包奕凡进来。

“我也这么跟他们说。”谭宗明笑嘻嘻地走了。走到门口,先截了包奕凡,肉麻地拥抱起腻了几下,才握手道别。

安迪挑着眉毛看穿西装的包奕凡进门,“显然是昨晚到的,为什么不随时打电话联络呢?”

“昨晚一下飞机就给你电话,关机。想你可能已经休息了,不打扰。亲自专程送一包资料来,这态度怎么样?”

安迪却问:“跟老谭拥抱,不肉麻?”心里则想到,好巧,昨晚只关了半小时的手机,就把包奕凡的来电给隔绝了。

包奕凡只是笑,“中午一起吃饭?”

“中饭已经被我定为工作餐例会,简单总结上午情况,部署下午安排。晚上…”她翻出一张邀请函看了看,“可以携带一名陪同…你有空吗?我借花献佛请你吃饭。”

“没空,我大约晚上七点的飞机回去。”

包奕凡意味深长地看着安迪,刚想说几句私底下的话,安迪抢着道:“你显然今天行程安排得紧张,我不占用你宝贵时间。这包资料我会利用晚上时间尽快看完,然后我提前三天跟你约个时间,好好谈谈具体操作。甚至可以模拟一下。”

“我很失望。行了,你忙,不干扰你。送你一串贝壳项链,小玩意儿,请笑纳。”

“别走,别走,我打开看看。”

“你以为我行贿?喜欢吗?像是小孩子玩的小玩意儿。”

安迪牵出一串色彩斑斓的“贝壳”,绕在手指上凑到台灯下瞧。她一向不喜欢那种花花绿绿的东西,对这个却是一见倾心,“亿万年前鲛人的眼泪——彩斑菊石。”

“我不懂这是什么,只懂送错东西会挨打的。”包奕凡嬉皮笑脸地,“元旦有安排吗?”

“已经有了。”

“春节呢?元宵呢?”

“我春节有点事去美国处理。”

“总之我提前一个多月跟你约,你得让我做跟班。订机票时候别忘加上我的名字。”包奕凡笑嘻嘻地站起来走了。该人的态度早已写在脸上了。因此还是知趣点儿,别赖着要人给答复了。

安迪举起手中的菊石项链,从项链圈圈里看着包奕凡走出去,也不禁一笑。还好,穿上西装的包奕凡没有肉腾腾的性感,容易相处得多。

曲筱绡起床时候压根儿就把昨晚写字条贴2202的事儿扔到脑后。她只是搜肠刮肚地回忆赵医生那个诡异的笑容,继续怀疑笑容后面的各种可能性。直到钟点工阿姨一声大叫才将她从浴室镜子面前拖走,她当然清楚钟点工叫什么,走出去拿出两百块钱放茶几上,什么都不用说,回镜子面前戴美瞳贴睫毛。

过了会儿,钟点工敲门,“曲小姐,这张纸你要不要留着?”

“什么纸?”曲筱绡眨巴着眼睛走出来,到钟点工面前的时候已经完全适应眼睛内外的一切累赘,所以毫不费力地看清钟点工手中字条上的字,记忆恢复了,“嗳,不能扔。”曲筱绡连忙将字条抢回,但已经看到钟点工脸上偷偷的笑。

曲筱绡走到窗前看字条,一边看一边翻白眼,可翻着翻着戴着美瞳的眼睛不舒服,只能不翻。而且她也看出安迪写得系统全面,有许多想法正是她的揣测。曲筱绡翻来覆去看了三遍,小心收进包里,带去公司,准备闲的时候好好对照。至于其他人写的内容,她的眼睛一掠而过,都没记住。

到了公司,曲筱绡以前拜访过的配套商来电话,问她去不去参加A市一项市政工程的招标,如果去,两家可以联手。曲筱绡毫不犹豫问配套商认不认识招标办的人。配套商说一个都不认识,这个消息是他一个老战友传递给他。招标商很直接地跟曲筱绡说,如果曲筱绡也跟他一样不认识内部的人,他得赶紧找其他人合作,时间不等人。

曲筱绡当即大叫一声:“我认识当地地头蛇。给我一天时间,我看能不能通过他找到人。”放下电话,曲筱绡立即找出安迪的号码,但看看手表,只能等待。不到十一点半就打安迪电话等于找死,因为那时安迪正忙碌工作。

曲筱绡焦急等待的时候,一个朋友的电话打进来,“曲曲,睡醒没?”

