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二十一章 · 2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安迪本想晚点儿回家的,可逛了一圈书店,买到几本中意的书,她就想立刻回家看书了。她想这个钟点,2202应该已经太平,她差不多可以回去了。

走出电梯,果然没听到什么声音,只是当头看到樊父又是靠墙坐在门口。她就客气地打声招呼,但奇怪,樊父耷拉着头不理她。她忽然发现,有半只大饼掉在地上。安迪心里一惊,赶紧敲2202的门,“有人吗?樊胜美在吗?”

里面没人应答,安迪赶紧窜进门看,只见小孩子安静睡在床上,而旁边樊母则是趴在床头呼呼酣睡。安迪心里稍微放心,怀疑樊父也是昨晚没休息好,边吃边睡着了。她拍拍樊父的肩膀,试图唤醒他,让他进去屋里睡,可推了好几次,樊父还不醒,安迪慌了,连忙抬起樊父下巴,只见他牙关紧咬,脸色不对。

安迪一看不对,试图给樊父做人工呼吸,可怎么都撬不开樊父的嘴,情急之下,赶紧按了电梯,等在电梯门口。电梯打开,里面果然有男人,她撑开电梯急问一句:“请问急救打电话叫救护车快,还是自己送过去快?这儿有人急病。”

里面的人一愣,“可能还是自己送过去快。”

“请帮我一个忙,把人抬上车。万分感谢。”

那男人看安迪样子不像是坏人,感觉不像是诈骗,就冲出电梯,帮安迪将樊父一起扛入电梯,又是送上车子。安迪一问,原来离最近的医院就是赵医生所在的那家,正好她熟悉路,连忙飞一样地冲出去了。

樊胜美与邱莹莹两个拎着购物袋从超市回来,只看到熟睡的樊母和雷雷,却不见了樊父。樊胜美心里虽然嘀咕,可也没当回事,她怀疑爸爸可能问妈妈要了点儿钱,出去买烟了,也就买烟买酒这两件事,她爸是亲力亲为的。她放下手头的东西,怕妈妈着凉,轻轻推醒妈妈。

“爸买烟去了?不会让我一起带回来嘛。妈你躺床上睡,我去下面等爸回来。要不然又得不让进了。”

“你爸…”樊母艰难地转了转眼珠子,“没说去买烟啊。”她摸出藏在里面口袋的皮夹子,将钞票数了一遍,没几张钱,她张张熟悉,没错,一张不少。

樊胜美翻一个白眼,走到楼梯间对着楼梯大喊几声,可惜没人应答。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但一个老头子也出不了什么事,又不是雷雷。她走回来,想把椅子搬回室内,低头,发现椅子下面的半只大饼。

“妈,爸爸出事了,你快来看。”

樊母迷糊着眼睛摇摇晃晃地走出来,邱莹莹也走出来看,两人都看到地上的半只大饼。樊母这时全醒了,“老头子,老头子。你爸从不舍得扔掉吃的,你爸出事了,你爸出事了,你快去找。哎呀,我不该睡着,我不该睡着…”

樊胜美急得团团转,偏偏手机响起,她一看是安迪的,恨不得掐掉,顺手交给邱莹莹,“你帮我接,我去楼下问保安。”

邱莹莹接起,便大叫:“樊姐,樊姐,别走,你爸中风让安迪送去急救了。快,我们去医院。”

“哎哟,快去医院。”樊母急着奔向电梯。樊胜美也是奔向电梯。但樊母很快想到一件事,“雷雷,雷雷怎么办。”

“我管着。”邱莹莹唯有留下。

走进电梯,樊母摸出钱包,还给樊胜美。什么都不用说,樊胜美也知道妈妈的意思,谁都知道进了医院不脱层皮出不来,钱包里的这点钱完全不够用。樊胜美则是漠然,她想到,即使把唯一一张信用卡透支了,透支到底,估计都付不清爸爸中风的医药费。又要借钱了,这回要借大钱。问谁借呢?

摸出一张一百元,母女俩打车到医院,找回几张零钱。此时樊母顾不得心疼钱了,与女儿一起直奔急诊而去。

樊胜美见到安迪,冲过去抓住安迪手臂,急问:“怎么回事,我爸要不要紧。”

安迪浑身不自在,但此时又不便收回手臂,只得浑身有点僵硬地侧着身,道:“刚刚医生告诉我,命捡回来了。但问题很严重,具体还要做一系列的检查。具体医学方面的名词我有点跟不上,中文与英文的对照不起来,对不起,等下医生出来你再问问清楚。还有我回家时候可能已经晚了,要早点儿…”

“谢谢你,要不是你,等我回家我爸就麻烦大了。谢谢,谢谢。”

安迪于是将经过说了一遍,樊胜美与她妈听着一直哭。安迪介绍完这些,道:“我去洗一下车,位置上都是大便小便。已经预付了一笔费用,不知道今晚够不够用,我会顺便再取些钱回来。不要说不。你刚才抓着我手臂时候我表现出一脸不舒服,并不是因为你,而是我对旁人接触我身体有心理障碍,从小落下的心理毛病,你别见怪。”

樊胜美惊住,连忙放开手,呆呆看着安迪不知说什么才好。

安迪也在发呆,她并不愿说出自己有心理方面的障碍,非常不愿意。可今天看着惊慌失措的樊胜美,怕这种时候若樊胜美再误解她嫌弃樊胜美,那就太给这可怜人百上加斤了,她只有豁出自己。但看着樊胜美的眼神,安迪心里很不舒服,她也是病人,只不过不是那种招人痛苦目光关注的病人,而是被人用异样目光注视的病人。她悻悻地耸耸肩,勉强道:“你们拿着这些单据,等下医生还得出来找你们。我去去就回。”

