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学小说网

第十二章 · 2

阿耐2019-07-16 15: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种事情太容易,不到半天时间,邱莹莹已经将框架搭起来,剩下的就是一一将产品的文字表述和图片上传。老板亲自出马,配合邱莹莹搭建网店,邱莹莹要什么,他提供什么。文字表述和图片?容易,公司有专门的产品介绍册,照搬上去就行。邱莹莹打字迅速,图片处理熟练,那都是她的老本行。老板看得连连赞许。

邱莹莹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受到上司,甚至老板的大力表扬,顿时激动得腾云驾雾。如有神助,邱莹莹居然将旺盛的工作状态从早上一直维持到接近下班时分。她这才想到,她晚上还得看电影,她担负着给22楼全体姐妹寻找好电影院的重任。可是老板亲自在身后盯着,其他上司在身边盘旋着配合她,她哪敢有其他小动作,只得心里默念一声对不起姐妹们了。

想不到刚注册的旺旺忽然亮了起来,有客户打出一行咨询:你们真的是悬铃木树下面的那家咖啡店?我常经过你们那儿,在你们店里买过一次咖啡。

老板见似乎是第一笔生意上门,急道:“告诉他,是的。不信立刻拍照片给他看。”邱莹莹化身速记员,立刻打字照样回复。

客户再说:网上买有没有便宜?

邱莹莹再根据老板的意图回答。公司小,老板不拘一格,大家都没有什么讲究,倒是小船调头易,将生意做得飞快。很快,客户下单一只四杯量插电摩卡壶,一包一磅装的调和意大利咖啡粉,五十只奶球,说是在办公室自己煮咖啡用。邱莹莹再刷屏一次,客户已经打款,要求周一发货。老板看着奇了,“就这样?”

邱莹莹将后续步骤解释一遍。老板连连点头,但依然奇道:“既然那人经常经过我们店,为什么不自己拐进来买一趟?实物不是更直观吗?”

邱莹莹解释不清楚,只能搬出网络用语,“有人喜欢做宅男宅女,宁愿宅在家里上网什么都做也不愿出来逛店。”

老板斩钉截铁地下定论:“这事有意思,有意思。该下班了…今晚我请客,小邱,还有你,你,你,我们五个一起吃饭,听听小邱说怎么开淘宝网店。”

这下轮到邱莹莹惊讶了。原本她是22楼今晚最无处可去的人,现在她竟然变成了香饽饽。她赶紧发短信通知其他三位,今晚公司有聚餐,她不能看电影了。在给亲爱的关雎尔的短信中,她更是得意扬扬地多写几个字,说她被老板大大地夸奖重视了,今晚其实是老板请她的客。

刚被老板批得体无完肤的关雎尔见此短信更是被刺激得无法抑制眼泪,赶紧到茶水间给安迪发一条短信:挨批了很痛苦,打算直接回家,不看电影了。祝安迪与樊姐周末看电影愉快。

安迪正收拾着准备下班呢,看到短信就给关雎尔打电话,她没料到关雎尔的很痛苦居然是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她在工作中也是个强悍的,可听到关雎尔的哭声竟然动了仗义之心,“你老地方等我,我这就下班接上你。”然后她给樊胜美打电话:“樊小妹,有情况,我们的电影约会还是取消吧…”

“对,应该取消,我盯着那个污蔑你的帖子。报警暂时没用,只好自己赤膊上阵扭转乾坤。我现在下班,回家接着干。”

“嗳…”安迪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她以为事情无足轻重,可樊胜美竟然为此大动干戈,连报警都来了,她好生意外,有点儿不知所措,“好,我们见面再谈。”

然而,安迪下楼到地库取车,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她的车子雨刷下夹着一张纸,纸上书写:无耻小三,过街老鼠!虚拟网络上的胡说八道竟然影响到她的生活。她往左右看看,给车子照了几张相,才取走纸条,开车上路。问题是,她虽然看了一眼那个网帖,却没搞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好生诧异。

