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三章 · 3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樊胜美收到短信就笑着读给王柏川听,王柏川笑道:“你们都很强悍,两辆车上的男同胞都很受压迫。”

“是安迪很强悍好不好?”樊胜美绝对想不到前面一辆车里共有三个女同胞。

“你做事很强悍,其实性格很…”

“勤劳勇敢是中华妇女的传统美德。不过我可不喜欢你当面评论我,你说好话嘛你违心,你说坏话嘛我闹心。”

“中肯的也不行吗?不偏不倚的。我发现都没好好跟你说过话。”

樊胜美心里一阵慌,又一阵暖,侧脸看看王柏川,见王柏川也正好偷空看她,两人对视一笑。“说什么呢?其实我想狠狠夸你的,我们一个年级的同学,在海市的,即使有些已经结婚,一个个都还懵懵懂懂不懂事,想不到你竟然率先独立做起公司来,而且做得有板有眼。那次你那位客户,就是被我灌醉的…姓什么来着?”

樊胜美卖了一个关子,以她资深HR的身手,她自然是对人有很好的记忆。而作为资深HR,她也熟悉一条套路,一件事如果拉开好长一段时间,忽然不经意地再问一次,对方当初如果是撒谎,第二次回答时候细节往往容易出现细微差别。但王柏川胸有成竹地道:“郎总。他以前是我工作公司的上家,我这回出差就是跑他的业务,争取尽快做成这一笔,再发展海市附近几个下家,就容易跟郎总谈海市的总代理了。你真觉得我不错?”

“为什么再问一句,难道我说得很违心?没有啊,你独立支撑一家公司,除了业务,每天不知多少琐碎事情。不说别的,我觉得就是养一辆车都够烦的,什么年检啊常规保养啊,想着都烦人。其实海市公交挺发达的,许多朋友不开车呢。”

“养车是没办法,经常出门,出到郊区就没那么多公交了,买辆车就灵活点儿。幸好有你还有别的朋友帮忙,我男人嘛,皮实,没什么辛苦的。我只是后悔应该早两三年跳出来,不仅能早一点遇上你,也能赶上上一波的泡沫式发展。”

樊胜美静静地微笑,认真听着,偶尔嘴角稍稍抿一下。“也没差那么多,基础打扎实点儿,积累更多点儿,出来更顺利呢。你真不容易。”

“你一个女孩子在海市打拼更不容易,我很佩服你,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有条有理,而且依然这么美丽。”

樊胜美谦虚地笑道:“有什么不容易的。户口都还没拿到呢,不知道积分

什么时候能达到。再奋斗十五年也未必有资格跟本地人一起喝杯咖啡呢。咦,你专心开车,别看来看去。”王柏川时不时地看樊胜美一眼,看得樊胜美心里乱乱的,只得出言阻止。她不想延续这个话题,就转了开去,“你说,私家山庄会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跟什么私人会所差不多?你应该常去那种有门禁的会所吧。”

“什么会所山庄,即使主题各有不同,最终都奔着酒池肉林去。你真一定要去那家山庄?大多数人去那种场合带的是小三,也或者什么都不带,那边有鲜嫩的提供。”

“别说得那么可怕,我相信安迪的男友绝不敢带她去那种地方。我警告你哦,到时候见了她可别转不开眼,人家男朋友会跟你拼命的。”

“有你在,我还需要看别人吗?就怕别人忌妒我的幸福,嗯,我也会拼命的。”

“咦,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出去玩儿呢,别担心。呵呵,我七老八十的,还有谁看我,这社会上鲜嫩的一抓一大把呢。”

“对,呵呵,有地头蛇你罩着我。”

上了高速,似乎只说了几句话,一个新的出口很快就到眼前了。按照奇点在短信中的指示,大方向就是往山那边走,但需要留意每一个岔路口,进入农村后,有些道路标志挺麻烦。于是两人又恢复你开车来我查GPS,配合得天衣无缝。

寻寻觅觅,兜兜转转,他们终于来到一处特殊的停车场。停车场挺简陋,用矮矮的竹篱笆围着,但开进去一瞧,里面停满的都是好车。樊胜美不禁眼睛一亮“哇”的一声,“宝马奔驰都成了大路货。王柏川你没法显摆了。”

王柏川根据一位看车老人的提示,将车停好。“我的三系宝马也就是个代步的,跟人家怎么比。你邻居她们呢?”

