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二十章 · 3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邱莹莹还没从一个震惊里还魂,又被曲筱绡的利落动作震惊,抬头,正好看见关雎尔从2202出来找她。

曲筱绡趴在门板上,透过窥视孔察看外面邱莹莹的行止,听邱莹莹激动地向关雎尔转达王柏川的电话。关雎尔则是看看手表,拿出手机不知拨打谁的电话。曲筱绡心说,还是关雎尔做事有章法。而邱莹莹则是一个转身,敲响2203的门。

“小曲,帮帮忙,一起去找樊姐吧。冷空气来的时候,你连流浪猫都要一只只找到,你一定也肯帮我们一起找樊姐的父母。过去的口角你们不计较了好吗,我们是邻居,守望相助。”

曲筱绡烦得在门的这一边挠墙,可她已经深知邱莹莹就是那么个不懂看人眼色的人,她除了咬牙切齿地挠墙,竟无法应答。

关雎尔接通樊胜美电话,即使安迪不告诉她,她此时终于有些了悟,原来樊胜美烦的是家务事。但她不敢对着樊胜美说太多,怕樊胜美逆反安迪一样地对她也逆反,只是简单地问:“樊姐,你在火车站吗?我和小邱已经在路上,很快过来。”

邱莹莹听关雎尔没说清楚,从2203门口扑回来想补充,挨了关雎尔一脚佛山无影腿。她只能闭嘴,回头继续劝说曲筱绡。曲筱绡忍无可忍,终于在屋里尖叫:“不去,不去,不去。”

樊胜美此时又冷又怕,听到关雎尔说已经在路上,她什么都不问,急切地道:“南广场,我们碰头。谢谢你们。”毫无疑问,是王柏川自作主张给她们打了电话。樊胜美摇摇头,什么都不想说,继续专心搜寻。

关雎尔打完电话,也到2203门前,“小曲,一起去吧。不去你于心不忍的。”

曲筱绡气得往门上猛踢一脚,“去你娘的,我去拯救失足老娘。”她不知为什么,无法拒绝关雎尔的那句“于心不忍”,只能找来一件羽绒服,穿上步行鞋,兜里揣上几张百元钞票,横眉竖目地出门。见邱莹莹又在敲安迪的门,不禁怒道:“要那么多人干吗,拉网打鱼啊,不许打她手机。”

可安迪正就着资料测试她新入货的低音炮耳机,什么都没听见。邱莹莹敲了会儿,果然依言不打安迪手机,只看看2201门缝漏出的灯光作罢。

只要有手机,再大的广场,找一个人也不难。双方约定在一处高高挂着奇异圣诞树灯的店子门口聚会。

即使还没与室友会面,樊胜美心中已不再孤寂害怕,她急急如小跑般冲向那圣诞树灯,等远远看见三个人影,即使里面有一个她不喜欢的曲筱绡,她都激动得踩着高跟鞋飞奔起来,冲过去与邱、关两个拥抱在一起。

曲筱绡斜着眼睛袖手旁观,她看到樊胜美跟两个室友说了不知什么话,她不高兴问,掏出手机熟悉一下手电功能,便继续袖手,等开工。

邱莹莹正想打听为什么,她心中有很多好奇,为什么王柏川又与樊胜美纠缠在一起,为什么樊家父母不告而来,等等。但樊胜美在拥抱她俩的同时,轻声在她俩耳边哀求:“请不要问我为什么,拜托,拜托。”分开时候,邱莹莹看清樊姐满脸都是激动的泪水。她自然是不忍心问了。扭头看关雎尔,也是眼中有些惊惶,但关雎尔显然比她镇定。

樊胜美擦擦眼泪,对曲筱绡强颜欢笑:“小曲,谢谢你也来。”

“不客气,谁让我活该还没睡呢。幸亏安迪早睡,她有福气。废话少说,苦情戏少演,为了提高效率,你和小邱一队,左边包抄。我和小关一队,右边绕过去。火车站门口碰头,再找另一条路线。你说说特征。”

曲筱绡说的安排正是樊胜美心里想的,只是她不好意思一上来就差遣大家干活。听到曲筱绡帮她开锣,樊胜美便紧接着开腔唱戏。四个人很快分成两组,左右开弓。

关雎尔上班上得筋疲力尽,曲筱绡却精力旺盛。关雎尔撑着眼皮仔仔细细地搜寻每一个角落每一张脸,曲筱绡则是一会儿买根台湾烤肠,一会儿来杯奶茶,似乎拿搜寻当逛街。然而遇到有带着小男孩的,却是曲筱绡先过去问,曲筱绡比关雎尔老练得多。而且曲筱绡想偷懒,不愿傻找,路上逮着个巡警,就上去请示哪儿有收容老人小孩的。她只要想,就能冒着聪明的泡泡将别人迷晕,套取答案。果然,巡警拿她当纯真美眉,很愿意帮忙,用对讲机好好帮她找了一遍,可惜没找到。即便如此,巡警还是指点了广场上几个避风取暖的好地方,让曲筱绡去那些地方找。还说哪边范围是铁路管的,也得找找。

