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九章 · 1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202的清晨,气压有点儿低。樊胜美闷着脸进进出出,对于其他人的问候一概回以简单的嗯嗯啊啊。邱莹莹终于感觉出来了,连忙趁樊胜美喝水的时候向樊胜美道歉。“樊姐,昨晚我和关真等得困死了,才想出这个拿椅子顶住门的主意。真的,我们想等门的。”

樊胜美至此才只能开口:“不是这事,你们在短信里已经跟我说了,我这不是进门了吗。”

“哦,樊姐,有什么不高兴,别总心里闷着,跟我们说说吧,我们或许能帮上忙呢。”

樊胜美忽然想到一件事,“忘了问,前儿晚上我不高兴的事,你们跟安迪提起过没有?”

“没有啊,干吗跟她提这个呢。”但邱莹莹立刻帮樊胜美扬声问,“关,你有没有跟安迪提起过樊姐前晚的事?”

关雎尔当即在卧室里回答:“没有,干吗要提起呢。”但说完,她轻轻过去将刚打开的卧室门关上,捂住怦怦乱跳的心口。听上去樊胜美并不希望别人知道前天晚上哭泣的事儿,她没勇气承认她曾擅自向安迪寻求帮助。

樊胜美却在心里绕上了,奇怪,那昨晚安迪是怎么知道的呢。当时在现场她心里激动没留意,回头细细一回味发现,安迪似乎知道得很多,知道是她家出事,甚至知道她需要钱,更因此怀疑她在晚上赚那种钱。而安迪知与不知的转换,似乎发生在进尊爵会的那几分钟时间内。究竟昨晚尊爵会有个谁同时认识她和安迪?而那个人,会不会与安迪持有同样的怀疑,怀疑她晚上挣那种钱?樊胜美还怀疑,很可能,那个人就是她老家来的人,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将怀疑带回老家,流传开去。

想到老家那小地方无风都要掀起三尺浪,一条绯闻可以在一天内传遍整个小城,樊胜美不寒而栗,忐忑如热锅上的蚂蚁。她想找安迪确认,可再一想,如果昨晚在尊爵会有那么一个传递消息给安迪的人,今天再找安迪也已经于事无补了,谁能替她这么个没名没姓的人瞒着好事呢。

樊胜美在2202待不住,急着出门上班,赶紧打入陌生人行列中,脸上想挂笑脸就笑脸,想挂哭脸就哭脸,这就是在海市的好处。可不巧,门口就遇见拎着行李箱的曲筱绡。撤退已经来不及,唯有硬着头皮上。但她也没好气给曲筱绡,只管冷着脸盯电梯,心中盼望安迪没将昨晚的事告诉曲筱绡。告诉谁都不能告诉曲筱绡。

但曲筱绡只是斜睨樊胜美一眼,懒得说话。她失恋失得无精打采,除了金钱,现在她对啥都没兴趣。

站在厨房里看得见门外响动的邱莹莹此时什么话都不敢说,直等两人进了电梯,她才问关雎尔:“是不是昨晚安迪问樊姐拿钥匙的时候,说了樊姐什么?”

关雎尔连忙道:“不知道。但我觉得安迪不是个说三道四的人。”

“你护着安迪。”

“邱,你这话伤人。但我相信你不会故意伤我。”

邱莹莹一愣,忙道:“我没这意思,没这意思,只是觉得你跟安迪挺好,当然帮着她说话啦…不对,你对樊姐也好,也帮樊姐说话,呀,我怎么越说越乱了呢。”

关雎尔当然不会跟邱莹莹计较。她上班路上本想什么都不说的,她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她下意识地不愿凑近台风眼。但安迪问了她一句,“小樊今天早上情绪怎么样?”

关雎尔只能痛苦地回答实话:“她今天情绪不对,还追问我跟你说了啥,我抵赖了,怕怕的。”

“我们昨晚上有些冲突,但与你无关。”安迪忍不住还是追问:“小樊…今早是不是恼羞成怒的那种情绪?”

“不是。”

安迪一听,不禁叹了声气,看起来她一出手即使损失了友情,依然于事无补。最坏结果。

安迪自己也面临最坏的结果。她下午从大办公室忙回来,想进自己办公室洗个澡,歇一会儿,却赫然看到谭宗明陪魏国强坐在里面。这么快就把她揪出来,她不知这意味着什么。

“老谭,你忙去吧。回头我给你电话。”

谭宗明一听,胖身躯立马腾空,“嗖”地蹿了出去。即使他与魏国强彼此之间互相不愿得罪,可今天夹在这两人中间,绝非好事。

安迪关上门。有昨晚考虑打底,她可以从容地坐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捧一杯水在手,微微晃来晃去地看着魏国强。而魏国强也是冷静地看着她,安迪看不出那眼镜片后面的眼神。安迪不说话,等着魏国强自己开口。

魏国强盯着安迪看好久,终于问:“你是谁?”

安迪鼻子里笑出一声,不答。

魏国强不动声色地沉默,依然盯着安迪看。安迪则是没了耐心,拿起桌上的文件开始看。魏国强显然颇受刺激,再问:“你妈妈呢?”

“这就对了,心照不宣的事儿,一上来装什么装。死了。”

“什么时候?”

“1983年初。”

“你怎么生活的?”