樊胜美开车门出去,却被眼前一幕惊呆了。只见旁边一辆奔驰车里跳出来四个人,四个,而不是她以为的两个,那另两个正是打打闹闹的关雎尔与邱莹莹。她们怎么也上车了?不是说不来吗?不等樊胜美反应过来,三女已经簇拥过来,安迪笑嘻嘻地道:“樊小妹,我们统一一下口径,我的职业是模特儿,一般到这年纪还没混个脸熟的就是一个过气模特儿,由此说明魏先生很没档次。可她俩挑刺说我不会走猫步,不怕,我有你呢,我们临时抱佛脚。”

樊胜美笑不出来,拼命挤了挤才挤出一点笑容,她紧张地看一眼正与奇点握手寒暄的王柏川,伸手将三女推到远处,轻道:“你们请帮个忙,我还没告诉王柏川我住出租房,等下你们帮我统一口径,小关与小邱是与小曲住一处。行吗?我还是住2202,你们两位住2203。拜托拜托,千万帮我。”樊胜美一张脸涨得通红,她心里非常尴尬。

邱莹莹先一口应承,“放心,樊姐,我坚决不说。这点儿小事,有什么难的。”其他两位也是坚决点头。

樊胜美强笑道:“谢谢你们啦。不过安迪你就别冒充模特儿了,有你这种连口红和指甲油都没用的模特儿吗。”

“可据说我今天打扮得很潮,小邱,赶紧把道具还我,我们今天要让魏总同学出洋相。”

奇点对王柏川这个人好奇得很,今天终于见到,连忙非常主动地上去握手,自我介绍,挖出王柏川的名片。在他眼里,王柏川就是个长得还可以的,新一代知识型的年轻商人,基本上没有出乎他的意料。等名片到手,奇点就招呼大家去码头上船。可他发现四个姑娘有点儿怪,一个樊胜美昂然走在前面,后面三个扭扭捏捏地邯郸学步,奇迹是,竟然没一个学得像样的。奇点看着大笑,“她们三个在车上商量,安迪冒充过气模特儿,让我在朋友面前没面子。”才说几句,手机提示短信,他一看是安迪发来,就走开几步阅读。原来是安迪转告刚才樊胜美的提示。奇点不禁一笑,这也在他预料之中。

“她们几个邻居关系真是好,像那种大学宿舍室友。”

奇点不禁微笑,听出点儿味道。“是啊,很好玩,出来玩也在一块儿,感情很好。今年宝马三系出新款,我看尾巴没你这辆老款的好,不过可能里面电子设备之类的有升级吧。五系的也是越做越大,都赶上七系了。”

“是啊,国产化后不是拉长就是加宽,小马力拖大车,一点不顾性能。我们还是实在点儿,买辆320代步。”

“320不错,你有眼光,正好够用,省油,宝马最令人称道的驾驭性又能全都具备。318就真是小马拉大车啦。”

“呵呵,魏总夸得我都以为我买的是空客320了。”

“照你这年纪这实力,哪天开上湾流都不稀奇。你跟小樊真是一对郎才女貌,般配得很。”说着正好到了码头,樊胜美听到两人对话,就笑道:“魏总可别乱点鸳鸯谱,我跟王柏川是同学。”

话音刚落,三女都冲着樊胜美挑眉毛。王柏川趁机道:“你们真友爱,还有一个上回早上遇到的小曲,我都想象不出你们怎么做邻居的,很难想象,现在都市中还有这样的邻居关系。”

船上坐那么多人有点儿显小,王柏川这话问出来,关雎尔先紧张上了,但她只是低头眼观鼻鼻观心,纹丝不乱。邱莹莹抢着道:“这不是很简单?一个楼层的,我跟关和曲住一起,每天进进出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假装不认识都不行啊。”安迪谨慎地补充道:“我也想不到回国能发展这么融洽的邻里关系,还以为城市里大家都很冷漠呢。”

奇点在一边扼腕,邱莹莹撒谎没有水准,遇到这种质疑,类似安迪这种的闲闲对付过去就行,既不说真也不说假又没内容抓不住把柄最好。说得越多,表明越是心虚,而且容易露马脚。果然,王柏川表现出一脸疑问:“那位今天没来的曲小姐是公司老总啊,她怎么会跟你们住一屋?”