离了巡警,曲筱绡当即决定投机取巧,去巡警指点的几个点。她的理论是,专业人士的意见可以事半功倍。关雎尔想地毯式地做老实搜索,无奈她拉不住曲筱绡,而且她又胆子小,不敢落单,只好跟着曲筱绡走。

果然,那些地方有墙遮风,地上横七竖八的是坐着躺着的人。走近,便有一股浊气扑面,不小心便踩到垃圾。曲筱绡与关雎尔都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情景,看着有好几个人看上去就是歹徒的样子,不禁紧紧地手挽着手,彼此鼓劲打气。两人细细搜了第一个点,没见到二老一少。仓皇逃出,曲筱绡深呼吸着外面寒冷而清爽的空气,奇怪火车站门口哪来那么多人,难道个个都是等着亲戚来认领?关雎尔也是奇怪,为什么坐在火车站附近,而不去住宿,或者转车,或者寻找其他活路。那些躺地上的人该多冷啊。她真是无法想象。

又去搜第二个点,那个点聚集的人口更多,密密麻麻,几无立足之地。关雎尔仔细,即使一老一少的也不放过,非要问问是不是姓樊,认不认识樊胜美,等人家摇头了才放弃。可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句话很多时候是个笑话,反而是曲筱绡从不弯腰地东张西望,她心有灵犀地看到一堆疑似物,她觉得很像,便拖着关雎尔冒着地上坐着的人的怒骂,强行斜插过去。她找到樊家老少了。

关雎尔忙着联络樊胜美,曲筱绡扭着下巴,两只眼珠子围绕着曲家三口打转,她的目光最终落在睡得迷迷糊糊的雷雷身上。看到雷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看看周围,又揉揉眼睛钻进奶奶怀里酣睡,睡觉又不老实,在奶奶怀里拱啊拱啊,小猪似的,拱得奶奶坐都坐不稳。曲筱绡看得哈哈大笑。本来她在无聊的寻找途中设计了很多圈套等着樊家二老落网,她才不稀罕樊胜美的感谢,她自有办法讨得帮忙的酬劳,可看着没心没肺的雷雷,她终于弯下腰去,蹲下身来,捏捏雷雷穿得圆滚滚的身体,捏捏雷雷的小胖手、大胖脸,玩得不亦乐乎。尤其是手指戳雷雷的脸蛋,他什么反应都没有,戳雷雷的鼻尖,他立刻缩起鼻子往奶奶怀里拱,就像她的曲小五,曲筱绡真是笑坏了。

等樊胜美找来,曲筱绡便收起光芒,蹲在一角,饶有兴味地看樊家四口人上演苦情戏。不出所料,女的都哭,但她很遗憾地没看到激情拥抱,连握手都没有,所有的肢体接触,也就是往雷雷脸上招呼几下。而大戏是,樊母哭哭啼啼地说,樊哥樊嫂跑了,暂时去外面避避风头再说,因此她把所有的钱都掏给了儿子,自己只留下两张火车硬座票的钱,来女儿这儿避风头可以不用带钱。一边听,曲筱绡一边斜睨樊胜美的那张粉脸,原来美女身后有这么一个烂摊子啊,难怪手头紧张,到处肉搏捞钱。

樊胜美虽然一个劲儿地让父母回去说,回去说,可妈妈刹不住车,她只能无可奈何地听凭自己遮掩已久的家务事曝光在大家眼皮底下。她尤其留意曲筱绡似笑非笑的眼神,她心中浩叹。可无论如何,人是找到了。她必须感谢曲筱绡。

曲筱绡的小Polo里面塞进整整七个人。曲筱绡本以为她领关雎尔与徒弟邱莹莹回欢乐颂,而樊胜美领父母等三个自个儿打辆车去住旅馆。可樊胜美捏捏干瘪的钱包,赔着笑将一家四口人全塞进曲筱绡车子的后座。大冷天的,大家穿得又厚又结实,曲筱绡意图再将身材最小的邱莹莹塞进后座,可一打开车门就看到樊家四口人的胳膊腿爆出车外,哪儿还塞得进去。只得让关雎尔与邱莹莹两个抱紧紧的坐前面位置,伪装是一个人,免得被交警捉了。过年过节的应酬多,据说交警都跑上街捉酒驾了呢,可别被捉了超载。

但曲筱绡不放心,走到车头往里看看,很明显副驾坐的是两个人,当然更不可能使用安全带,要是给拍了或者捉现行,罚款倒是罢了,扣分就头大了。她回到位置上,指挥关雎尔脱了羊绒大衣,钻进邱莹莹的羽绒服,只能轮流伸出一个头,伪装成一个胖子。

