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四章 · 2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曲筱绡终于等来一个晚上无应酬的日子,她绝对想不到看一眼赵医生会有这么难,而更想不到招标方竟然毫无底线。她周一开始接待打着资格审查大旗前来海市的招标方,陪吃陪喝陪玩,他们玩得兴高采烈的时候最爱说的话是“不谈公事,不谈公事”。曲筱绡只得向她爸请教,要怎样才能让那帮昧着良心白吃白喝的龟孙子谈正经公事。曲父说,唯有加料,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情势已经变得明朗,这就是一场看谁有料并舍得给料的竞争。

曲筱绡急了,再加料就毫无利润可言了。她当场算账给她爸看,毛利多少,减去公司各种费用后又是多少,这个最后的多少决定给料的多少。曲父抽出案头的铅笔在最后那个数字周围画了个圈,“就这个数。生意做到现在,谁都知道成本是多少,你的公司运作在那些老姜眼里都是透明,不如你一口气给足这个数,跟他们混成兄弟,让他们对你打开大门。实际利润嘛…等交付时候来日方长。”

曲筱绡发现这个铅笔的圈圈特别黑,她抽来爸爸手中的笔一看,果然是2B铅笔,靠,难怪这主意出得如此之二。但就在她将腹诽化作语言之前,她忽然明白了爸爸此话的意思,于是她眼前豁然开朗。她拿着2B铅笔,在数字后面画出“-20万”,“显得我们也有赚,但我们大方,够朋友,而且绝不会想到在交付时候做手脚。好,我与工程师谈谈去。”

曲筱绡在招标审核小组到来期间,忙得索性在小组成员入住的酒店旁边一家酒店里开了一间房,方便随叫随到,又给自己省出路上时间,多做事多睡觉。因此,她根本没时间回22楼的家,更不用说,感受到22楼众邻居对她的疏远,自然,她也不会想到那些人会如此经不起一场小小玩笑,还会有疏远她那么一出。反而是关雎尔见曲筱绡久不回家,还以为曲筱绡内疚了,连家都不回,不好意思跟大伙儿见面。与大伙儿一说,她与安迪两人心里不知不觉就原谅了曲筱绡。

等终于送走那帮审核小组成员,曲筱绡在机场的停车坪就忍不住发短信给赵医生,宣告她终于有时间复诊。可一直等到曲筱绡下了机场高速,都没等来赵医生的回复。但再不正常都无法阻挡曲筱绡花痴赵医生的心,她又不是不知道赵医生在哪儿工作,直接找上庙门就是,怕什么。

令曲筱绡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一找找到手术室门外。同样等在门外的还有扶老携幼的病人家属,曲筱绡看病人家属不是哭哭啼啼就是目中无光,就猜知里面肯定情况严重。这当口,若是贸然打听状况,弄不好就成了这些家属的出气筒,因此她只是耐心等待,什么话都不说。但她心里很兴奋,一想到赵医生戴着个大口罩,在无影灯下只露出两只好看而严肃的眼睛盯着刀光剑影,她有点儿想入非非。

这一等,就是三个多小时。曲筱绡都不知自己哪来这么好的耐心,不吃不喝而且是穿半高跟鞋站着,整整等了三个多小时。其间最多是接几个电话,发几条短信,而为了逮住赵医生,不让这个机会再次溜走,她一步都未曾离开。

先于赵医生出现的是不幸消息,曲筱绡一听就头大了,赵医生会不会被家属追打?此情此境之下,她竟然意外地没有想到医生就是合法杀人的职业这种玩笑话,她为赵医生担心焦虑。

又等了会儿,终于,等来赵医生了。与赵医生一起出来的还有其他人与推车,另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在给家属作解释,而曲筱绡看到,赵医生黯然耷拉着脑袋,显然在为这么一起不成功的手术难过。她依然不敢吱声,也不敢现身,就那么远远瞭望着赵医生。不晓得为什么,她一向非议孬种,见不得男人垂头丧气,可看到这样的赵医生她却心疼。

又等,终于等到赵医生进了电梯,然后出电梯,最后落单,落寞地走在走廊上,曲筱绡才追上去,轻轻呼唤一声“赵医生”,等赵医生有点儿滞后地抬眼看她,那眼神如此让人心醉,曲筱绡才克制着情绪,轻柔地道:“赵医生,我是小曲啊。”

“小曲?”赵医生接了曲筱绡无数短信,终于见识到这个小曲本人,原来是这么一个精灵般的姑娘,他都不记得收治过这么一个病人。他不由自主地将眼睛往据说有问题的曲筱绡的脚踝看一眼,“看起来脚伤已经没问题?”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问题,只知道累了就胀痛,前阵子一直想来复诊,可一直忙得没时间,幸好有赵医生短信支持,才得以坚持下来。今天…稍微轻松,脚就没痛,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来看看赵医生,我非常感谢赵医生一直支持着我,否则那几天真是绝望。”