樊胜美见此不妙,立刻插嘴:“咦,你怎么知道小曲是公司总经理?我没给你们介绍过这个。”

“郎总来的那次你喝多了,小曲扶你进去,顺便往我口袋里塞一张名片。”

樊胜美当即看向邱莹莹,邱莹莹也瞪起双眼,“她怎么又来那一招。”邱莹莹虽然将过去的事强压的心里,脸上挂满胜利微笑,可旧事重提,她还是心中大受刺激,不由得重复一句,“她怎么又来那一招。”樊胜美连忙给王柏川一个眼色,轻拍邱莹莹的肩膀。安迪对王柏川轻轻解释:“小曲性格稀奇古怪,做事完全不循常理,大家住一起常…”她耸耸肩,就此打住。

一时,王柏川有点儿糊涂了。似乎是身为什么总经理的小曲用暗递名片的旧招抢走平常小女子邱莹莹男友?而且这种做法一再尝试,再说那小曲一看就是个小狐狸精一样的美女,不会找不到男朋友,还真是有点古怪,那么小曲总经理与其他两个小姑娘同住一个单位倒也是解释得通。他真想直接问出来,可又怕得罪樊胜美,导致樊胜美翻脸不认人,只能继续在心里犯疑。

奇点见此,帮忙加一点料,使对抗进入拉锯战,而不是很快直奔真相。“这几个邻居,我看个个古怪,比如安迪,我也奇怪她怎么住那个小区,她开的车就够她买一套房子了。今天又想假装过气模特儿,呵呵。不过小王这么年轻就开宝马坐大奔的,一定能够理解。时间问题,我也是才理解不久。”

王柏川连忙笑道:“开小宝马的是我,坐大奔的是魏总啊,魏总是我的榜样啊。”

关雎尔不知道话题怎么跑到车子上去了,但她觉得一定是安迪男友帮忙将话题引开,于是她也插嘴了。“安迪刚来时候开的是跑车,可跑车座椅不舒服,好像把人裹得紧紧的。还是魏总的这辆坐起来舒服。”

“保时捷选配桶型运动座椅啦,不过你这瞌睡虫还是坐那种椅子最好,省得一路打瞌睡东倒西歪,哈哈。”她又对奇点解释道:“老谭家里车子比我家鞋子多,我在美国时候开保时捷,他以为我来这儿也开,给了辆GT2。想不到我在这儿一下交了这几个朋友,跑车装不下,就把他的新车抢了,那车痴差点儿跟我翻脸。对了,王同学,你第一次来海市那次,还记得吗,就是我刚抢了新车载大伙儿兜风。你别信魏的话,我就一破落户儿,车是抢的,房子是小的,他为了在别人面前挣面子非说我开好车住大房。这人哪,我偏偏要做过气模特儿。”

王柏川已经被搞得口不能言了,果然古怪。他只能看看关雎尔与邱莹莹,觉得邻居五个里面只有这两个还算正常。而且安迪说的最后几句让他无比心虚,他差点儿哑了。樊胜美也不语,她感觉王柏川心里在怀疑什么,她还是少说为佳,以免说多错多。

水库不大,船很快到了对岸,有一粉白的胖子站在码头亭子里迎接。关雎尔轻轻地笑道:“高老庄到了。”刚下船的一帮人都笑,只有安迪没反应过来,她只是好奇地围观奇点与胖子搂搂抱抱,很是肉麻。一会儿,奇点给大家介绍,原来这个胖子叫老方,一家上市公司的老大。正是中午,大家直接就往餐厅走。

王柏川与樊胜美落在最后,王柏川轻道:“魏总实力很强啊。”

“不知道。我只知道安迪是朋友,别的不多问。”

“让我再问一个问题好不好?我对你们这么友好的邻居真是奇怪死了。似乎常见你们四个一起玩,小曲不大出现。”

邱莹莹奋勇回头仗义:“是不是先生们只要见过小曲,都牵挂上了,甚至扔掉女友?”

“啊,我没这个意思,没这个意思。胜美,对不起。”

樊胜美像看陌生人似的看着王柏川,“你今天怎么回事,从海市出来就一直怪怪的。想小曲?”

奇点在前面一直竖着耳朵关心后面的动静,闻言忍不住笑出来,樊胜美好功夫,比安迪与两个小姑娘强多了,懂得倒打一耙。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