“废话,早坑蒙拐骗一上午了。”

“打算评劳模?我借你几把扫帚,这玩意儿一般清洁工和淘粪工最能评上。”

“这几把扫帚你自己用,你骑上都不用化烟熏妆就整个儿一巫婆。你什么事?胆儿这么肥,肯定事情跟我有关。”

“没错,刚听说一件事,你那俩哥哥刚从农村出来吧,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凭几把钱硬闯我们圈子混,早晚被人斩死了,他们还特冤大头特开心。跟你说一声,最近那两人很大手笔地做期货,你看着他们点儿,就那刚洗干净泥腿子的实诚劲儿,准落入圈套。”

“你帮我问问,他们拿多少本金做期货。”

“你注册资金的三倍。哈哈,我很好奇哦。”

“什么?”曲筱绡蹦跳起来,在办公室里左冲右撞,“你没看错?”

“怎么会看错。你那注册资金又不多,他们两兄弟拿那点儿钱做期货,不算劲爆新闻。我们只是昨晚议论一晚上,为什么他们手头的钱比你的多,哈哈哈。”

曲筱绡被朋友取笑得火冒三丈,但她真火了的时候,反而不骂人了,“知道了。改天请你,好好谢谢你。喵的,我被蒙在鼓里了啊。”

曲筱绡在办公室里冲撞了十分钟,立马打电话给她妈妈,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妈说这是她装大度划出去的钱,让那两个儿子学习投资。曲筱绡听说这是她妈的计划,便不问了,只是道:“你不心疼吗?那两个现在被人怎么笑话,你知道吗?土财主!他们拿着钱去投资期货,被人连骨头渣子都啃掉。”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事儿你别管,你要觉得不公平跟你爸嚷嚷几声就行了。”

“什么意思,搞什么飞机,我家的钱给那两个乱花…啊,不跟你说了,我要打个重要电话。”正好手表上时间指到十一点半,该安迪了。

“昨天跟小刘怎么样…”曲母才问到一半,那边电话就咔嚓了,只得无奈摇头。

曲筱绡那边飞快拨通安迪的电话,“安迪,问你要包总的电话。我在那边有个项目,需要请他帮我引荐几个人。”

“很巧,早上刚来过我这儿,晚上飞走。你赶紧找他还来得及。”安迪报号码让曲筱绡记下,“赵医生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不出来,一会儿贱兮兮,一会儿又高深莫测。你觉得你写的够全面吗?”

“我情场经验怎么跟你比,我怀疑赵医生也是个跟你差不多的老手,你自己看着办吧。”

“对哦,他读大学时候已经很热爱做什么有趣的事了,不会比我差劲…我再想想。可是我好后悔昨晚上没杀回来看一眼,他等在我家门口的样子一定很贱。”

“我有录像,替你存着。”

曲筱绡当即尖叫,异常欢乐。

安迪翻着桌上刚送来的度假资料,道:“我刚定下元旦普吉岛悦榕庄的行程,四天三夜,你想不想一起去?带泳池的房间。”

“非常怜悯地跟你说,度假怎么能跟同性一起去呢?不是你被我烦死,就是我被你憋死。拜拜喽,我看只有你一个人去了。”

安迪打开悦榕庄的网页,放弃劝说曲筱绡。也好,一个人去,随便怎么横着竖着都行。

曲筱绡一个电话立刻找到包奕凡那儿,扯的当然是安迪的名头。包奕凡一下子就回想起来,“哦,那天中午吃饭时候,我看你一直在玩小人偶。”

“呵呵,那是樱桃小丸子,当然只有与工作不相关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玩。包总,你在哪儿,我想找你请你帮个忙。”

“哦,我正跟朋友吃饭,今天安排很紧,改天好吗。”

什么改天,这种话曲筱绡说得最顺口,都是对她看不上的追求者说的。“我知道包总很忙,难得来趟海市。但我跟你交换,我有安迪元旦单独出行的行程,你,帮我介绍个关键人物,我要参加贵市的一场招标。”

“不如…下午五点,你送我去机场,我们路上谈。”

曲筱绡做个鬼脸,“您可真不客气哦。嘻嘻。”

包奕凡也是嘻嘻一笑,谁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然后,曲筱绡就一个电话打给她的配套商,提前通知:搞定!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能这么顺利。毫无疑问,包奕凡愿意下血本跟她交换有关安迪的信息。公子哥儿她见多了,跟魏渭那种靠自己双手做出来的不同,包奕凡等公子哥儿舍得也敢于赤裸裸地献媚,只要他当时认为值得。

当然,曲筱绡笑嘻嘻地想到,魏渭和赵医生那种人,则是敢于做出到女友门口苦等之类的苦肉计。花钱少,回报高。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