“没事…”赵医生有点儿茫然地顿了顿,“就好。”说着又转身开路,去他的办公室。

曲筱绡又不吱声了,乖巧地跟在赵医生后面,也不进办公室,就在门口耐心等待。一边,在心里盘算更周到的计划。赵医生很快换上便服背包出来,曲筱绡才又跟上,看赵医生与护士站里的护士说了几句,再次落单了,她跟上几步,道:“赵医生,让我送你回家吧。”

“我有车,谢谢。”

“你明显不在状态,开车很危险。我开车来,你如果不嫌我开的是两厢小破车,让我送你吧。”

“不用,谢谢。”

赵医生眼神恍惚地对着电梯门,一脸漠然,但说话依然不紧不慢,彬彬有礼。但电梯到来时候,赵医生却呆呆地没有挪动,还是曲筱绡出手拉他一把,将他拉进电梯。“现在还说不用吗?什么都别说,跟我走。”

等下了电梯,曲筱绡想拉赵医生去她的车,但赵医生一手扶额,叹道:“小曲,对不起,我现在只想清静。”

“不,你今天清静会变态,既然我看见了就得负责到底。而且你还没吃饭,我也是,饿死了,我在手术室外面足足等你三小时,就是为了向你当面道谢,而且我一定要请你吃饭。”

“对不起,我实在没胃口。好吧,我让你送我回家。”赵医生发现很难以发怒拒绝眼前这个楚楚动人的精灵一般的美女的纠缠,只得妥协一步,让曲筱绡领去她的车子。曲筱绡大喜,克制着自己才没挽上赵医生的手臂。

但等赵医生上了她的车,曲筱绡就由不得赵医生了。“今晚我一定要请你吃饭,前几天我脚痛得要死,做事做得绝望的时候接到你好心回的短信,每次都发誓一定要请你吃一顿饭。而且今天我一定不屈不挠地坚持,你必须吃饭。”

“我只是尽一个医生的职责,不用…”

“你一定想说,你只是尽一个医生的职责,若是每一个病人都请你吃饭,你就是有牛的四个胃都吃不过来。可赵医生你与牛大大的不同,牛的胃是有限的,可你却能拿手术刀给自己的胃添加无数个外挂,你是神奇的医生耶。”

“神奇,咳,神奇…”

“怎么了,今天一个手术下来就不神奇了?为什么,今天的手术有什么奇特之处?你们医生不是应该见多生老病死吗,今天的难道不是你们常见的?”

“今天这个病人,是我做值班医生第一天接诊的病人,有感情了。这几年看着他病变,恶化,直至…我全都无能为力。今天这一天终于等来了,我能见怪不怪吗?啊,他不出所料地去了,我的诊断没错,我所有的治疗步骤也没出错,他在我的预期下死亡。我能这么说吗?”

“不能,你不是机器人啊。”

“对啊,我不是机器人。我很难过,我需要回家清静。”

“清静是什么?哪儿有清静。我陪你喝酒。呃,酒是活血化瘀的吧,我能喝?”

“你早没事了,能喝。”

“既然你批准,你得看着我喝,不能赖。出问题我当场赖到你头上。”

赵医生今天神思恍惚,一路不断上着曲筱绡的小当,不断打破想清静的念头,为了申辩为了解释为了附和,不知不觉说了许多话。于是不仅被拉去饭店吃了饱饱的一顿饭,还与曲筱绡一起喝了一瓶红酒。喝完酒,又被曲筱绡拉去酒吧哈皮。若说忘了手术室那一幕是假的,可在曲筱绡的卷裹下,他终于能够长长地呼出气来,不再迷惘,也不再无力,活力回到他的身上。

凌晨,赵医生打车送曲筱绡回家,两人都累得哈欠连天,可赵医生带着醉意忍不住问:“你,小曲,真的不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妖精?”

“赵医生,你翻脸也忒快了,你吃完饭还说我是精灵,这会儿变成妖精了?”

“对,是妖精,我没看错。”

“能让妖精追上门的是唐僧,你难道姓唐名僧?”

“唐僧名叫三藏。”

“那么你是唐三藏?请问唐长老该蒸着吃还是炒着吃呢?”前面的出租车司机忍不住扑哧一声,曲筱绡也得意扬扬地笑,“是妖精,就该把唐长老玩腻了才吃掉!赵——医——生,以后请见我就躲嗷嗷嗷。”

赵医生虽然没笑,但由衷地道:“小曲,谢谢。”

“真要谢,什么时候请我吃饭。”

“行。”

曲筱绡带着赵医生简短的允诺轻飘飘地回家,她有这自信,只要她花力气的,没有谁能不上钩的。包括赵医生,也包括那家她下了血本的招标单位。

***

樊胜美下班路上接到安迪一个电话,她只能强打精神在嘈杂的车厢里分辨安迪的声音。

“樊小妹,千万千万请帮忙。今天有个年会临时要我带伴儿参加,就是那种有名流的,有简短演讲的,还有什么颁奖的,酒会的,慈善竞拍的。魏兄没在,我对这边的礼仪不熟悉,你能不能陪我参加呢?答应吧答应吧。时间来不及了,我立刻回家接上你,你今夜是我的主心骨。”