安迪行动迅速,等樊胜美醒悟过来说谢谢的时候,安迪早已走得只剩下个背影。

樊母为急诊室里的丈夫焦急之余,还是没忘了给个评价,“你们几个邻居小姑娘都蛮好,蛮好。”

“是蛮好,蛮好。”樊胜美看着安迪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只有我最不好…”樊胜美说到这儿刹车。她该怎么跟妈妈说,她不肯透支,不肯借钱,才导致父母晚上无处可睡困顿劳累,导致父母跟着她啃大饼饮食不调,导致父母被保安拦在门外冻了半天血脉不畅,导致而今爸爸中风送入急诊。她无法开口,唯有在心中狠狠忏悔,她都对自己的父母做了些什么啊,她与她的哥哥又有什么区别呢。

“八千!”妈妈的一声惊呼将樊胜美从忏悔的深渊里拉回,她见到妈妈正在翻阅安迪交给的单据。樊胜美也不禁问一句:“八千?”她忙从妈妈手中抢来单据,看一眼数字,冒出一阵心虚,刚刚的忏悔被轻度迷惘取代。爸爸这一中风,究竟将耗去多少医药费?而这些钱,毫无疑问,当然是着落在她的头上。八千,才是她借债的开始。

关雎尔下班,走出电梯门便听到雷雷的哭闹声。原来雷雷一觉醒来不见了爷爷奶奶,想吃什么,陌生的邱莹莹阿姨又没有,他的姑姑樊胜美则是不高兴给雷雷买牛奶,购物袋里只有大白馒头和酱菜。雷雷唯有祭出大哭一招。可邱莹莹不懂哄小孩,最初打开电脑勾引雷雷玩游戏,雷雷上当了半小时,等邱莹莹一走开去做菜,游戏大法便告失效。然后邱莹莹许诺做好吃的给雷雷吃,问题是她冰箱里好吃的有限,而雷雷要求的那些东西她没钱买,这个月交了一个季度的房租费,她早穷得叮当作响,无力满足雷雷要求。于是雷雷认识到眼前这个邱阿姨的虚伪,他怒了,以大哭来拒绝和解。

而关雎尔解决此问题的办法很简单,捧出她的零食盒子放到雷雷面前,雷雷当即哑了,小手在盒子里翻检出最醒目的一只小熊派,让他眼里的仙女阿姨关雎尔帮打开,便狼吞虎咽起来,他真的饿了。邱莹莹此时才得以吃饭,她与雷雷一样狼吞虎咽,但其间没忘了含糊不清地告诉关雎尔,樊姐爸爸被安迪送去急诊了。

关雎尔连忙打电话给樊胜美,送去关怀一片。

“樊姐,你爸爸有医保吗?如果有,赶紧委托谁在老家办理转院手续,要不然医药费承担不起。”

“听说现在住院需要打点医生,要是有熟人就好办事不少,小曲有个朋友就在那医院做医生,要不要我跟小曲联络?”

作为资深HR,樊胜美当然了解医保的各种规矩,但是关雎尔提供的第二条线索让她眼前一亮,她不禁想到曲筱绡早先不费吹灰之力一个电话查出王柏川车子归属那件事。真是穷在闹市无人闻,富在深山有远亲,曲筱绡的朋友遍天下,她樊胜美身边朋友躲着她。可是,她与曲筱绡有矛盾,这矛盾并不可能因为昨晚曲筱绡帮她找到父母而改变。樊胜美只得请求关雎尔:“小关,请你帮我个忙,问问小曲,能不能提供帮助。如果她不愿意,那也算了。”

关雎尔原本以为樊胜美在海市盘踞多年,交游广阔,在医院当有个把熟人可以托付,她无非只须在樊胜美着急上火之时点拨一下即可。关雎尔想不到樊胜美竟然需要请求曲筱绡帮忙。

而曲筱绡则是毫不掩饰她的疑问,“咦,美女还需要我帮忙?小关你问清楚,别是你自作主张吧。我可是得撕下脸皮去找前情人说话呢,这个任务很艰巨。”

关雎尔笑道:“我提供你机会呢,这个机会不比拉着小邱去探望被车撞的孩子差。”

“哈哈,什么都瞒不过你,你坏死了。我再告诉你,省得你费劲观察。安迪也认识赵医生,魏大哥也认识赵医生,但是,凡是需要跟赵医生接触,你们事先必须跟我禀报一声。赵医生被我垄断了!哗啦啦鼓掌。”

关雎尔唯有对着手机鼓腮帮子,她是多心不甘情不愿啊。

曲筱绡不疑有它,她当然愿意管这闲事,原因则是被关雎尔说中。但是,昨晚火车站找人的所见所闻告诉她,这事儿若做得不正确,弄不好一脚陷入无底泥淖。樊家父母与樊家哥哥等可以为了一场纠纷逃离家乡,制造第一起讨债门,那么也很可能为了沉重的医药费而偷偷逃离医院,制造第二次讨债门,于是弄不好被她请求办事的赵医生因此受到牵连。这种陷害赵医生的事儿曲筱绡可不干。因此她做事之前需要问个清楚明白。

曲筱绡第一个电话打给送樊父去医院的安迪。安迪正郁闷无聊地等在洗车房,她的车子不仅需要洗外表,还得洗车椅,最终还需要给整车内部做个桑拿去味,她的VIP卡很内伤。对着曲筱绡打来的电话,安迪一五一十全告诉了,最后还指出:“你伸手帮忙之前有必要理性思考,虽然樊家当前的急与被撞小孩家的急是一码事,但救急之后的局面,两家则是两码事。”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