前排三个虽然都又困又累,可看到效果出来,忍不住笑成一团。后面樊家三个成年人虽然是愁眉不展,见此情形也为之愁眉一展。唯有雷雷累得酣睡,什么都不参与。

车子终于上路。曲筱绡不问樊胜美要不要拐哪儿去,樊胜美也不说。但樊母忍不住还是问:“阿美,我们晚上住你那儿吗?我们都还没吃晚饭呢。”

樊胜美迟疑了会儿,道:“我们到了我住的地方,你和爸先休息一下,我会去买夜宵。小曲小关小邱,等会儿到家后你们也先别睡,等我买来夜宵吃了再睡。”

钻在邱莹莹羽绒服里的关雎尔与专心开车的曲筱绡都心里一震,樊胜美那小屋哪住得下一家四口,即便是坐,也坐不下。曲筱绡心里赶紧拿定主意,但什么都不说。关雎尔则是想到2202唯一的那间洗手间,樊家四口要是都住进2202,尤其又是老人又是小孩,一间洗手间怎么够用。看来明天得早起,要不然得披头散发去上班了。冲着今晚上一家团聚时的对话,关雎尔相信,那将是一场持久战。

唯有邱莹莹问:“一起回去?你们睡哪儿?”

“先挤挤吧,我明天去找旅馆。”

“你那屋床最小,两个人都睡不下,怎么睡四个。要么去小曲家借宿一夜?小曲,行吗?你家最大。”

曲筱绡暗中咬牙切齿,天下哪来这种傻蛋啊,只不过一起吃了一顿饭,说话做事就这么不见外。而且樊胜美最奸,听邱莹莹莽撞却不打断不插嘴,反正她曲筱绡拒绝则是伤邱莹莹的面子,答应则全是樊胜美好处,总之樊胜美内外通吃,她和邱莹莹里外不是人。因此她娇滴滴地道:“好啊,我会好好招呼伯父伯母的,而且可以与伯父伯母好好聊天。”

樊胜美心里打一个冷战,她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曲筱绡会跟她爸妈聊什么。她忙笑道:“怎么可以麻烦邻居,自家的事自家关门解决。”

曲筱绡在黑暗中勾起嘴角,偷偷一笑。唯有邱莹莹还在替樊胜美着急:“你怎么睡啊,樊姐。这么冷的天,睡地上又不行。要不路上看见旅馆,先进去问问吧。”关雎尔终于忍不住,在羽绒服下面捏了邱莹莹一把,提醒邱莹莹不要再说。只要把樊胜美这几天事情前前后后一联系,这不明摆的吗,樊胜美的钱被她兄弟榨干了,眼下没钱住旅馆。邱莹莹以为关雎尔在下面闷坏了,笑道:“好,我跟你换个位置。”她钻进羽绒服下面,换关雎尔上来透气。

樊胜美在黑暗中咬紧下唇,无法说话。即使刚才广场上妈妈已经说了那么多,她还是无法开口。反而是樊母道:“住什么旅馆呢,白糟蹋钱。今晚随便挤挤,明天阿美搬公司宿舍去好了,住公司不要钱。早让你搬公司去住了。”

闻言,连曲筱绡都惊了。若今晚换成是关雎尔或者邱莹莹的家事,她早跳出来仗义了。哪有这样的娘,做娘的不是应该把女儿捧手心里好好疼爱吗。刚伸出脑袋的关雎尔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心说,要是换她妈,一定会说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吃好住好,钱不够回家来拿。再说,樊胜美租房用的是自己的钱,又没花家里一分钱。

樊胜美脸色铁青,今夜,她脸上所有的面子,至此,完全剥光。若说刚才寻找父母的时候她心中只有焦急,此时,愤怒汹涌来袭。但她忍耐,不愿在邻居面前与妈妈对峙。

小Polo在夜色中行驶,由于邱莹莹被关雎尔拘在羽绒服下面,车内无人说话。除了偶尔有樊父一声咳嗽,咳出一股烟臭味,于是曲筱绡与关雎尔一起在前面皱皱鼻子。

车子到了小区地下车库,曲筱绡将车子停到电梯门前,关雎尔抱着邱莹莹先手脚利索地滚到外面透气。邱莹莹这才揪住关雎尔,轻轻逼问:“干吗这么霸道,一路都不给我换气?”

“没听出来吗,樊姐手头没钱了,没钱去住旅馆。你还傻问傻问的,让樊姐多难堪。”

邱莹莹连忙噤声,看着樊家四口一个个地从后座钻出来。樊胜美顺手抱起雷雷,沉甸甸的雷雷压得穿细高跟鞋的樊胜美站立不稳。曲筱绡等他们全下车,便将羽绒服的帽子翻到头上,抽紧带子,什么都不说地坐回车内,大开四扇车窗,开车出去兜风。樊胜美都来不及说声感谢,愕然看着车尾消失在转弯处,才忽然想到什么,回头看爸爸一眼,招呼大家一起进入电梯。爸爸长年烟酒不断,劣质烟酒造就的口臭,即使不咳嗽,走近了也异常难闻。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