樊胜美几乎来不及答应或者否定,就已经位居安迪的主心骨,她当下义不容辞地道:“放心,有我在。你回家穿上礼服,化妆,我很快就到。”

安迪放下电话,表扬自己一声“赞”。今天这个酒会是她临时问老谭讨来的,年底,多的是乱七八糟的社交晚会,她早上想到计划,晚上就能得到实施,原也不出她的意料。只是老谭很奇怪,问她何以如此积极,安迪说帮邻居。老谭索性大方地抽出三张时尚界举办的晚会邀请函给安迪。安迪来者不拒。

等樊胜美回家,安迪已经收拾停当,从电梯口开始抢逼围着樊胜美,不让樊胜美有思考的时间。邱莹莹好奇问两人去做什么,干吗打扮得晶光闪闪,安迪觉得挺难解释,不能说错了话,落个顾此失彼。还是樊胜美道:“我陪安迪参加个酒会,她回国还是第一次参加那种场合,需要有个熟悉场面的人在身边。”

邱莹莹笑道:“都拿出手机,让姐们儿确认一下照相功能都正常不正常。你们是随时发照片上微博呢,还是随时发现场彩信给我?”

“我往微博上发。”安迪说着就给樊胜美的背影照一张相,发到邱莹莹“威逼”她们建立的微博上。邱莹莹立刻查看,“吼吼吼,很好很强大,安迪,光荣任务交给你了。”

直到进了场,安迪才跟樊胜美说,她可能不时要离开一下,与人周旋。樊胜美不疑有他,其实她并没参加过类似的酒会,她只是觉得安迪需要协助,她总之见过世面,应该帮得上忙。当然,她落单的时候将自己照顾得挺好。反而是她经常举起相机拍照上传到微博给邱莹莹看,安迪后来几乎没时间忙别的闲事。

酒会结束,有位中年男子坚持送樊胜美上车。安迪不认识这个人,等上车开走,她才问:“仰慕者?樊小妹,你好有魅力。”

“他问我要名片,我给了他你的。告诉他我只是个没名片的无名小卒。这是他的名片,送你。”

安迪接了名片,在红灯前面看一眼,是一家公司的高管,章明松。她将名片递回,“如果他联系我,我转告你。这人好玩吗?我看他几乎有半场时间一直抓住你说话。”

“这人可能是一个人来,逮着个人做伴就不放手了。跟你说话的人挺多,你都认识吗?”

“不认识,但一个介绍一个的,每个人只要说几句话,很快一场酒会就挨过去了。我知道你在身边,心里很自在。”她打开包,掏出一叠名片交给樊胜美,“就是这些人,以后就都是熟人了。”

“我留意到有个帅哥今晚上一直跟着你哦。谁啊?”樊胜美虽然与章先生说话,可眼睛并不忘关照安迪,她见到今晚有个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似乎对安迪有好感,总是月亮绕着地球转。

“哦,那个,包奕凡。听说是富二代里面的楷模。我看过有家财经杂志做他的专题。”

樊胜美不顾灯光昏暗,当即翻找出包奕凡的名片。“似乎已经掌握集团公司运作了啊,实权派?”

“应该是,脑袋很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后面有辆车从出门就跟着我们,章先生送到车门边还不够?樊小妹你真光芒四射啊。”

“如果是包先生呢?我预计到魏兄的脸色了。”樊胜美扭头往后看,但不知跟着的哪辆车是安迪指的那辆。她再次细看包奕凡的名片,不禁想到安迪的年龄还大她一岁,今天的打扮也是很中性怀旧的白色男式真丝衬衣配黑色长至小腿肚的筒裙,唯一装饰不过是双肩搭的一圈儿裘皮披肩,为什么一个个精英都似乎忘记了安迪的年龄?他们不是只爱嫩女吗?她认定后面跟踪的肯定是包先生的车,因她想不出章先生追逐她的理由。

“魏兄才不会,他心里清楚得很。”

才刚离开闹市区,后面那辆车就并了上来,打开车窗大呼小叫。安迪直到红灯前面才降下车窗,一看,果然是包奕凡。包奕凡递来一张卡片,再次发出邀请:“安迪,喝杯咖啡聊会儿天?回家还早。”

安迪接了卡片,顺手交给樊胜美,“不好意思,我回家还得做几份简报,谢谢包总。”绿灯一亮,她就升窗开走,“什么卡片?有什么话不能电话里说?”

“嗳,新卡片只有名字没有头衔,手机号码与前一张名片上的不同。有不止一部手机的人,怀疑别人手里也不止一部手机。还有…亲口说,表明诚意吧。安迪,你才是魅力无限光芒四射。”

“哈哈哈,我是赚钱机器而已,在他们那种人眼里。神奇,还跟着。我要不要告诉他我已经有男朋友?可他又没说什么,我似乎没必要如此反应。”

“说句不中听的,你大可不必太认真。那种人接触的女孩子多了,见你又漂亮又聪明又专业不同于常人,不免想尝尝鲜,交往接触试探最好你情我愿一番,最后分手做个朋友,赚钱共同合作。”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