“我说过不想跟你相关,一言九鼎。你也不必关心我,拒绝。”

“过去的很多事,一言难尽。比如你外公三十年来一直跟着我生活。”

安迪终于从文件中抬起眼,惊讶地瞪着魏国强。作孽的人生就是丑陋一个接着一个,而且一山更比一山高。

安迪转身再给自己倒一杯水,喝下。再倒一杯,才转回身,冷静面对魏国强。“你们一言难尽的生活,我说过,不想跟你们相关,不要听,不判断,没结论。你可以走了,若再出现,我当场发作给你看。”

魏国强被最后一句惊住,条件反射似的站了起来,但他随即恢复平静,站着道:“我不奢望你能理解宽恕,但希望你能让我为你做些什么。而且你放心,我不会横加干预你的生活。”

安迪又转回身去,给自己倒水,大口喝水喘息。她被魏国强悚然起身的动作给搞得精神差点儿崩溃。魏国强见识过她正常时期的妈,而魏国强如此条件反射,必然因为他见识过她妈的发作。魏国强至今心有余悸,可见当年发作的威力。安迪心中慌乱害怕黑暗,魏国强再说什么,安迪都不回答,背着身挥手让他出去。

但魏国强不肯走,“我给你带来两本跟你差不多年龄的书,讲述我们那个年代,一本是《孽债》,一本是《人生》…”

安迪毫不犹豫转身将手中杯子砸过去,“告诉你别惹我,没看见我在死命克制吗。你妈的shit,shit,shit。”

魏国强这下是真的惊呆了,胸口被杯子砸得生疼,他顾不得了,胸前水迹纵横,他也顾不得了。等他还魂,只得再看安迪的背影一眼,夺路而走。但他还是留下那两本泛黄的书。

安迪等魏国强一走,就抬脚冲进洗手间,关上门,将所有的电话声人声隔绝在外,一个人坐在马桶上发呆。发作时要多可怕,才能三十年后还让魏国强心有余悸?不用别人害怕,安迪先自己害怕起来。她尤其想到,要是有那么一天,她发作了。三十年后,奇点想起此事会如何心惊肉跳。

因此她谁也不找,不敢找,唯有一个人坐在马桶上发呆。

足足发呆了半个多小时,才气息平稳下来,回到办公桌边,给谭宗明打电话。

“了结了,你以后不用再勉强答应他,可以直接拒绝他。他有数。”

“不会了结,你们这一回合只能算是公开明确一下态度。奉劝你别感情用事,你最好看看严吕明对他的调查。他没亲生孩子,这是他人生的一大遗憾,他以后不会放开你。我建议你直面这个关系,你们需要对话。”

“直面的意思是,认了他?我只想操刀子剁了他,还有他那岳父。”

“他岳父?老严的调查里面没写明,怎么回事?”

“精确地说,前岳父,我妈的爹,一直跟着他。”

老谭也呆了,“你…你冷静冷静也好,他回北京了,暂时不会找你。要不要把老严的调查报告复制一份给你?”

“不要。无视他。”

老谭无计可施,事情甚至出乎他的意料。

安迪动手将魏国强留下的两本书塞进牛皮纸袋,扔到文件柜顶部。但是,没完,正如老谭所说。魏国强说好听点儿,还会来雪中送炭。说难听点儿,叫做摘桃子。

她把事情用电邮通报了奇点,但在电邮尾部注明:拒绝讨论,无视他们,到此为止。

樊胜美上班的时候,接到陌生手机发来的一条短信,“阿美,我是你妈。钱还没打到我的账户里吗?”樊胜美这才想起,她一早上心慌意乱,只顾着分析安迪知道了些什么,跟谁知道的之类的问题,而忘了给她妈打钱。她估计这手机是苦主的。

但是她想到昨晚安迪触电似的避开她的手,仿佛她的手很肮脏,很下流。而安迪避开她的同时,却递上一叠钱。如此屈辱的感觉,樊胜美永志不忘。她心下一横,冲动地回以短信,“昨晚没借到钱。对不起。今晚再试试。”

“你在上班吧,跟你同事借啊。”

“同事早借遍了,有些还没还出呢。我上班,没法跟你们说了。被领导捉到扣工资。”

领导倒是没来捉樊胜美,而是一个电话让她过去,就上次做的招聘人员问题的报告,接受领导的领导的提问。这种小事难不倒樊胜美,她有明媚的微笑,领导再有火气也不会撒到她的头上。

等樊胜美回到座位,她看到手机上好几个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是来自那个号。她一条一条地看短信,看一条,删一条,轻叹一声。从最后一条短信看,苦主押着她妈,又赶去她爸妈家了。除了乖乖把钱汇出,她还能做什么,她只能稍稍发个小脾气而已,而且还只能骗着瞒着地发。

如此打熬了几天,一天发一千块钱回家,换取她妈不再哭哭啼啼,她爸不用握着酒瓶子唉声叹气。

一直到周六,她跟着章明松在高尔夫球场挥杆的时候,接到一条短信,是她嫂子发来,她哥出来了。樊胜美对着惜字如金的短信叹息,总算,她可以解放了。这一刻,她异常轻松,脸上的笑更加娇媚。虽然她卡里的钱又没了,虽然她无法投入今年最后的打折季,可她终于还是解放了,这一次,她总算没问任何人借钱。

好在这个打折季的周末,她跟着章明松玩,不需要坐在家里囊中空空心痒难搔地想着商场里人头攒动的盛况。

她轻松地笑,旁人自然是看在眼里。章明松不厌其烦,手把手地教樊胜美打高球,时不时地,在她身后送上一个吻。樊胜美很喜欢,她享受着章明松不徐不疾的体贴,也享受着章明松带着淡淡烟味的怀抱。她这阵子心很累,她需要坚实的依靠,以及轻松的享受。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