接上眼睛红肿的关雎尔,安迪才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就有奇点的电话进来。不知怎么回事,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是奇点来电,安迪竟有将手机扔出车窗的冲动,仿佛手机火烫。车子险象百出地蛇形了十米,她才手忙脚乱地接通电话。奇点在那头道:“对不起,安迪,有空吗?见面聊件事。”

“什么事?我…”安迪听见奇点的声音就心虚,赶紧将关雎尔搬出来做挡箭牌,“我一个小朋友今天很不愉快,我今晚得跟她谈话散心。”关雎尔旁边听着,连忙哽咽着道:“我没事的,安迪你忙你的去好了。”

“带上你的小朋友一起吃饭吧,有些不利于你的事要跟你通一下气。这事我很对不起你,我正着手处理。”

“是因为网上那个帖子?”得到肯定答复,“我车上给贴了一张骂人的纸,我还摸不着头脑,等我回家看清楚再说。真奇怪。我不在意,你不用道歉,我回家了。”

“我去你家找你。对不起,事非得已,我这就上路。”

安迪想说不用,那边早挂了电话。奇点竟然要上门找她。拒绝吗?需要拒绝吗?安迪一路地思想斗争,差点儿忘了身边有个关雎尔。

直到关雎尔手头纸巾用完,翻包找新的纸巾,动静大了,安迪才意识到身边有人。“小关,方便说说你的事吗?”

“我当然…周三傍晚同组的凯特找我帮忙,她说早上出门时候忘了给狗狗留狗粮,再加班的话狗狗得饿死。可是她手里的活儿明天一早要交出,她左右为难,求我帮她做做,让她回家喂狗。她当时已经做了P1-2,我晚上八点多做完自己的事,接着做凯特的P3-6,一直做到十二点多才回家。结果周四一早,凯特没查一遍就把活儿上交了。最后错在P2,是凯特自己做的,可因为我是最后经手人,最后一页签的是我名字,上司批我。”

“你哭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上司冤枉你,凯特不认账,还是上司太过分?或者是错误太大,你承受不了?”

“都有。还因为上司让我写书面检查,这份检查会夹在档案里,严重影响我实习期评分的。我们公司实习期淘汰率很高的。”

“你解释了没有?”

“上司不听解释,她说只认最后签字人,签字意味承责。其实工作就是她分派的,她心里很明白这是凯特的工作,凯特才是第一责任人。凯特看我挨批也不澄清,明明是她做错。”

“想听实话,还是想听安慰?”

“要听实话,安迪,换你做我上司,会批我吗?我本来是打算回家问樊姐的,樊姐每年要给员工做考核,见的这种问题也挺多。”

“嗯,我说说我的观点,可能很不中听,你要忍耐。有个词叫‘将心比心’,我一个久居管理层的朋友说过,做过管理之后,她现在若再从底层做起的话,一定是个很能配合上司工作的好员工。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她已经懂得每一个岗位的职责是什么,懂得大家的需求是什么,目标是什么,不需要上司耳提面命,就可以自觉做到并做好。接下来的问题是,每一个岗位的职责是什么。作为公司最高层,他必须创利,为股东服务。为此他必须正确规划工作,分解工作,分发给次高层。如此逐阶分解工作,分发工作,干掉一部分工作,一直到你们最下层。通过公司所有阶层人员的工作,创造出利润,最高层才能对股东有所交代。这么分解下来,你说,每一个公司人上班围绕的轴心应该是什么?”

“工作啊。”但关雎尔回答得底气不足,安迪说那么多,就为这么个显而易见的答案吗?

“对,轴心就是工作,其余都是旁支。所以你们上司看问题,别的你与凯特什么喂狗喂猫的,她不管,工作是你做的还是凯特做的,她不管,她只看到她的上司派给她的工作,你们做得怎么样了,会不会影响她向她的上司交代。你们要是没做好,她按照工作程序查问题,查到谁,批谁。根据工作进程,凯特私自将工作移交给你,是不应该,但不是错误。凯特在P2出错,是错误源头。你接手工作前不核查前面工作,是程序出错,这个程序错误掩盖凯特的错误,使错误加深。最后你签字,意味着你对全部工作的责任承担,那么凯特再做复核就是多此一举。换句话说,你的签字导致错误无可挽回。因此,就事论事,你上司批你符合逻辑,你没必要喊冤。至于你与凯特的私人恩怨,都是旁支,作为上司,正确的批评就是抓核心放旁支。就是这么简单,你写检查只要把你对错误的正确认识写清楚就行,然后提出解决办法。”

“说来说去,我不该接了凯特的工作啊。好心帮忙反而害死自己。不是说还有个团队建设吗?”

“团队建设的目的还不是为工作。想明白主次了,你会发现看问题简单许多。”

“可是…”

“真相过后,需要安慰了吗?”

“不是啊,我只是担心,要是这么写检讨,回头放在档案里,等实习期结束考核的时候,我肯定完蛋啦。我们公司门槛很高,进来的人大多数是部属重点大学毕业的,像我这种学校的能进门属于侥幸…”

“我不觉得你差,我们公司个个也是重点出身,我有对比。”

“谢谢。可竞争时候我在学历上已经落了下风。要是再在档案里夹着这种检讨书,更完蛋了。尤其是我自己承认错误,更是翻身机会都没有了。”

“别怕检讨书入档,我看的考核资料多了,每个人一年下来都千疮百孔,惨不忍睹。最终上司都有考量,考核标准那么多,归纳起来只有一条:能不能做好工作,让上司日子好过。只要正常的公司,符合这一条了就通过。推托责任不是好办法。承认错误,承担责任,改正错误,尽力缩小错误导致的损伤范围,这是最要紧的。”

“可是,要是我不接凯特的工作,就没这错误啊。我还是很冤的,凯特竟然不澄清。我们上司竟然也不批评凯特。”

“谁也不傻,一件事情不会覆灭一个人,日久见人心。因为你接这件工作的原因特殊,虽然根据程序,你在检讨中必须承认错误,并且还得承担改正错误的工作,但你得把整件事情的脉络用清晰的时间和证据来说明白,目的不是逃避责任和指责,目的只是说明清楚,并留档。明白吗?上司最烦下面的人逃避责任,没有担当。”

关雎尔心里挺不甘不愿的,可她被安迪强大的轴心论说服,起码她无法提出反对意见,她相信安迪说的是对的。“好吧,我把检讨分三部分写,第一部分说明事情脉络,第二部分承认我的错误是什么,第三部分我提出改进办法。冤枉啊,本来工作这么多,我这下又得减少睡眠时间去改进本来属于凯特的工作。以后再也不好心了。”

“每天其实睡六个小时就够了,真的,最要紧是规律。”

“我尝试了,可是我连睡八小时都嫌不够呢。”

安迪不禁一笑,小时候吃点儿苦也好,不仅睡六小时就够,而且睡哪儿都能睡着,雷打不动。关雎尔却是嘟着嘴,依然满腹委屈。好心办坏事,怎么就没人摸摸她的头,安抚一下呢?起码,她的出发点是好意啊。最痛苦的是,还得违心承认错误。违心,走出校门之后,越来越多违心事,防不胜防,唯有忍耐。从小,哪受过那么多说都没地儿说的委屈呢?长大真累,工作真累。

“安迪,我毕业后本来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留在老家学爸爸做公务员,或者学妈妈进银行,另一个选择是去英国或澳大利亚读个硕士回来。可正好我们公司到学校招聘,第一次去我们学校,跟我签了。我喜欢进这个公司,不想做没劲的公务员,爸爸也支持,爸爸说只要是我选择的我喜欢的,他都无条件支持。可妈妈反对,妈妈说太辛苦,压力大,家中帮不上忙,女孩子一个人离家又太远。今天才发现,都被妈妈说中了。”

“然后呢?”对于关雎尔的哀怨,安迪无法感同身受。可正遇周末大堵车,她有耐心听下去。

“唉,我自己的选择,只有坚持下去了。起码要争取实习期结束没被刷掉,还得争取坚持完实习期。”想到未来还有小半年的时间需要艰苦地挨着,关雎尔的眼泪又滴滴答答地开闸了,“本来爸爸说他们出首付,买一间房子给我住,可妈妈以为我做不了一年就会逃回家,不同意。我不能让妈妈看死了。”

 

读书笔记